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全世界都以为他暗恋我 > 第76章 恋爱第七六天

第76章 恋爱第七六天


盛以捧着那厚厚一摞明信片,  坐在椅子上不停地流泪。

        她只觉得自己傻得有些过分。

        明知道江敛舟一向嘴硬,可她就真的从头到尾相信了那个剧本只是剧本。

        或者说。

        她能知道江敛舟高中时喜欢她,可在盛以看来,  中学时代的喜欢是很容易的。

        可能会因为对方帮了你的忙,可能会因为对方朝你笑了一笑,  可能只是因为你们在一起相处的时间最长。

        再或者甚至不需要理由。

        中学生的交际圈就是那么小,那时候的情绪又起伏大,  喜欢上一个人轻而易举。

        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也只是因为对方是江敛舟。

        因为是江敛舟,  是被很多很多人注视着的江敛舟,是让她心动的江敛舟,  所以才显得这份喜欢珍贵无比。

        所以她会因为这些年的错过而有所遗憾,  但总觉得能再次因为一档节目而相遇,能够重新熟识起来,  再喜欢上对方,  便好像能够补缺了所有的遗憾一样。

        她只以为,这个过程,不过是同她一样的——

        少时心动,  时间的流逝让这份心动成了一个印迹,重逢后把这些心动一点一滴全都拾回来,水到渠成地在一起。

        就连她之前听到江敛舟的表白一直没答应,  一方面是因为她需要再确认自己是否在心动,  另一方面……

        也是希望江敛舟可以想清楚,  希望他是真的喜欢自己。

        可事到如今,盛以才知道自己对江敛舟有多大的误解。

        ——他竟然从头到尾都没有放弃过。

        他实在是太过轻描淡写,  甚至鲜少在她面前提及她当年的不告而别,  除了最开始见面时冷脸相向之外,  其余的时候都同当年那个对她千好万好的同桌,没有任何的区别。

        大概便是因为他看起来并不甚在意,所以盛以便天真地认为,这些年也不过是迫于无奈地分开,如今两个人生轨道再次叠加在一起,便是千般好了。

        可……

        明明就在过去的无数个时刻里,明明从头到尾,明明几年来根本不曾间断的,他都在喜欢自己。

        盛以这一秒,竟觉得当时在明泉音乐学院,那个听到江敛舟告白而有所质疑的自己,分外可笑起来。

        她甚至一度问江敛舟是不是在开玩笑,有没有想清楚。

        可她究竟有什么资格问呢。

        江敛舟从来比谁都更清楚,说到底,她不过是在仗着江敛舟对她的喜欢而恣肆罢了。

        “阿久?”外婆惊愕的声音在盛以头顶响起,“哎哟外婆的宝贝,怎么了?是不是砸到哪了,哎哟心疼死我了,别哭别哭,外婆带你去医院。”

        盛以泪眼迷蒙地抬起头,才发现她已经坐在了地板上,像是一个不懂事的孩子一样。

        明信片散落了一地,她又连忙宝贝地拾起来,堆放在一起,抱着腿摇了摇头。

        被外婆拉起来,盛以坐在了椅子上,接过纸巾擦脸上的泪水。

        可怎么擦都擦不干净。

        “没、没事,外婆……”

        一开口,盛以才发现自己的嗓子都在发哑,甚至连说话都变得分外艰难了起来,她顿了顿,才又勉强朝着外婆露了个笑容出来,“我就是……”

        她不想让外婆知道这件事,但外婆又满是担忧地看着自己,盛以到最后也只能哽咽了一下,继续道,

        “……我就是太想江敛舟了。”

        “……”

        外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抬手刮了一下盛以的鼻子,“你们这些小年轻怎么回事啊,这不是才分开几天吗?我数数啊,哎呀也就三天!就想得直哭啊?”

        盛以:“……”

        外婆还在感慨:“行吧行吧,我知道你想他,哎哟喂看着你们这些小孩儿们谈恋爱就挺好。早点结婚啊阿久,他去哪你都跟着,不然要是再这么哭谁受得了?外婆可不心疼死。”

        盛以:“……”

        您……

        别说了……

        盛以向来是个不怎么喜欢流泪的人,毕竟嘛,能轻而易举就流泪的那还叫bking吗?

        而盛以又向来以逼王之王自居,如今蓦地哭成了这样还被外婆给看到了,已经够尴尬的了,结果外婆还这么调侃她……

        拜托。

        她盛以是会因为想一个人就哭成这样的吗!

        眼看着盛以终于止住了眼泪,外婆也松了口气。

        但又看宝贝外孙女依然是眼圈红红的模样,她生怕盛以眼哭肿,去客厅找了药膏给盛以涂。

        药膏涂在眼周,凉凉的,舒服的同时又刺激得眼睛不自主地开始流泪。

        外婆却误解了,叹了口气。

        盛以去抽抽纸擦眼泪的时候,蓦地听到微信视频电话的提示音响起。

        “……?”

        她不解地沾了沾眼泪,抬眼看外婆。

        没等她好奇太久,视频电话已经接通了。

        “喂,舟舟?我是外婆。”

        盛以:“……”

        电话那边已经响起了熟悉的声音,如清泉在石,水流淙淙,分外悦耳:“外婆好,阿久没事吧?她给我发的消息我刚看到,不是故意没回的,她是不是生气了?”

