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全世界都以为他暗恋我 > 第60章 明撩第六十天

第60章 明撩第六十天


直播间本来弹幕就很密集。

        一开始尹双和汪桐欣问过之后,  直播间全都是——

        【靠啊笑死我了,这都什么见了鬼的问题和答案,以前我跟朋友自己玩,  全都是些牛头不对马嘴的答案的,  今天竟然还挺……】

        【我真的一天天在贵节目,不是因为吃糖而笑得不行,就是因为某些反转而笑得不行……我妈说我再这样下去,  一定会把皱纹都笑出来的!】

        【好可爱ovo,抱抱双双宝贝和桐欣宝贝,这本书一点都不准啦!你们放心大胆地往前走,彩票会中的,  跟李导的合作也会有的!】

        【就是,  谁敢说这本书准,我就跟谁生气!】

        ……

        很和谐。

        《同桌的你》之所以这么出名、大众反馈这么好,就是因为虽然是直播录制,但直播间向来氛围挺好,  即使偶尔有挑刺的言论,  也会很快被举报掉。

        嘉宾们也都个个可爱,关系一点一点亲密,并没有因为是个竞技类节目就闹得难看。

        直到盛以提了问题。

        那句“我近期会恋爱吗”一出口,不仅是现场的嘉宾们齐齐愣住,  就连直播间都僵停了三秒。

        三秒后,整个直播间的弹幕都井喷了。

        【啊啊啊不要用答案之书测这个!求求你了宗炎呜呜呜,  拒绝她的要求!这本书不准的!】

        【不要啊!我的心脏已经跳出来了,阿久老婆就当我求你了,  给舟哥一个机会吧!就他这个臭脾气,  如果你不收了他,  他一定会孤独终老的!】

        【不行了姐妹们,如果宗炎真的要给阿久宝贝测,这段我就不看了。我真的心脏不太行,节目看的时间长了之后,速效救心丸对我来说已经没用了……】

        【老婆,阿久老婆!感情这个东西,得相信自己的感觉对不对?不能相信什么莫须有的答案之书的,你等着,我现在就去把书店砸了!】

        ……

        但是不管直播间怎么疯狂地示意“不要”,餐厅里的宗炎,还是微微颤着手开始了这趟奔赴黄泉之旅。

        但宗炎想了想。

        没事,起码现在江敛舟不在,他这趟奔赴之旅还能旅行时间长一些,不至于立刻就结束生命。

        翻开【答案就在窗外】时,直播间里还全都是迷茫不解的问号,以及“我就说了这本书一点儿都不准嘛”之类的抱怨,纷纷都在劝嘉宾们换个别的玩。

        完全忽视了嘉宾们并不能看到实时弹幕这个事实。

        直到摄像机,随着盛以的目光,把镜头对准了窗外那个清隽疏懒的男人。

        【……】

        【……我,我,我靠!】

        【码得码得嗑死我了,“答案就在窗外”啊啊啊,我不行了,我真的蹭地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有没有人在跟我一起尖叫的!!!】

        【《答案之书》yyds!阿久老婆你怎么能不答应舟哥,你还看不懂吗,你们的爱情就是上天注定的!没有一个人可以阻拦你们相爱的!】

        【啊啊啊谁敢说《答案之书》不准?谁敢?!谁说它不准我就跟谁拼命呜呜呜,《答案之书》快快快显灵,下一秒就显灵,江敛舟盛以我命令你们俩现在就抱在一起亲!】

        【已下单,我每下一次单,木已成舟就再爱彼此一百年。】

        【?前面卖书的不要趁机浑水摸鱼!】

        尹双和汪桐欣对视了一眼,全都默默地抱紧了自己。

        她们此时还能说什么呢?她们什么也不敢说……

        偏偏刚才还“大人不记小人过”的宗炎,此时又得意骄傲了起来:“怎么样,现在还说《答案之书》不准吗?”

