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全世界都以为他暗恋我 > 第65章 恋爱第六五天

第65章 恋爱第六五天


盛以眼看着江敛舟转过了头,  直勾勾地盯着她看。

        他没说话,只是这么轻垂着眼皮看着她。

        江敛舟的眸色本就够深,这会儿垂眸看她时,  脸上勾着的笑意都淡了几分,看着有些……

        冷淡。

        可又不是冷淡。

        更像是伪装好了的、时刻会死灰复燃的,  火山。

        冷淡都是表面的,  是可以看到的,为的就是勾得她走过来,走过来才能发现表面下的危险重重。

        盛以一顿,  下意识地就想跑。

        再回想起来,她都不知道自己哪来的胆子,敢跟江敛舟讲这样的话……

        或者,换句话说。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这样一句,  好像也挺平常的话,  会让江敛舟反应这么大……

        江敛舟大概是察觉了她的念头,跟她目光相接,  松开了牵着她的手。

        盛以心头一松,便准备退开几步。

        只是压根没能跑开。

        江敛舟那只本来牵着她的手,  稍稍抬了起来,  放在了她的头发上。

        很轻柔地摩挲了两下,没等盛以有什么反应,那只手又沿着她的头发向下,  到了她的脖颈处。

        盛以一怔。

        江敛舟的手停在了那里。

        而后,  在她的脖颈处轻捏了几下,在最细嫩处稍稍用力。

        ——其实一点都不疼,  他的动作实在是轻,  甚至应该是有一些舒服的。

        但盛以还是浑身一颤,  下意识地便缩了缩脖子。

        像是被笃定的猎人看准了的猎物似的。

        “不要动。”江敛舟压了压声音跟她说,温热的气息附在了她的耳边,“宝宝,你乖一点。”

        盛以顿在了原地。

        江敛舟便又在她脖颈处捏了捏,收回手,再次牵住她,朝她看过来。

        一双桃花眼,全都是深意。

        盛以同他对视两秒,率先受不住地别开了视线,真就乖乖地一句话都不敢说了。

        直到这会儿她才意识到,堂堂盛大小姐,以前什么都不怕,不是因为真的足够胆大,而是……

        还没能察觉到足够的危险。

        ……

        【这都什么坏毛病!有本事讲话,有本事让我们也听见啊!都跟谁学的,怎么一讲话就摘耳麦,把我们这些观众放在了哪里!】

        【……感觉木以成舟之间的氛围好、好那啥哦,舟哥怎么这么……嘶。】

        【阿久你是不是又撩他了?阿久宝贝你怎么这么胆大,劝你还是小心一点吧,不然以后下不来床不要说麻麻没跟你讲or2】

        【不要ghs!要纯洁我的姐妹们!但确实,谁不赞叹一声阿久如此胆大包天呢?你面前站着的这位,可是一个母胎solo二十五年的人,你都不怕……】

        【但我还是要冒着被封号的威胁大声叫出来!我想看!我要看!给我看!】

        -

        结束了倒数第二次的录制,盛以回明泉市的路上,还在暗自感慨时间竟过得如此之快。

        有时候回想起来,总觉得也就是前不久刚答应跟江敛舟一起上节目而已,转眼间,竟然只剩下最后一次录制了。

        这么一想,盛以又忍不住开始暗暗猜测半个月之后的最后一次录制,会去哪里呢?

        《同桌的你》节目组实在是用心,不仅是给观众,这段时间给她这个嘉宾的惊喜也很多。

        什么都很快。

        比如贝蕾,昨天刚结束录制,盛以拿到手机回了房间,立马被贝蕾那叫一个狂轰滥炸。

        先是被她的微信消息给疯狂刷屏,刷完屏大概是还没能发泄完内心的激动,又打了视频电话过来嚎叫了大半天,嚎完还没完,又是一大串微信消息刷屏。

        ……盛以琢磨着,觉得比贝蕾自己谈恋爱激动多了吧。

        不过其实不只是贝蕾。

        盛以收到了很多人的信息,全都在恭喜她跟江敛舟的恋情的。

        还收到了盛父盛母的电话,只是跟别人的不同,在她父母的视角里,她跟江敛舟早就在一起了的。

        所以那会儿大概不等于她接受了江敛舟,而是江敛舟终于决定了对公众宣布恋情。

        因此,盛父盛母还颇为担心地问盛以,现在就宣布、也不等粉丝们再接受接受?万一对江敛舟的事业造成了影响怎么办?

