爱尚小说网 > 全世界都以为他暗恋我 > 第92章 番外第九二天

第92章 番外第九二天


江敛舟的生日会,  其实办得并不算太盛大。

        跟不少以排面来宣扬自己在圈子里地位的艺人并不相同,江敛舟这个实实在在的顶流,向来是对所谓的“大场面”不怎么追求的。

        其实也很好理解。

        作为江家的大少爷,  江敛舟自小已经不知道见到了多少真正的大场面。

        于他而言,  那些大场面,到最后往往只跟铺张浪费四个字挂钩。

        而他出道这些年来办的生日会,  倒更像是一个对粉丝的福利。

        生日会就布置在了故舟工作室的大型会客厅里,还没开始,  会客厅里已经有了不少人在。

        此时此刻,觥筹交错,言笑晏晏。

        现场也会有一些合作媒体在,  有一家合作媒体,还想尽办法从庄尧那里讨来了独家直播的权利。

        这会儿的直播间,  早已经挤了不少掐着时间进来的粉丝。

        【看到ace站设计的手幅了,  外面是不是摆了很多易拉宝?】

        【江敛舟0506生日快乐,  打开每一个常用的app,  开屏都是舟哥的感觉真的太爽了!】

        【说起来开屏……不要以为我没看见!微博几张轮换的开屏里,有两张都是木以成舟的合体照!哼哼。】

        【舟哥跟阿久宝贝还没来吗?好焦急,  疯狂想他们呜呜。】

        【旋转楼梯上好像有人下来,是他们吗是他们吗[探头]。啊啊啊好像是的!】

        生日会大厅里的客人很多,  大都在轻笑着聊着天。

        这会儿大概是有人察觉到了楼梯上的来人,  连忙示意了一下交谈的同伴,  而后所有人齐齐抬头,朝着旋转楼梯看了过去。

        盛以便是在如此情境下,挽着江敛舟的臂弯,  一阶一阶楼梯向下。

        江敛舟又拍了拍她的手。

        “不要紧张。”

        盛以难免有些想笑。

        她什么样的出身,  又经历过什么样的场面,  江敛舟远比任何人都清楚得多。

        可他这会儿,依然会拍着她的手安慰她,哪怕这份安慰在别人看来是根本不需要的。

        等到楼梯上的两个人走下旋转楼梯、走到台前时,终于看清楚了的一众人才齐齐倒吸了口凉气。

        除开上次直播以外,江敛舟和盛以都已经许久没在公众面前露面了。

        而上次的直播,虽说两个人倒也不至于蓬头垢面地出镜,但恰好两个人都属于极度相信自己的脸的类型,并没有做太过认真的妆发。

        换言之,这其实已经是两个人自从《同桌的你》结束后,第一次如此精心打扮地露面。

        不露面则已,一露面便是如此装扮。

        ……着实惊艳。

        【靠,被两位狠狠地美到了!好看的人那么多,为什么不能算我一个(抹泪)】

        【阿久老婆你怎么这么好看ww,疯狂想娶你,皮肤又白又嫩我好馋,想亲一口。】

        江敛舟拉着女朋友一起走到了立麦前。

        虽说江敛舟才是今天生日会的主角,奈何大家确实对他挺了解,所以丁点没觉得哪里不对。

        江大少爷便懒懒地扫了一眼会客厅,语气里全都是笑意,散漫又勾人。

        听起来像是在炫耀,很是欠揍。

        “怎么样,我给我女朋友化的妆是不是很漂亮?”

        【……】

        【行了行了,求你别炫了,开口闭口“我女朋友”,能不能换个称呼?】

        【jlz:我也想换,每分每秒都想换成“我老婆”。】

        现场的尹双等人:“……”

        啊,这熟悉的感觉,简直像是一秒又回到了《同桌的你》录制现场好吗?

        今天盛以的妆确实是江敛舟化的。

        有个会化妆的男朋友,实在是天大的幸福。

        江敛舟审美在线,有类似的活动,完全不需要盛以自己操心妆造的问题——

        衣服是江大少爷挑的,妆是江大少爷给化的,就连耳环之类的配饰,都是江大少爷帮她亲手戴上去的。

        360度无死角地服务,她也就自己换了个礼服,到最后带子也是江敛舟帮忙系好的。

        这么一想,盛以实在是止不住地骄傲又开心。

        这场宴会的主题是生日会,因此远比普通的宴会更要轻松一些。

        现场布置了不少美食,中途也穿插了几个小活动,现场又多是旧友,气氛着实不错。

        直播间的粉丝们也看得津津有味。

        【阿久刚才离镜头近了一些,不得不说,那眼线画得实在是好,比我的手都稳好吗?】

        【双双宝贝一个劲儿缠着阿久老婆讲话哈哈哈,能看出来双双跟青芙是真的喜欢阿久老婆。但是双双宝贝你真的好big胆,没看见舟哥那快化成了实体刀的目光吗?】

        【《同桌的你》属实是我年度最爱综艺,我已经回看了太多次,看惯了别的节目里的勾心斗角、时不时撕逼,本节目里八个嘉宾之间却能成为真的朋友,可太难得了呜呜。】

        一直持续到生日会结束之前。

        而这会儿,才是真的流程里的高潮。

        ——当工作人员推着那十几层的蛋糕车上来时,场上的大家已经快要玩嗨了,这会儿齐齐一声欢呼。

        江敛舟和盛以站在了蛋糕车前。

        会客厅里的灯关掉了,只有蛋糕上的蜡烛仍旧闪烁着光,影影绰绰地映在江敛舟的脸上。

        他勾着眼角看盛以,盛以便低声提示他:“别看我,许生日愿望。”