        欠揍的程度跟某些时候的江敛舟如出一辙,让人很难不去怀疑,《同桌的你》这个节目都让嘉宾们彼此学会了点什么……

        尹双呵笑了一声:“你这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本书的作者是你呢。”

        宗炎:“?”

        汪桐欣也跟着帮腔:“对啊,何况刚才只是因为那是阿久,所以才变准了的,我们俩这准个大头鬼。”

        宗炎:“??”

        门被推开,江大少爷缓步迈进餐厅,先是瞥了一眼已经不自在别开眼的盛以,而后悠悠哉哉地问在座其他人:“各位这是在做什么?”

        宗炎便扬了扬自己手里的《答案之书》给江敛舟看,兴致勃勃地发问:“舟哥要来试试吗?还真挺准的。”

        汪桐欣:“……”

        尹双:“……”

        都说了一点儿都不准!

        江敛舟又瞥了一眼盛以,心里暗暗有了些琢磨,稍一扬下巴:“阿久试过了?”

        宗炎点了点头。

        “行,那就玩玩吧。”

        江敛舟这下丁点都没带思考的,径直回答道。

        大家:“……”

        怎么。

        你老婆不玩你就不玩了?妇唱夫随也不能这么随吧,就喜欢跟在你老婆身后当跟屁虫?

        但怎么说呢,在座嘉宾们到底是对江敛舟的秉性有所了解的,所以尽管有些无语,但到底是适应了一些的。

        宗炎顿了两秒,还是问道:“那舟哥,你想测什么问题呢?”

        江敛舟仿佛刚才已经思考结束了似的,丁点不像之前的三位嘉宾还有所斟酌,这会儿径直把自己的问题说了出口:“阿久刚才问了什么?”

        宗炎:“……”

        宗炎:“舟哥,尽管我不是这本书的作者,但我还是想为它说句话的。大家没有人这么问问题的……”

        确实,一般都问“怎么样”,谁会问一本书“是什么”啊。

        江敛舟便轻嗤了一声:“那还好意思说自己准?”

        【……】

        【省略号姐姐又准时出现了!高呼一声我爱省略号姐姐!】

        【jlz,麻麻跟你说了一万次了,真的不要太猖狂好吧?现在敢说《答案之书》不准,以后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的你保证眼泪掉下来!】

        人家江大少爷都这么说了,宗炎也就没了异议,跟江敛舟再说了一次他们的模式,而后就开始噼里啪啦翻起了书。

        对比起之前的三个人,江敛舟显然就不怎么虔诚的样子,也不闭眼,只是别过头,而后随便一点,懒洋洋叫了一声“停”。

        宗炎停了下来。

        他自己先瞄了一眼,随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但看了看江敛舟,宗炎又不敢笑得太过猖狂了,只能勉强收住笑意,而后“咳嗯”一声,把书毕恭毕敬地递给了江敛舟。

        明知道江敛舟这个问题肯定问不出来什么,盛以也好奇地凑过来看了眼。

        ——

        【问问你的爸爸吧。】

        盛以:“……”

        盛以:“噗嗤。”

        江敛舟:“?”

        盛以拍了拍江敛舟的肩膀:“看吧,有些时候确实是不得不服的,这本书就是很准啊。想知道我问了什么问题?那就问问爸爸吧。”

        江敛舟:“……”

        【舟哥,你这到底是……算了,要不你还是叫阿久一声“爸爸”吧,圆一下bking的梦想也没什么是吧?】

        【??等等,我瞬间捕捉到了最关键的一点,阿久说什么,说“这本书就是很准”?所以阿久也默认了她刚才提问的问题答案是准的对不对!阿久老婆,你承认自己的心声吧,你好爱他!】

