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全世界都以为他暗恋我 > 第77章 恋爱第七七天

第77章 恋爱第七七天


盛以向来不是一个情绪外露的人。

        她从很小的时候就是个挺安静的人,  盛元白这个亲堂哥都说,得她一个笑容都让人觉得受宠若惊。

        彼时尚且是个小团子的盛以小朋友,在宝宝椅上正襟危坐,  自己拿着童用筷子,围着小围裙,吃饭吃得一本正经。

        她觉得她哥说的全都是些废话。

        逼王就是要从小开始做起,不要觉得自己还是个小朋友就要卖萌。

        她,  盛以,天生逼王,当然要话少没表情!

        幼时尚且如此,车祸之后更是变内敛了不少。

        江敛舟其实从不觉得盛以这样有任何问题。

        对他而言,  盛以就是盛以,  她全身上下没有任何缺点,  她做什么都是他所喜欢的。

        所以,  他丁点不会因为似乎自己爱得更多,  而感到有任何的不平。

        在他眼里——

        盛以就值得他爱得这么这么认真,  除了盛以,谁都不行。

        可……

        猝不及防间听到了盛以告诉他“盛以就是这么喜欢江敛舟”时,  他愣了愣,下一秒便被蓦然间涌起的一阵狂喜给彻底淹没。

        他甚至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怔怔地看着视频里红着眼眶、朝他微笑的女孩儿,心绪翻涌,一时间竟说不清究竟是想流泪、再或者是想大笑。

        他蓦地站起身,像是要朝外走去。

        盛以被吓了一跳,问他:“你去哪?”

        江敛舟已经开始拉门,  听到盛以的问题又顿住,  朝着她垂了垂眼皮,  一双桃花眼此时此刻却显出几分可怜兮兮的味道。

        “宝宝,”江敛舟叫她,“我想见你,我想抱抱你,想亲亲你,想……”

        赶在江敛舟再说出什么大逆不道的话之前,盛以很及时地打断了他:“等等。”

        江敛舟朝着她扬了扬眉:“嗯?”

        盛以:“……”

        你是丝毫没觉得自己说的话有任何问题对吗?

        盛以静默了两秒,下达了旨意:“你不是后天要发那首《december》同名特别曲吗?那你明天之前应该也有不少工作要做,忙完再回景城。”

        盛以顿了顿,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哪里来的耐心,哄他似的:“我又不会跑。”

        江敛舟:“……”

        江敛舟别开头,“我忙完了。”

        盛以朝着他单挑了下眉,江敛舟安安静静的。

        五秒后,江敛舟颓唐地低下头,又坐回了椅子上:“我知道了。”

        让步归让步,该占的便宜一点儿也不能少。

        他盯着盛以看,“那明天我就过去,我去了之后你得让我抱抱你,让我亲亲你,让我……”

        盛以忍无可忍地挂了视频电话。

        恰好外婆端了酸菜鱼从厨房出来,叫她:“阿久,吃饭了。”

        盛以应了一声,又看了眼电脑屏幕。

        她双击鼠标,打开了跟江敛舟qq大号的聊天记录。

        江敛舟不是没用qq大号给她发消息,相反,他发了很多。

        但她那会儿没关电脑,隔壁的小宝又点掉了,所以她才会在刚开机的时候根本没发现有新进的消息。

        她现在一条一条往上翻,最后全选,保存成了文件。

        拷进了手机里,盛以走到厨房,边帮着外婆盛菜、拿碗筷,边问:“外婆,我们这里哪有打印店?我等会儿去打印个东西?”

        外婆告诉她地址,又问:“想打印什么?”

        盛以轻笑了下:“江敛舟的情书。”

        外婆“啧啧”感慨两声,又瞅她一眼:“小姑娘家家的,羞不羞啊?怎么,还准备打印出来天天看?”

        bking怎么可能会害羞。

        盛以大大方方地笑笑,端着炒青菜出去了。

        打印出来,不但要天天看,以后如果有了孩子,还会从小念给孩子听。

        然后告诉她的孩子——

        你的爸爸妈妈,是真的很相爱。

        -

        盛以是在第二天傍晚,在景城机场接到江敛舟的。

        这种私人行程,故舟工作室处理得很小心,并没有暴露行程,江敛舟走的也是vip通道。

        他的外表实在过于引人注目,哪怕他已经戴上了口罩和帽子,可只是懒洋洋倚在墙上等她,垂着头、单手插进口袋里,另一只手玩着手机。

        来往的人都忍不住地偏头去看他。

        江敛舟确实是早已被人看习惯了的,所以根本没有什么反应,自顾自地玩手机,时不时散漫抬头看看入口处。

        直到第不知道多少次转头时,他蓦地顿住,而后朝着盛以勾了勾眼尾笑了下。

        盛以走过去,江敛舟把手机在手心里转了个圈,收了起来,站直身子。

        等女孩子走到他身前一步时,江敛舟垂眸盯着她看了两秒。

        盛以抿了抿唇,到最后也只说出了个:“欢迎回到景城。”