        ——江敛舟就是这样。

        跟别人讲话便又冷又欠揍,但跟她家人讲话时,便堪称礼貌的典范。

        外婆笑得见牙不见眼的:“哎呀,我就说这丫头怎么哭成了这样,你看看——”

        盛以压根就没做任何准备呢,外婆已经把摄像头调成了后置,对着了眼圈发红、眼里兀自含泪的她了。

        “——哭得那叫一个凶啊,可把我给了吓了一大跳。我就问她怎么了,你猜怎么着?她跟我说没别的,就是想你了。”

        盛以:“……”

        外婆又把摄像头调了回去,手机往盛以面前一放,盛以就猝不及防地跟江敛舟那双桃花眼对上了。

        空气里寂静了两秒。

        外婆还挺自觉,偷笑了两下,又摇了摇头,边说着“老了老了”边往外走,还挺怕打扰小情侣互诉衷肠。

        江敛舟的脸在摄像头里放大了些,似乎是在看盛以的眼睛。

        盛以下意识地就要捂住,却还是没忍住偷偷从指缝中间看他。

        便看到——

        江敛舟那双向来勾着几分笑的桃花眼,笑意一点一点淡了下来。

        盛以抿了抿唇。

        没听到江敛舟说话,却蓦地听到那边传来了些别的响动。

        似乎是椅子被拖动的声音。

        她愣了愣,看着明显开始晃动的镜头,又听到了庄尧的声音。

        “江敛舟,你去哪?现在楼下还一堆记者呢,你跑哪去?”

        江敛舟说话的声音有点远,听起来有些漫不经心的:“我都说了,那些消息你该怎么辟谣怎么辟谣,这么大的工作室不至于连个这都做不好,又不是第一次有这些乱七八糟的谣言了。”

        镜头里出现了庄尧的身影,他似乎拉住了江敛舟:“那你现在去哪?有急事的话我找人开车送你去。需要买票吗?拜托了大少爷,我是你的经纪人,有什么事优先跟我商量行吗?”

        “确实挺急的。”江敛舟把手机屏幕给庄尧看了一眼,“我女朋友想我了。”

        庄尧:“……”

        盛以:“……”

        说句实在话。

        就连盛以这个当事人,都很微妙地有了那么一丝无语的感觉。

        偏偏江大少爷丝毫不觉得自己说得有任何问题,懒洋洋地朝着庄尧挑了挑眉:“我女朋友想我都想哭了,我得去陪陪她。”

        庄尧:“……”

        盛以:“……”

        盛以明显察觉到,庄尧说话都有些艰难了起来,“……求求你了,江大少爷,我知道您挺恋爱脑的,但是能不能不要这——么恋爱脑?”

        “我怎么就恋爱脑了?”江敛舟还挺不满,“我这是尽到该尽的责任,我女朋友在景城哭成这样,你让我在这干坐着?”

        便听江大少爷轻“啧”了一声,摇了摇头,“那我岂不得心疼死。”

        庄尧一脸匪夷所思地看着江敛舟。

        明明都相处几年了,彼此之间堪称是最信任的工作伙伴,但他此时此刻还是很好奇——

        江敛舟到底是怎么做到,把这么肉麻的话说得这么冠冕堂皇的?

        “我……”

        在如此让人无语而又剑拔弩张的氛围之中,盛以弱弱地开了口,打破了这段沉默。

        “……我没有那么想你,江敛舟。”

        江敛舟:“?”

        庄尧沉默两秒,又看了一眼自己的艺人,摇了摇头。

        “算了,江敛舟,我真的是看透你了。你不但恋爱脑,还真的很喜欢自我脑补。”

        说着,一脸冷漠地下达了任务:“今天不管是谁哭,你都得老老实实地把最后一遍补录给我录完了。”

        庄尧离开了录音室,并且反锁了门。

        只留下相对沉默的两个人。

        江敛舟某些时候确实是反抗不了庄尧的,况且知道了盛以没什么事后,他心头松了一口气。

        懒懒散散地往椅子上一坐,他再打量几眼盛以,很选择性地听了些自己爱听的话,吊儿郎当地问:“真这么想我啊?”

        盛以:“我都说了……”

        “行吧,真这么想我的话,我就后天去景城。”江敛舟自顾自往下说,还挺无奈的模样,“才几天啊就这么想我?这么喜欢我?”

        江敛舟问完也没在意。

        他向来骚话一箩筐,盛以又是一个性格偏冷的人,这会儿估计一句怼人的话就出来了。

        他已经准备好了下个话题:“那首……”

        “特别曲”三个字,甚至都没来得及说出口。

        盛以打断了他。

        她眨去眼里的涩意,轻笑了一声,稍点了一下头。

        眼角那颗泪痣如同被水洗过一般,勾人夺魄。

        “嗯,真这么喜欢你。”

        她顿了顿,又补充,

        “……盛以真的这么喜欢江敛舟。”


  (https://www.23xstxt.com/book/96362/96362540/32237630.html)


1秒记住爱尚小说网:www.23xstxt.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3xs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