        【……不愧是鼎鼎大名的木以成舟yyds姐姐,新粉拜服。永远都可以抓到最精准的嗑点,嗑学家就是你对不对?怪不得都说要跟着你嗑,跟你嗑不缺糖tt】

        睡衣派对的氛围实在是太好,头一次在没有排名的情况下聚在一起,大家难免都挺放松。

        又有美食又有小酒的,几个朋友聚在一起,天南海北地聊着天——

        会被别的节目编导说“无聊”的环节,直播间的观众们却看得那叫一个津津有味,甚至恨不得他们就这样坐一辈子下去。

        直到广播提示:“时间已经有点晚了,明天还有游戏环节需要录制,各位嘉宾们请早点睡哦。”

        嘉宾们才意识到,他们竟然不知不觉间已经聊了这么久。

        观众们个个恋恋不舍,但亲妈粉在这个时候牢牢占据了上风。

        【快去睡我的宝贝们,来日方长!我真的太喜欢你们了,你们几个人在一起我就忍不住开始开心了。】

        【明天见,早点睡哦,麻麻会想你们的。】

        盛以便也忍不住笑了笑,此时此刻,尽管她完全看不见弹幕,可就是微妙地与直播间里的观众们感同身受了起来。

        ——这个节目真的很好。

        不管哪里都。

        -

        当然,这个想法……

        在第二天中午的野餐环节,再次消失殆尽。

        一点点都不剩的级别。

        《同桌的你》这次安排的野餐地点,是在远城很有名的一个森林公园内。

        驱车前往森林公园的这一路上,盛以都在时不时看着窗外的风景。

        远城的确是个足够宜居的城市,尽管很多人说每个城市都仿佛是一模一样的高楼大厦,可依旧能在这里感觉到满满的烟火气。

        绿化做得极好,来来往往的不少人脸上都带着笑意,路边的小店卖着各式各样的餐点,车疾驰而过时,还能看到飘过来的热气,甚至还能隐约嗅到几分味道。

        也有不少游客模样的人,时尚的都市男女穿行其间,交谈起来却依旧亲切大方。

        只是一眼扫过去,便很难不让人对这个城市心生好感。

        春风拂面而来,盛以的长卷发微微向后飘起,她面上不自觉地便带了几分笑容。

        “别看了。”懒懒散散的声音蓦地从一旁传来,打断了盛以的思绪。

        盛以一时之间甚至都没反应过来:“?”

        怎么了,她现在连窗外都不能看了?

        江大少爷还挺不满:“再看那位也不会出现的,找什么呢在?”

        盛以:“……”

        这个话题,又一瞬间回到了他们两个人昨天被“你耳麦没摘”打断了的时候。

        真就让人……无语。

        她琢磨了一下:“难不成江大少爷突然开始有了危机感?自己觉得没有那位好看?”

        “怎么可能,”江敛舟便呵笑了一声,散漫无比,“哥天下第一帅。”

        盛以:“……”

        她开始睁眼说瞎话,“其实我昨天用《答案之书》测的是,今天会不会再次遇到他们。”

        盛以顿了顿,继续说了下去,“《答案之书》很肯定地告诉我,会。”

        江敛舟:“?”

        江敛舟把手上转着的四阶魔方往旁边一扔,面无表情的,但声音又不自觉大了几分的,“我就说了,《答案之书》一点儿都不准。”

        本来各自做各自事情的其他嘉宾们:“……”

        尹双递了个眼神给薛青芙:舟哥这是怎么了?他们俩之前在聊什么,又提到了《答案之书》?

        薛青芙摇了摇头:没听清他们之前在聊什么,但大概率……阿久又在骗舟哥吧,舟哥还挺好骗。

        尹双:“……”