        盛以都听无奈了。

        在她父母看来,好歹还是恋爱了一段时间再对外公布的,要是他们知道她跟江敛舟是刚在一起就公开了……

        那岂不是得担心死?

        担心他们两个人的恋情不够稳定,担心盛以不被江敛舟的粉丝接受,担心这段恋情被这么多人关注、是不是会很有压力。

        不过盛以又想了想,她父母也没担心错。

        毕竟江敛舟的职业性质摆在这里,别的不说,就是她跟江敛舟哪天吵个架,被公众知道了,估计下一秒就全网疯传他们俩分手了吧?

        这么一想,盛以都忍不住摇了摇头。

        江大少爷这会儿正捧着一本书看,闲闲地翻过了一页,又推了推自己那副金丝眼镜,瞥了一眼盛以。

        懒洋洋地问她:“怎么了?这是在想什么?”

        盛以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出不来,这会儿听见江敛舟的发问,顺口就回答了:“想我们分手的事情。”

        ……

        空气里突然陷入了一片寂静。

        盛以有些茫然,顿了顿后,蓦地意识到了自己刚才不经大脑地都说了些什么话。

        盛以:“……”

        江敛舟:“……”

        盛以:“……”

        江大少爷呵笑了一声,把书页一合,整个人身上都透露着不爽的气息。

        语气也冷冷淡淡的。

        “挺行啊盛大小姐,始乱终弃这一套学得还挺好?还没怎么恋爱呢就开始想分手了,说吧,打算用什么理由跟我谈分手?”

        盛以:“……”

        她确实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脑抽地就提了这个。

        ……简直是堪称江大少爷逆鳞的存在。

        她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不要这样想。”

        江敛舟便慢条斯理地点了点头,散漫道:“那是什么意思?”

        盛以:“我没想跟你分手,我这才刚跟你在一起,干嘛要跟你分手?”

        江敛舟稍一琢磨:“那就是这么想了?”

        盛以:“……你不要无理取闹。”

        江大少爷轻“啧”了一下,慢吞吞地连金丝眼镜都摘了,扬了扬眉:“怎么,你说在想分手的事,我问了两句就变成了无理取闹?”

        盛以:“……”

        他这么一说,哪怕自己并没有真的在想,但还是又开始心虚了起来呢。

        她顿了顿,再次保证,“我没有想分手,要怎么你才能相信?”

        ——不知道是不是盛以的错觉。

        她总觉得,江敛舟大概就是在等她说这句话的。

        所以这会儿,江大少爷也不闹了,只是不怎么正经一抬眉:“要我相信也不是不可能。”

        盛以:“……”

        她没来由地就有点后悔了。

        果然,江敛舟一如既往地离谱。

        “等会儿,你叫住每一个路过的空姐,空姐问你需要什么服务的时候,你就告诉她们你喜欢江敛舟。”

        盛以:“……”

        她突然就有点怀疑人生了。

        她到底为什么要嘴欠那么一下,现在得被迫签订这么多不平等条约。

        江大少爷打量她一番,估摸着猜出了盛以的意思,便做出了一副“大人有大量”的模样来,往椅背上一靠:“算了,那就换一个吧。”

        其实盛以也没觉得再换一个能好到哪里去,但这会儿听听也没什么,她便点了点头:“嗯?”

