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全世界都以为他暗恋我 > 第63章 明撩第六三天

第63章 明撩第六三天


刚才画面恢复的瞬间,  不只是尹双和汪桐欣尖叫出了声,直播间的观众们也全都被吓疯了。

        【啊啊啊妈妈!救命,我最恐高了!这里是要干嘛?赛车吗?】

        【应该是卡丁车之类的吧,  节目组好狠,故意让嘉宾跟我们睁眼就看到了这样的画面,  谁特么不吓得尖叫!】

        【我朋友问我是不是我的cp又怎么了,  我:对……我的cp跳崖了……】

        直到节目组公布了这个环节要玩什么,弹幕还全都在兴奋地议论个不停。

        【虽然明知道很安全,但我还是觉得好可怕tt,  你们有钱人都在玩什么,是觉得不需要思考怎么赚钱的日子太平淡了,所以才造了这样的基地来寻求刺激吗?】

        【不行,我竟然真的觉得挺好玩的orz,  《同桌的你》的确牛逼,  玩了那么多游戏环节都能根本不带重样的。】

        【所以这个环节是比速度?行,没关系,  男人就是要比速度!】

        【……前面的姐妹,你这是第几个号了?还好吗?】

        这个基地的安全系数,  简直比游乐园那些跳楼机、过山车之类的还要高,  但这也不妨碍人本能的害怕。

        尹双这会儿就觉得自己肾上腺素急剧飙升,这么暖和的天气里,一身的鸡皮疙瘩都快要冒出来了。

        她拉了拉宗炎的衣服,  正准备说什么,  便见宗炎回过头安慰她:“没事的,我们开慢点就行了,  反正我们俩经常倒数第一,  没什么大不了的。”

        尹双:“……”

        你这话说的我可就不爱听了……

        听见了两个人对话的盛以也忍不住看了宗炎一眼,  不住地扼腕叹息。

        真不是她说,近墨者黑这句古语确实是有些道理的。宗炎也就是跟江敛舟录了几次节目而已,好的不学,怎么净学这么些臭毛病……

        好好一句安慰人的话不会说了,开口就成了这么欠揍的话。

        这么想着,盛以又偏头,看了看江敛舟。

        方才她摘眼罩时差点被尹双和汪桐欣的尖叫给吓得掉进坑里,是江敛舟伸手拉住了她。

        广播公布了本环节内容之后,所有嘉宾都在议论这个基地的环境,但江敛舟却一言不发。

        此时。

        他正单手插进口袋里,懒洋洋地抬眼,打量着这卡丁车赛道。

        全不同于往日的漫不经心,这会儿的江敛舟哪怕一句话都没有说,盛以依旧可以感觉到他眼里的热烫。

        像是血液流动间涌动出的兴奋,任谁都能看出来他对这项赛事的期待。

        但只是稍一想,盛以又飞快地理解了过来——

        这位大少爷读中学那会儿便是,成绩好归好,但做事风格和平常循规蹈矩的好学生全不相同。

        什么都玩得来,池柏都跟她说江敛舟虽然很多时候懒得动,但玩起来便是玩得最好、也最疯的那个。

        大概是天赋使然,江敛舟对这些东西全都上手飞快。那会儿光江敛舟带她玩过的,各项电脑游戏、台球网球桌游,夜里驾着摩托车载她出行……不一而足。

        盛以不知道他这几年有没有玩过赛车,毕竟以江敛舟的性格,她时常觉得如果他没去做歌手的话,大概率就会去做赛车手了。

        所以这会儿,区区一个卡丁车而已,对江大少爷来说大概实在不在话下。

        甚至,他可能还会觉得这卡丁车、又是完全安全的环境不够刺激吧。

        《同桌的你》是很有人性的节目组,卡丁车虽然普遍,但也不是每个嘉宾都玩过,所以这会儿节目组先让大家去更衣,再轮流试一下卡丁车。

        今天毕竟是要出行,所以大家都穿得很简单,更衣也很容易——

        在长袖t恤的外面罩上连体赛车服就可以了。

        “因为是连体赛车服,具有特别的穿着方式,我们也请了专业的教练来指导各位换衣服、以及教大家等会开卡丁车的注意事项。”

        广播继续道,“现在,有请教练们登场,也有请工作人员为各位送上赛车服和手套!”