        ——她这个欢迎说得毫无道理。

        明明他们两个人都早已定居明泉市,明明相比来说,江敛舟才是土生土长的景城人,明明他们过不久就会离开这个城市。

        可此时此刻,盛以就是想对江敛舟这么说。

        说,欢迎回到这个我们第一次相遇,又慢慢熟识的城市来。

        这个城市,它日新月异,几年的时光便已改变太多。

        就连她在这些年里,也早已改变太多,她的想法,她的心态,甚至是她画画的手。

        可好像也只有面前这个人。

        他从年少时就一直如此,肆意张扬,天之骄子,做什么都能做到最好。

        他永远都相信自己,相信未来。

        盛以想,在过去的这些岁月里,她觉得自己做过的最对、最幸运的事,就是在高二时拒绝了父亲的安排,来了景城学画画,进了景城一中,最后和江敛舟做了同桌。

        所以她说。

        欢迎回到景城。

        江敛舟定定看了她两秒,抬手把帽檐往上抬了抬,毫无遮挡地露出清俊的眉眼来。

        盛以朝着他笑笑,江敛舟便再也压抑不住心底涌动的情潮,单手扣住她纤细的手腕,拉着她一把拥入怀中。

        他偏头,吻了一下她白嫩的耳垂,低语道:“宝宝,我怎么这么想你。”

        盛以轻笑了一声,江敛舟便又感慨,“要是能把你带在我身边,一秒都不分离该多好。”

        盛以微微眯了眯眼:“江同学,你的想法很危险哦,涉嫌干涉我的人身自由了。”

        “是吗?”江敛舟琢磨两秒,稍一点头,“行吧,那换一下,你把我绑在你身上怎么样?”

        盛以:“……”

        就是说怎么会有人这么无赖呢。

        可她边这么想,边怎么都忍不住地弯眼笑。

        她想。

        没有什么时候,会比现在更值得开心了。

        -

        第二天,是江敛舟词曲全包的个人专辑《december》同名特别曲首发日。

        这也是他这张专辑里公开发布的第一首歌。

        不管有没有录《同桌的你》,之于江敛舟的粉丝来说,歌手才是他的第一身份。

        距离上次单曲《九九》发布已经时隔三个月,自从《december》的消息透露出来,江敛舟的粉丝就在躁动个不休。

        相比而言,这次的特别曲更加特别一些,因为——

        【靠,所以之前那段时间,阿久频繁进出故舟工作室,就是为了跟江敛舟一起录这首新歌?呜呜呜好惊喜!】

        【之前庄哥不是透露了一些吗,说这张专辑几乎所有地方都是由江敛舟亲自操刀,堪称强大的一体机。也就是说,这张专辑里,词、曲、编曲、演唱……全都是江敛舟自己来,唯有这首特别曲里,出现了第二个人的名字,也就是阿久。】

        【码得,jlz你怎么这么会,我狠狠地被你给浪漫到了……说是特别曲,果然是特别曲呜呜。】

        新歌的发布时间,定在了当天下午三点。

        哪怕之前的专辑成绩都很好,可时隔这么久发布个人新专,换谁都应该有些紧张的吧?

        ——除了江敛舟。

        他甚至早上十一点就跑来了盛以的外婆家,非说江父江母今天都不在家,没人给他做饭。

        盛以:“……”

        拜托,你不要把我当傻子,你家的阿姨都是用来做摆设的?

        奈何外婆实在是喜欢江敛舟。

        或者换句话来说,外婆觉得自家外孙女都想江敛舟想得哭成了那样,现在江敛舟好不容易回了景城,那来这里吃饭不是天经地义的?

        所以江敛舟就这么顺理成章地留下来吃饭了。

        丁点没有今天要发新专了的紧张意识。

        吃饭的时候,外婆提了一嘴,江敛舟挺自信一摆手:“哪用得着担心,外婆,您不相信我,还不相信阿久吗?”

        盛以:“?”

        外婆可太吃这一套了,被江敛舟哄得合不拢嘴:“相信相信,外婆昨天还特地让阿久教了教我,叫什么来着?打榜是吗?放心,外婆一定号召周围的邻居都来支持你们的歌!”