        江敛舟“唔”了一声,散漫地点了下头。

        他似乎斟酌了两秒。

        盛以便又无端想起来,第二次录制《同桌的你》时,他们在云霄乐园里一起放飞的孔明灯。

        那次,江敛舟一个人写了十二个愿望,速度很快,像是许得毫不思索一般。

        跟现在许一个愿望还要想一想,截然相反。

        没有人知道,他那次到底在孔明灯里许了些什么愿望。

        盛以有些出神,刚想出声问问江敛舟,便见他已经双手交握放在唇边,稍稍低头,已经许起了心愿。

        她顿住。

        江敛舟睁开眼,而后一口气吹灭了所有的蜡烛。

        场上掌声如雷,江敛舟也扬着眼尾轻笑了起来,握着盛以的手一起切下了今天的第一块生日蛋糕。

        盛以压低声音问他。

        “你许了什么愿望?”

        江大少爷便把玩着她的手指,边漫不经心地回答:“说出来不就不灵了?”

        盛以:“……”

        实在是看不出来,原来江敛舟是会相信这个的人吗?

        但她又确实好奇。

        毕竟好像不管怎么看,江敛舟都跟“愿望”这两个字无甚关联。

        常人想要的,他早已尽然拥有;就连他在明信片里写的那么多次“想和盛以在一起”,如今也已然实现。

        那他还会许什么愿望?

        盛以稍加思索:“那你就说个相反的,岂不是更灵了?”

        这句话好像多少有些说服江敛舟。

        他慢条斯理地点了两下头,而后蓦地开了口。

        “希望……”

        他顿了顿,又问,“负责实现愿望的是怎么知道,我现在是在说相反的?”

        “你好麻烦哦。”盛以抱怨了两句,又说,“那你就发个微信告诉我吧,别被听到了。”

        江敛舟吊儿郎当又意味深长地看她一眼。

        盛以:“……”

        每次他用这样的眼神看自己,她都会觉得他一定没在想什么好事。

        江敛舟轻笑了一声,颇为愉悦的:“对我这么好奇吗?”

        盛以:“……”

        庄尧朝着江敛舟招了招手,江敛舟应了一声,让盛以坐在这里,自己先去了一趟。

        尹双瞅准机会,拉着薛青芙就走上前去,开始左一个“阿久”右一个“宝贝”地聊起了天。

        盛以同她们聊了两句,看见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屏幕亮起,是江敛舟发过来的消息。

        尹双也瞥见了发信人,忍不住感慨:“恨不得24小时在你身上装摄像头吧?”

        盛以有些好笑,解锁手机点开了那条消息。

        ——

        【ivan:盛以的小伤口永远好不了。】

        盛以:“?”

        她愣了愣,先是下意识地就想跟江敛舟辩驳一番,而后才蓦地意识到,他说的是……

        那个相反的愿望。

        她昨天在江敛舟出门时,自己削了个苹果。

        削的时候走了下神,割破了手,但确实只是个小伤口,微微见了血而已。

        所以。

        江敛舟斟酌了那么久,对着蛋糕闭眼许下的愿望是。

        盛以的小伤口快点好。

        他一点都不嫌浪费,他的心里只有盛以。

        江敛舟想。

        人不能太贪心,他最想许的愿望,早已在那次放孔明灯时许了下来,也幸而尽然实现。

        人如果可以再贪心一些。

        那就让他最爱的人,连一个小伤口也快点好起来吧。

        他实在担心得不行。

        -

        生日会结束的时间并不算晚,八点半便已经开始陆续有人离场了。

        盛以喝了点酒。

        她酒量算不上多好,但也不差,并且一点儿也不上脸,所以哪怕喝了不少、表面上看去也什么事都没有。

        但凑近了,还是能闻到些酒味的。

        江敛舟倒是真的滴酒不沾,这会儿边开车边看了一眼副驾驶位置上的盛以,“啧”了一声。

        盛以有些迟缓地转过头,看向江敛舟。

        江大少爷语气里全然是不爽的意味,磨了磨牙根:“我不就跟庄哥一起去见了个导演吗,你到底是喝了多少?不行,我一定得让庄哥把现场的监控给我调出来,我倒要看看都是谁敢这么劝你喝酒。”

        生日会嘛,哪能不喝酒。

        但是没人敢劝江敛舟这个寿星喝,又不是不想活了……正好江敛舟跟庄尧离开了一下,盛以又是一副来者不拒的模样,便有不少人挨个上去敬了杯酒。

        ……反正等江敛舟回来,盛以已经喝了不知道多少了。

        他甚至最开始一点儿也没看出来,毕竟盛以平时的话也不多。

        但江敛舟刚跟盛以说了句话,她便朝着他乖乖一笑。

        要说醉那倒也不至于,但……

        大抵是不如平时清醒的。

        这么一想,江敛舟便愈发不爽了起来。

        他还期待了挺久盛以送给他的礼物会是什么呢,这会儿盛以都微醺了,还能记起来这回事吗?