        害怕归害怕,但好奇归好奇。

        显然,各位嘉宾们是真的把这两项情绪分得挺清楚的。

        比如尹双跟汪桐欣,刚才睁开眼看到这环境时,尖叫声音最大的就是她们俩,现在最期待的还是她们俩。

        尹双这位专业的美妆博主都开始后悔了,一边翘首以待送上赛车服的工作人员,一边懊恼:“节目组不早说,要是早知道今天要穿赛车服,我肯定给自己化个帅得不行的妆!让阿久……让我粉丝都心心眼地叫我‘老公’!”

        汪桐欣本来正期待着呢,这会儿都被胆大妄为的她给吓到了,也幸好尹双及时改了口,要不然……

        她悄咪咪地朝着尹双比了个抹脖子的手势。

        连体赛车服确实帅。

        每组都是不一样的颜色,江敛舟和盛以这组的赛车服是白色的,肩膀和手臂上是黑色的条带,胸前有俱乐部和节目组的徽章,质感绝佳。

        不管男女,谁还没有幻想过自己是天才赛车手的时候?

        嘉宾们全都被这衣服帅得直跳,就连盛以都忍不住抬手绑了绑头发,颇为期待。

        教练先为他们统一讲解,眼光一扫,指了指江敛舟和盛以:“二位上前来。”

        两个人走上前,教练道,“我会以盛小姐为例讲解穿着,还请江先生帮个忙。”

        “首先,要穿上……”

        听话只听半截的江大少爷便只听到了个“帮个忙”。

        教练话都没说完,江敛舟便一把捞起盛以的那件赛车服,利落地拉开拉链,站在盛以面前,亲力亲为的:“腿。”

        “啊?”盛以没反应过来,形势没怎么认清,倒是挺听话的,抬了腿就伸进了裤腿里。

        她很瘦,腿又细又长,这会儿穿赛车服那叫一个毫无压力。

        教练都忘了自己要说什么了,只看见向来挺傲气的江敛舟,这会儿的服务那叫一个周到。

        盛以刚穿好裤腿的地方,江敛舟已经直起了腰,拎着赛车服上半身,轻声:“手臂。”

        盛以“哦”了一声,一令一行地把手臂伸进了袖子里,江敛舟几下帮她调整好,而后“刷”地就拉上了拉链。

        推开半步,大少爷颇为满意地打量了一下自己的杰作,朝着教练稍一点头:“好了。”

        教练:“……”

        你什么都做完了,那我特么还讲个屁啊。

        眼看着教练一副无语的模样,大少爷难得真的反思了一番自己刚才的行为。

        而后,拿了护颈和手套又走了过来。

        示意盛以:“低头。”

        “左手。”

        “右手。”

        ……

        教练已经彻底沉默了下来。

        江敛舟眼看着教练还不说话,又仔仔细细打量了一番盛以,只觉得越看越满意。

        还偏头问教练:“有什么问题吗?”

        教练:“……没有。”

        教练:“同学,你真的很熟练。”

        江大少爷便骄矜一点下巴:“谢谢夸奖。”

        【……你真以为人家在夸你吗!江敛舟你为什么这么拽!】

        【但我真的好爱一些全能拽哥哦呜呜呜,怎么什么都会呀jlz,你每天都在学些什么东西?有这个时间的话,一年发两张专辑可以吗?】

        【ohhh!阿久老婆狠狠帅到我了!!!】

        事实证明,不仅仅是盛以。

        所有的嘉宾们换上连体赛车服后,全都帅得要命。

        而其中,最帅的自然是那位懒洋洋的大少爷。

        他确实很熟练的样子,给盛以穿已经很快了,给自己穿几秒便解决了,这会儿正浑不在意地捞起了头盔,单手抱着,散漫地走过来。

        身上犹带着几分平时见不到的痞意,随手一拨自己的头发,走到盛以面前。

        盛以正细细打量他的这身装扮,蓦地,头盔便戴到了自己头上。

        猝不及防的。

        隔着头盔听他的声音,便有了几分失真的味道。

        他微微弯腰,隔着视窗看她的眼睛。

        下一秒,江敛舟抬起了手,手指微动,拨下了镜片。

        “走吧。”大少爷疏懒又温柔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却带着独属于他的,狂肆的意味,