        打榜粉丝千千万的江敛舟,这会儿挺惊喜一抬眉:“谢谢外婆,我真的是沾了阿久的光。”

        盛以:“……”

        怎么说呢。

        事实证明,江敛舟确实不是不会说好听话,他之前跟别人讲话时,欠揍成那个模样,只不过是他不想罢了……

        更让她始料未及的是,吃了午饭后,她习惯性地回房间睡了个短暂的午觉,江敛舟也不走,就坐在她旁边用手机发消息。

        盛以的睡眠质量一向不错,中途也只听见江敛舟似乎是出去接了个电话。

        等她睡醒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了。

        江敛舟实在是精力充沛,午觉丁点没睡,在这个让人直犯春困的时间,也丝毫没有任何困顿的模样。

        一双漆黑的桃花眼里全都是明晃晃的笑意,远比外面的四月春阳更耀眼。

        “宝宝,想去看我打球吗?”他问。

        盛以的哈欠都打了一半:“打球?”

        江敛舟懒洋洋一点头:“池柏他们约我去打球,说去景大的篮球场。”

        盛以本来今天打算看部电影的。

        可她偏头看了一眼外面万里无云的天空,不知为何便点了点头,应了下来。

        景大的篮球场很多,又是一个周末,确实有不少男生都在打篮球。

        付承泽跟池柏去得挺早,占到了一个相对安静的场地。

        江敛舟和盛以刚拐过弯,就听见篮球在地上落地又弹起的声音,还能听到付承泽跟池柏在说话。

        似乎他们俩已经打了有一会儿了,边跑边叫,声音难免有些喘:“老付,等会儿我们俩打他一个,不然战局就太难看了,我可丢不起那么的人。”

        付承泽先是应了一声,又问:“那要是我们俩都打不过他一个,岂不是更难看了?”

        江敛舟挑了挑眉,进了篮球场,把外套脱下来递给了盛以。

        欠揍得不行:“没事,现在就乖乖叫哥认错,我就给你们放点水。”

        付承泽:“……”

        池柏:“……”

        盛以抱着江敛舟的外套,坐在了篮球场周围的看台上。

        这个篮球场相对偏僻,人就少,看台上除了盛以之外,只有稀稀拉拉的三四个人。

        这其实不是盛以第一次看江敛舟打篮球。

        堪称万能的江大少爷,高中那会儿便是篮球场上的佼佼者。

        除了平时的篮球之外,更出彩的便是篮球比赛。

        他身高腿长,技术娴熟,带球过人使得那叫一个顺畅,空心三分更是一投一个准。

        跳起来时,发梢飞扬,篮球精准地投进框里,又“嘭”地一声落在地上。

        周围便全都是无限的欢呼声。

        她就站在那涌动的人潮里,如同此刻一样,抱着他的外套、拿着他的水瓶。

        而后,恣肆的少年便肆无忌惮地接受所有人的顶礼膜拜,却在这无穷尽的尖叫声中,只漫不经心回头与她对视,再扬起个骄傲的笑意来。

        而如今。

        却像是恰恰好回到了那时。

        他们不曾错过七年,青春飞扬也永不落幕,热爱与浪漫永垂不朽。

        眼前的场景与记忆里的那幕,无缝重叠。

        盛以失神良久,再回过神时,是被周围的尖叫声和讨论声给吸引到的。

        她才发现,方才还寥寥无几的看台,这时已经挤了太多太多人。

        不知道是被江敛舟的球技给吸引到的,再或者是发现了那是江敛舟,粉丝齐齐涌来的。

        就在这一秒,江敛舟猛地带球过人,没有到篮板下,而是站在三分线外,双手高举,手中的球蓦地朝着篮筐投去。

        ——完美三分!

        江敛舟带着轻松的笑意回眸,他爱的人就坐在那里,注视着他。

        像是永恒的,会被刻在记忆里直到永远的一幕。

        时针跳到了四。

        江敛舟设定的定时微博,准时发送。

        盛以的手机屏幕弹出来了微博特别关心的提示。

        江敛舟v:

        “you  are  my  《december》。

        在这个四月,依旧铭记十二月的落幕与开场。

        词:江敛舟

        曲/编曲:江敛舟

        演唱:盛以江敛舟

        封面:望久。”

        盛以轻笑了一声,拿出了单边的耳机,点进链接听了起来。

        在轻轻缓缓的歌声里,她想起来昨晚收到的江敛舟寄来的最新的明信片。

        是故舟工作室如今的模样。

        她没有告诉江敛舟她已经知道了那些明信片,而江敛舟,依旧在每一个想念她的时刻,寄到那个名为外婆家信箱的许愿池里。

        “盛以,现在的我,幸福到曾经想都不敢想的地步。

        谢谢你愿意回到我身边,每一次重逢都值得如此感谢。

        年少时有太多太多的词不达意,想了很久,我可能说过太多太多的话,可什么都比不上一句‘我爱你’。

        我如此爱你。”

        可盛以想——

        词不达意也没关系,总有人会听。

        在云端,在风里,在树梢,在每一个每一个角落。

        光华与共。

        期待的人总会重逢。

        (正文完)


  (https://www.23xstxt.com/book/96362/96362540/32237629.html)


1秒记住爱尚小说网:www.23xstxt.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3xs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