        “等会儿跟我一起走普通通道。”

        江敛舟说得平淡,盛以却听得怔了一怔。

        从第一次录节目开始,她就是跟江敛舟坐同趟航班回明泉市的。

        但是她一直以素人自居,并没有什么出去见见粉丝的想法——

        当然,在最开始的那两次,盛以甚至不觉得自己会有什么粉丝。

        vip通道本就是头等舱的福利,清静便捷,所以次次都是江敛舟走普通通道,她走vip通道的。

        但现在,江敛舟竟然让自己跟他一起走vip通道?

        盛以顿了顿。

        她这会儿蓦地察觉到,江敛舟大概提出的第一条要求会那么离谱,就是压根没想让她答应,才好顺势提出换一个要求。

        她这下才是真的有些犹豫了起来。

        江大少爷愈发不满了起来:“看来说什么想让我相信都是假的,算了,那我还是……”

        “好。”

        盛以赶在他把话说完之前答应了下来,生怕江敛舟再说点别的来。

        她安慰自己,也就是走个通道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再说了,也确实是她先说的“分手”这么个不吉利的词的,也是她答应补偿的。

        言出必行盛阿久!

        话虽如此。

        但出了机舱、准备走通道的时候,盛以还是有些踟蹰了起来。

        孟元拖着她的行李箱,眼看着盛以越走越慢、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忍不住有些奇怪地叫了句:“盛以姐?”

        盛以回神,“嗯”了一声,抿唇露了个笑容出来。

        江敛舟偏头看她,压低了声音调侃:“怎么,这么见不得人吗?”

        盛以:“?”

        犹豫归犹豫,这种问题哪能有半分含糊。

        她登时嗤笑一声:“拜托,我天下第一大美人。”

        江敛舟便装模作样地打量她两眼,在盛以都快要怼他的时候,蓦地朝着她伸出了一只手。

        盛以愣了愣。

        江敛舟稍一点头,桃花眼里满是缱绻安慰,连语气都写满了温柔:“那走吧,我的大美人。”

        盛以抿了抿唇,抬起手,缓缓落进他掌心。

        干燥而温暖,像是轻盈的云朵般裹住了她的那只手。

        便有热流从指尖一路蔓延向全身,蔓延进每一个角落、每一寸皮肤里。

        很奇怪的。

        盛以便忽然觉得,她好像真的什么也不怕了,什么也不犹豫了。

        她有了全世界最坚韧的铠甲。

        再往前走了几步,应援声便越来越近。

        那是江敛舟的粉丝后援会组织的接机,盛以知道,她们的接机每次人虽然很多,但素质往往极佳,后援会的管理层又十分给力,次次都组织得很好。

        从不会拦路,不会打扰普通游客的出行,不会强塞礼物拥挤践踏,甚至在候机的时候还会主动提供一些志愿者服务,为一些游客指路、提行李等等。

        所以江敛舟的粉丝后援会,向来是被不少路人称赞的。

        盛以……

        从没有跟她们接触过。

        她捏了捏江敛舟的手,深深吸了口气,轻轻打了个颤。

        抬头,正正好撞入他的眼底,盛以稍一点头,同他一起抬脚,走进了通道。

        声音瞬间清晰了很多。

        盛以一抬眼,扫了过去,看到的全都是高举着手幅、灯牌的粉丝们,眸光热切、表情兴奋,任谁都能看出她们到底有多期待、又有多开心。

        但没有一个人挤向前,最多也只是努力踮起了脚尖站高一点,朝着江敛舟的方向挥着手里的应援工具。

        有粉丝大概是第一次接机、也大概是第一次接到江敛舟本人,捂着嘴边流眼泪,边看着这边。

        还有粉丝想叫江敛舟的名字,后援会管理却第一时间示意大家冷静:“请大家不要喧哗,不要给别的游客造成烦扰……”

        真的是很好很好的粉丝群体。

        越走越近。

        不少粉丝都发现了端倪之处,手中挥舞着的牌子都停顿了些,似乎全都没想到今天盛以是跟江敛舟一起出来的。

        盛以耳朵太灵敏了,再或者是她自己太注意这些讨论了,她甚至能听到一些粉丝的低声议论。

        “今天舟哥跟她一起出来的?她以前不是都走vip的吗?”