        “一起去飞。”

        -

        如果说刚才听到那句时,盛以还一边有些难以言喻的震动,一边又觉得大少爷果然还是这么中二的话……

        现在。

        坐在了双人卡丁车上,绑好了安全带充当乘客的盛以,是真真正正体会到了江敛舟刚才所说的“一起去飞”,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这会儿确实由衷地庆幸了起来,幸好她体质挺好,不晕车也不恐高——

        但盛以估摸了一下,江敛舟大概就是因为知道她没什么妨碍,这会儿才这么肆无忌惮的吧。

        双人卡丁车,分四组,每组决定是谁来开、谁来坐副驾。

        嘉宾们也全都知道盛以手上有伤,所以其他小组大概还会真的商量一下,江敛舟和盛以这组自然便是由江敛舟来开。

        他们要沿着盘旋的赛道,从最高点往下开,一路俯冲,同时要避开道路上的所有障碍。

        为了模拟真实的环境、也为了提高难度,赛道有不少需要急转弯的地方,有宽敞的可以容纳三辆卡丁车同时并行的道路,也有狭窄的、只能一辆车穿过去的单行道。

        这一遍只是尝试驾驶,让嘉宾们体验一下卡丁车。

        有几位嘉宾并没有开过,教练便手把手地教学,倒是很容易上手——

        并且,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大概骨子里都有对速度的追求,只是一上手,车子往前快速开去,鼓起的风便吹得人的肾上腺素直飙,只想快点、快点、再快点。

        上手体验完毕,嘉宾们又从头到尾看了一遍路况,节目组便宣布准备开始今天最终环节的比赛了。

        广播在基地内响起:“现在,请四组嘉宾在赛道上各就各位。”

        同别的比赛场地一样,这里的起始点也是宽敞而平坦的,好方便赛车手们在合适的地方提速。

        这会儿,盛以就坐在双人卡丁车的副驾驶位上,牢牢地系着安全带。

        他们的这辆卡丁车位于第一赛道,右边是薛青芙和俞深,开车的是薛青芙;再往右是宗炎和尹双,开车的是宗炎;最后一条赛道上是段明霁和汪桐欣,开车的是段明霁。

        前方是一个穿着旗袍的俱乐部小姐姐,手里拿着一支红旗,等会儿会以她的手势作为开车的指令。

        江敛舟的脚已经踩上了油门,脸上挂着笃定而又轻松的笑意,一双桃花眼里全是赤裸可见的兴奋。

        盛以便也跟着吸了口气,又摸了一下安全带做检查。

        江敛舟偏头看她。

        隔着头盔,谁也看不清谁的表情,可是好像谁都能懂得彼此的状态。

        躁动,期待,沸腾。

        有些低闷的声音透过头盔响起:“盛以,怕吗?”

        盛以便跟着轻笑一声,回答他:“怕什么呢?”

        他们懂彼此。

        他们渴望风,渴望宣泄,渴望速度,渴望自由。

        广播再次响起:“鉴于第二个环节的排名,接下来将会依照排名决定出发的顺序。从上个环节的第一名到第三名,分别可以5秒、3秒、1秒出发,现在,请各位嘉宾做好准备——”

        所有人的神经瞬间绷紧。

        前方旗袍小姐姐手里的旗已经举了起来。

        江敛舟微微眯了眯眼。

        旗落下的瞬间,他的脚便踩在了油门上,卡丁车瞬间飞驰而出。

        跟别人丝毫不同,江敛舟在最初出发时的速度便很快,车子瞬间如同离弦的箭般甩尾而出。

        这里的地势较为平缓,只有一些很初级的障碍。

        江敛舟熟练地左脚刹车、右脚油门,头部跟着方向盘转动的方向稍稍摆动,甚至都不怎么减速地便避开了那些障碍物,径直向前冲去。

        几秒的时间优势,被他发挥得淋漓尽致——

        别人都还没出发,江敛舟便已经蹿出了一大截。

        速度果然会让人兴奋,盛以微微握紧了手,感受衣服里微微鼓起的风。

        江敛舟的声音低低响起:“第一个弯道了。”