        江敛舟一不爽,便愈发想唠叨。

        可还没开口,一直乖乖听着的盛以便蓦地出了声,打断了他的话。

        声音同她平时截然相反,又软又糯:“哥哥,不要骂我了,我错了啦。”

        江敛舟:“……”

        他蓦地一踩刹车,车子停在了路边。

        盛以便睁着她那双杏眼,眼神很纯,却莫名显得眼角的泪痣愈发勾人。

        她还挺意外地眨动了两下睫毛,问:“怎么了吗,哥哥?”

        说着,她转过头,向窗外看了一眼。

        而后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哦,你是想买套子是吧。”

        她拍了一下脑袋,有些晕乎地就要下车去买,却压根没等江敛舟拦她,她倒又自己坐了下来。

        “家里有呀,不用买,快回去吧。”

        盛以拍了拍江敛舟的手,催促他道。

        江敛舟瞥了一眼窗外的药店,只觉得脑子都要炸开了。

        她都在胡说些什么,家里哪来的套子?

        偏偏面前半醉的女孩子还一副“你怎么还不走”的模样,他又一咬牙,再次发动了车子。

        得亏盛以那挺不错的酒品,虽说醉,但不闹腾,两个人才顺利回到了家里。

        刚下了车,盛以便自己乖乖地从车里出来,抱住江敛舟的胳膊,生怕被落在这里的模样。

        整个人都快贴在江敛舟身上了。

        江敛舟又忍不住在心里想,据说人喝醉了之后的表现,很有可能是激发了内心最深层次的想法。

        难道盛以最深层次的想法,便是要离他这么近?

        这么一想,江敛舟便又觉得这折磨甜蜜了起来,甚至萌生出了“偶尔让她喝点酒”也不错的想法来。

        一进家门,盛以就迫不及待地脱掉了鞋子,随手一扔。

        江大少爷跟个保姆似的,跟在她身后一路捡,还得拉住她:“宝宝,穿拖鞋,地板凉。”

        盛以瘪了瘪嘴,倒也没说什么,任凭江敛舟给她穿着鞋子。

        穿好了之后,她又往里走,走了两步,疑惑地回头看江敛舟:“你怎么不快点过来?要拆礼物了。”

        这一句话出来,江敛舟的心情便好了几分。

        还行,虽说醉了些,但还记得给他准备的生日礼物。

        盛以撩了撩头发,露出了她的后背。

        江敛舟盯着看了两秒,便有些狼狈地偏开了头。

        盛以没听见动静,愈发疑惑了起来,又叫他:“你过来嘛。”

        江敛舟摸了下鼻子,走过来几步,到她身前。

        女孩子皱了皱眉,又转过了身,背对着他。

        嘴里又催促道:“快点啦。”

        江敛舟顿了顿。

        盛以比平时软了几分的声音里全都是不开心,她眼看着江敛舟没动作,抓住了他的手,放在她的脖颈间。

        就在她那根带子的最顶端。

        “好了,拆礼物吧。”

        “……”

        江敛舟蓦地一顿。

        直到此时此刻,他才意识到盛以说的“拆礼物”,到底是什么意思。

        手里是她脖子间系的带子,只要轻轻一拉打开结,这件浅紫色的礼服便会全部剥落。

        他咽动了下喉咙。

        冲动和压抑在权衡。

        他几乎是耗尽了所有的力气,才勉强开口:“宝宝,再……”

        盛以打断了他的话。

        她那软糯的声音里,全是斩钉截铁的味道。

        “可我想。”

        ……

        好像和平时没什么区别。

        江敛舟甚至还想同平时那样自己先去卫生间。

        可……

        盛以完全没给他机会。

        她单手抱住他的脖子。

        “生日快乐,”她嘤咛一声,“我好喜欢你。”

        江敛舟沉沉地盯着她看。

        盛以抿唇,吻了上去。

        ……

        今天的体验,更远超往日数百倍。

        不止是身体的感官。

        还有说不清楚的心理上的满足。

        江敛舟轻笑着帮她按着酸痛的肩膀。

        盛以昏昏欲睡。

        快睡着的时候,蓦地听到他说。

        “宝宝,我好爱你。”

        盛以抿唇,轻笑了起来。

        又听他下一句说。

        “明天再喝点酒吧?”


  (https://www.23xstxt.com/book/96362/96362540/31987179.html)


1秒记住爱尚小说网:www.23xstxt.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3xs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