        “不知道啊,我还以为她今天肯定不走普通通道呢……”

        “舟哥这个时候还牵着她啊……”

        怎么说呢。

        哪怕对这些声音早有准备,盛以这一刻还是微妙地有些难受了起来。

        但只是难受了一秒,她又心下坚定了起来。

        她早有预料了,接受了江敛舟便是接受了所有的一切,知道他身份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她又吸了口气,和江敛舟一起继续往前走。

        江敛舟轻揉了几下她的手指,像是猜到了她心里想的什么,轻笑了一声。

        两个人手牵手、肩并肩地走到了粉丝群面前。

        今天负责带头的后援会管理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姐姐,戴着眼镜,短头发,很利落的模样,站在粉丝群最前面。

        盛以听孟元说过,说这个小姐姐圈名叫若若,领导能力很强,名牌大学的在读研究生,喜欢江敛舟好几年了,算是后援会的元老级人物。

        性格跟外貌一样,干脆利落,做事风格也很直爽。

        果然。

        刚一走到她们面前,若若就推了推眼镜,盯着江敛舟跟盛以紧牵着的手看。

        江敛舟懒洋洋地边朝着粉丝们打招呼,边准备朝着她们留出的最中间的通道走。

        若若便是在这个时候开了口:“舟舟,你让阿久走普通通道之前,能不能预先跟我们说?”

        盛以:“……”

        好、好御姐。

        御姐若继续道:“我给你组织应援也挺不容易的好不好?”

        盛以没忍住,抬头瞥了一眼江敛舟。

        ……确实没想到江敛舟的后援会管理层是这种画风。

        江敛舟:“……”

        大少爷自觉在老婆面前没赚到面子,一只手牵着盛以,另外一只手握拳抵唇,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

        正准备忽视若若、拉着盛以往前走的时候,便听见若若叹了口气,挺无奈的样子:“算了,我不给你操心能给谁操心?”

        江敛舟:“?”

        若若跟对面的那位副管理使了个眼色,而后——

        朝着身后的粉丝群,单手举过头顶,高高地打了个响指。

        盛以……

        有点懵。

        她全然不知道现在这是什么情况了。

        但没等她反应过来,接到了若若信号的接机粉丝们……

        齐齐翻转了手里举着的手幅,或者是从地板上拿起了另外一个灯牌。

        就连那个没带应援物、举着平板上滚动的一行字的粉丝,都在平板上又飞快地调整了一番。

        盛以顿了顿,朝着她们应援物上的字画细细看去。

        方才全都是“江敛舟”“舟哥最牛逼”“舟哥唱一辈子的歌”等等内容,手幅上也全都是各种不同的江敛舟的舞台照。

        就像是盛以以前见过的江敛舟那些应援物一样。

        可现在。

        那些翻转过来的手幅的背面,清晰印着的,是她跟江敛舟在一起的图案。

        有那次《同桌的你》舞台照,有江敛舟背着她过雪泥地的照片,有他们两个人一起放孔明灯的照片,有江敛舟开完卡丁车把她抱起来、亲吻她手的照片……

        还有一些则是画的画,画他们一起蹦极,画他们走秀时的舞蹈,画……

        而上面的字,则全都是“木以成舟百年好合”“阿久,江敛舟他好爱你”“木以成舟怎么还不结婚”,等等等等。

        不一而足。

        刚才还寂静无声的粉丝群,这会儿也叫了起来。

        “阿久老婆你终于走普通通道了,我太想看你了,你怎么这么漂亮!”

        “木以成舟是真的!你们一定要永远永远在一起,我爱你们!”