        盛以“嗯”了一声。

        毕竟刚起步,第一个弯道是最简单的高速弯,对专业的人而言难度极低。

        江敛舟甚至没有松油门,他很熟练一般,入弯前紧贴外侧,瞄准弯心。

        不同于别的弯心有防护栏,这里的赛道下方便是坑,掉进坑里便默认出局,甚至连撞上护栏的机会都没有。

        但他就是如此笃定,驾轻就熟地紧贴着弯心,踩着线轻松通过。

        ——最后边的那个轮,甚至差点掉下去。

        盛以瞬间捏紧了指腹,却一声尖叫都没有。

        额头上出了层薄汗,可就在转过弯道的那一瞬间,一股根本难以言喻的爽感便油然而生。

        她甚至忍不住抬起胳膊,轻抚了一下自己起的鸡皮疙瘩。

        解说都站起来了:“牛逼!这个刁钻的角度太牛了,就差一点点,但江敛舟是完全计算好了的,所以我们看着很凶险,但他自己是很自信的!”

        “爽吗?”江敛舟直视着前面的直道,撩起眼皮,搭出三分漫不经心的笑意来,问她。

        盛以便再难以忍住心底的澎湃,大声应了句:“刺激!”

        “还有更刺激的。”江敛舟再次轻松避过一个障碍,车子越开越快,全力向下冲。

        后面的宗炎也是熟手,在不停地追,努力保持不被江敛舟甩开。

        隔了些距离,还能听见尹双的鬼哭狼嚎:“啊——宗炎你这个骗子——见了鬼的慢一点啊啊啊——还是不要慢了,真的好爽啊啊啊——”

        “坐稳。”江敛舟低低笑了一声,提示她,“前面是个u型弯,把他们甩开。”

        盛以刚做好心理准备,江敛舟的方向盘便猛地一转。

        他方向盘打得很急,盛以整个人都跟着往右侧倾倒。

        这种u型弯有两种通过方式,一种是刹车晚、入弯角度大,另一种是刹车早、入弯角度小。

        第二种方式更平稳,第一种方式速度更快,但相应的,对技术要求也更高。

        江敛舟毫不犹豫地采用了第一种方式,完美地控制了车身形态,计算好了入弯和出弯角度。

        车子刚一出弯,江敛舟又立即脚踩油门,把速度加到了最大。

        盛以的的确确体会到了江敛舟说的“一起去飞”,究竟是什么感觉——

        她似乎全程都漂浮在虚空之中,什么都忘记了,只记得快点,再快点,向前,再向前。

        出了弯,拜江敛舟的技术所赐,除了宗炎跟尹双还能勉强不被完全甩开之外,另外两组都已经在u型弯之后了。

        盛以以前完全没尝试过赛车,哪怕这次只是卡丁车而已,她依然切切实实在疾风中享受到了速度带来的快乐。

        江敛舟再次熟练地避开一个障碍物,车子微微□□,盛以没做好防备,下意识地就去身边寻找依赖。

        她的手落在旁边的温热上,还没稳住身子,便听见江大少爷压低了的声音,既懒又痞的:“在车上占我便宜?”

        ——盛以这才发现她把手落在了江敛舟的手臂上。

        她飞快地收回手,只是顿了顿,却又实实在在地把那只手搭在了江敛舟的小臂上。

        大概是这难得的刺激完全诱发出了心底的狂热,盛以全然不同于往日,这会儿笑得也肆意:“就占怎么了!”

        “那就抓好。”江敛舟把油门踩到了底,懒懒一扬眉,全力往下冲,“前面是最后一个弯道了。”

        最后一个弯,是一个s形弯道。

        s弯的难度没有u弯高,但需要尽量保持匀速,不然很容易在弯道上失去平衡。

        江敛舟丝毫没有减速的意识,径直向前冲去。

        弹幕这会儿都跟疯了似的。

        【舟哥简直完全放开了,太帅了,整个赛道都是他在炫技吧!】

        【这最后肯定不止超过五秒,我甚至觉得舟哥就是最后一个出发,也能第一个到达终点。】

        【呜呜呜被帅死了,我怎么这么爱玩车的人,江敛舟牛逼!】

        方向盘左转右转,盛以也跟着左右摇摆,却越发畅快淋漓。

        “不好!”台上的解说皱起了眉头,“江敛舟这样根本不减速,第一个s弯还好,第二个s弯根本掌握不了方向的,这里跟第一个高速弯不一样,绝对会掉下去的!”

        不只是解说这么说,直播间有不少也是卡丁车发烧友,这会儿也都在不停地扼腕叹息。

        【江敛舟真的太不稳了,他领先第二名那么多,这里就是慢慢通过也没什么非要这么快,一定会掉下去的。】

        【刚才他们第一次看路况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这个s弯的第二个弯角度跟平常的赛道不一样,江敛舟一看就是拿平时过s弯的经验来的,放在平时没什么问题,这里……前功尽弃。】

        【啊??求求大神们不要吓我,我还想看舟哥跟阿久拿第一呢。】

        别人注意到了的,盛以自然也注意到了。

        她放在江敛舟臂上的力道微微加大,两个人一起出了s弯的第一个弯心。

        江敛舟轻描淡写地瞥她一眼,安慰:“不用怕。”

        盛以便笑了一声,轻轻一摇头。

        她当然不怕。

        但不是因为这个基地安全性高,而是因为,他是江敛舟。

        他是全世界最强大的江敛舟。

        第二个弯已经成功入弯,江敛舟以最极限的角度逼近弯心。

        赛道是盘旋公路状,一边是模拟成山的堆积物,另一边则是毫无阻挡的悬空,这个弯心就在堆积物一侧。

        但解说确实没有估量错,这个角度出弯没问题,可这里赛道狭窄,根本来不及打方向盘,刚一出弯就会直接掉下去。

        直播间的无数观众都闭上了眼,根本看不得这一幕。

        解说更是直接站了起来,提心吊胆地看着现场。

        ——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江敛舟撞上了弯心。

        并且是丝毫没有降速的。

        解说已经惊呼出声了,江敛舟却淡定地控制刹车和油门,全力一打方向盘,车尾瞬间横向滑动——

        直接飘移出了弯道!

        解说差点跳起来:“牛逼!江敛舟牛逼!!”

        满场的沸腾中,唯有车上的两个人对视一眼,俱是轻描淡写一笑。

        接下来的赛道已经没有什么难度了,江敛舟轻一踩油门,车子在赛道上冲向了最后,率先冲破了终点线!

        车子一个甩尾,停在了原地。

        江敛舟跟盛以从车上站起来,只觉得一场比赛下来,血液全然滚烫,至今未凉。

        四周全都是爆发的尖叫和欢呼,喝彩声越来越大:“江敛舟!盛以!江敛舟!盛以!”

        江敛舟轻一抬手,摘下束缚的头盔和耳麦,随意扔在一旁,低头看向面前的盛以。

        他的眼睛亮得惊人,像是天上的星子,他勾着眼尾一笑,眸底的爱意如漫天的焰火。

        盛以便觉得心底有一些情绪呼之欲出,必须要在这个时刻宣泄出去。

        根本没等她说什么,江敛舟已经迈步上前,一把抱住了盛以的纤腰,将她整个人都抱到了半空,让她俯视着他。

        他再难抑制,和她对视一笑,骄傲又恣肆地对她说:

        “我们是第一名!”

        盛以整个人都被他的情绪给感染到了,也扔掉头盔和耳麦,看进他眼底:“嗯,第一名!”

        同她一起冲向最重点的感觉实在太过美妙。

        美妙得让江敛舟此时此刻踩在虚空之上,轻飘却又期待的。

        “盛以!”江敛舟看着她,叫她的名字,真诚而又高扬的,“我喜欢你!”

        “嗯。”

        完全出乎他意料的,盛以并没有如同之前两次一般避开,而是点了点头。

        她按不住心底的激扬,按不住此刻、连同过往无数个时刻的心动,所以她应了声,看着他,说,

        “我也喜欢你。”

        江敛舟愣了愣,又听见她说。

        只对他说。

        “你好,男朋友。”


  (https://www.23xstxt.com/book/96362/96362540/32314198.html)


1秒记住爱尚小说网:www.23xstxt.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3xs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