        “其实我们以前也都做了双重准备的,可惜你一直没能走普通通道,我们都见不到你。”

        “舟哥虽然有点吊儿郎当的,但他真的很爱你,他要是有时候惹你生气了,你就跟我们说,我们帮你骂他。”

        “老婆好好吃饭,老婆你真的太瘦了呜呜……”

        盛以……

        有点懵。

        她自认为已经做好了全然的准备,她觉得她什么都想到了,她想最坏的结果也莫过于被江敛舟的粉丝骂一顿,她可以接受的。

        她就当听不到便好,反正盛以那么坚强,又不会哭,没什么的。

        可直到这会儿,盛以蓦地觉得,可能是她近期触动太多,泪点直线变低,她竟一瞬间便有了落泪的冲动。

        她抿了抿唇,勉强忍住心底的那阵悸动,根本不敢低头。

        她想,稍一低头,她一定会忍不住掉眼泪的,那明天一定有营销号说盛以在机场被江敛舟的粉丝骂哭了。

        可……

        怎么会呢。

        她们明明那么好,一句重话都舍不得对自己说,甚至还在这个时候以如此友善亲近的态度对她。

        盛以不知道她们之前是怎么想的,是不是真的就这么轻而易举地接受了自己喜欢了这么多年的偶像,有了女朋友这件事。

        可是。

        她们在此时此刻,便是全员微笑着祝福他们的。

        江敛舟牵着她的那只手又一次安慰地捏了捏她的指腹:“不哭,宝宝,没事的。”

        盛以便努力吸了吸气,瞋他一眼:“谁哭了!”

        若若摇了摇头:“舟舟,你能不能不要安慰阿久时,只会说一句‘没事的’?真不会别的了吗?”

        江敛舟:“?”

        粉丝群便瞬间一阵躁动,争先恐后地开始给偶像支招:

        “说你再哭我就亲你!”

        “说再哭我就把你按在床上!”

        “说再哭我就操……唔……你不要捂我的嘴……就……”

        “你特么真不怕被蒸煮给听到啊!”

        盛以:“……”

        盛以:“?”

        她抬头瞥了一眼江敛舟,还指望他能做点什么管管他那群猖狂的、粉随蒸煮的粉丝群。

        却见江敛舟懒懒散散的模样,脸上的表情若有所思,一副“听起来挺不错”的模样。

        盛以:“??”

        在这停留的时间不短了,江敛舟又跟粉丝们聊了几句,若若便组织了起来:“大家让一让,时间差不多了,他们俩刚坐完飞机很累,快让他们回家休息吧。”

        粉丝们虽然恋恋不舍,但却都听话地退开半步,让出通道来。

        盛以还能听到她们互相安慰:“没事,让他们快点回去实现刚才的话吧!”

        “什么话?”

        “就‘再哭我就操’……别捂我……”

        盛以:“……”

        不、不用了……

        江敛舟和盛以朝她们挥挥手,走出几步还能听到她们的声音:“木以成舟好好在一起!”

        “木以成舟快点结婚!”

        “木以成舟什么都不要怕,好好谈恋爱就行了!”

        “……”

        盛以蓦地便百感交集起来。

        她拉了拉江敛舟,江敛舟“嗯?”了一声,偏头看她。

        盛以再次转过头,朝着那群目光殷切的粉丝们挥挥手,扬声道:“我会好好喜欢他的,谢谢你们这些年这么支持他,陪他走到了现在。”

        话音落下,盛以朝着粉丝群所在的方向,认认真真地、恳切而真诚地,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

        一秒,两秒,三秒。

        盛以直起了腰。

        她抬头看过去,这次,是真真正正有粉丝捂着嘴哭了出来。

        盛以看向江敛舟,在他错愕又复杂的目光里,又一次轻踮起了脚尖。

        这次,吻在了他的唇角。

        ——这一瞬间被定格成了照片,后来成了无数木以成舟cp粉的头像。

        她们逢人便说。

        木以成舟,永远热恋。


  (https://www.23xstxt.com/book/96362/96362540/32314196.html)


1秒记住爱尚小说网:www.23xstxt.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3xs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