        那还是得看对谁……

        【真心希望舟哥日后不会后悔自己今天说的话。】

        【jlz:没事,我从来都不在意面子的,只要阿久同意跟我结婚,我现在就往家里买一万本《答案之书》。】

        【木以成舟yyds姐姐,我已经说了一万次了,你就是江敛舟肚子里的蛔虫吧!你怎么会那么懂他在想什么!】

        沿路的风景已经足够漂亮,更遑论他们今天的目的地——远城森林公园了。

        这几天的天气确实足够好,森林公园又是出了名的风景好,这个时间点明明还挺早,但已经有很多人占了位置,铺起了野餐布。

        这家森林公园向来是以花景闻名的,种了各种各样的花树,向来被夸赞一年四季都有不同的花景可赏。

        春樱,夏荷,秋桂,冬梅。

        是真真正正的四时之景皆不同,而此时,便恰恰是早樱初放的时节。

        这个环节依旧是分头行动。

        大巴车只开到了森林公园入口,广播响起:“请各位嘉宾下车前拿好自己的野餐物品,分组找到野餐的地点。而我们今天的任务便是——”

        “邀人赏花!”

        “现在,请各位查收任务卡。”

        任务卡没有展示给摄像头看,观众们也都明白了过来,这次的任务大概率也是诱导路人说出什么话或者做出什么事来,怕直播间的粉丝们干扰任务进程,是以才会在任务完成后再行公布任务卡。

        盛以接过,瞥了一眼上面的内容。

        【于铺好野餐布的时间开始计时,以十米为范围,邀请出现在圆圈内的前两个人共同野餐。若有人不同意,则依照顺序向后顺延。在不说出“好吃”这两个字的前提下,诱导两位客人共同赞赏“真好吃”为任务目标,以完成任务目标的时间点先后排名。】

        江敛舟也凑过来看了一眼,大致明白了。

        也就是说,要邀请出现的前两个路人做nppc夸他们的食物好吃。

        ……其实不怎么难。

        但盛以看了眼他们装食材的包,陷入了一阵沉默。

        辣条。

        鸭脖。

        鸡爪。

        自热火锅。

        ……

        她把任务卡往江敛舟手里一塞,别过了头,闭上了眼。

        江敛舟:“……”

        他试图发挥积极的主观能动性,“别这样,说不定我们能遇到特别善解人意的路人呢?”

        盛以缓缓睁开眼,盯着他看了两秒。

        斟酌了一下,问:“你出卖色相去招揽路人吗?”

        江敛舟:“?”

        江敛舟:“你终于承认我有色相了?”

        盛以:“……”

        所以验了门票进了大门,眼看着其他组的嘉宾们兴奋无比地去找野餐的位置了,盛以再偏过头瞥了一眼单手拎着包的江敛舟,趁早开始了摆烂。

        “慢慢走吧,”盛以说,“找个安静的地方发会呆也行。”

        江大少爷颇具不抛弃不放弃的精神,稍一琢磨:“那也行,你发呆,哥带你飞。”

        盛以都忍不住笑了,莫名其妙的,就是突然觉得这会的江敛舟……

        有那么两三分的可爱。

        反正就是个游戏而已,盛以也就是嘴上说说,还是跟江敛舟一起找起了适合野餐的位置。

        这会儿尽管人不算少,但抢占的全都是最中心的几棵大樱花数下的空地,四周的地方倒还挺多。

        江大少爷虽然挑剔,但很懂挑剔的关键时刻。

        这会儿拎着个包,他也不挑地方,就等着盛以发号施令。

        盛以已经习惯了她跟江敛舟在一起时,由她来做主的模式,是以压根没觉得哪里不对,来来回回地边走边扫了几眼能野餐的地儿。

        顿了顿,她纤手一指,指向了不远处一棵树下:“就那里吧。”

        这确实是个相对而言很不错的地方,人不算多、但也不算偏僻得一个人都没有,风景也不错,挺适合上镜。

        江敛舟刚要点头,就看到一对小情侣从另一个方向走了过去,抢先一步占了盛以挑好的位置。

        盛以:“……”

        看来今天确实诸事不宜,最不适宜录节目。

        她叹了口气,拉住试图走过去的江敛舟的右手手腕,继续往前走。

        走了几步,盛以又指了一个地方,问他:“那儿行吗?”

        没听到回答,盛以没回头,“嗯?”

        ……还是没听到声音。

        盛以皱了皱眉,纳闷地转头叫他,“江敛……”

        那个“舟”字都没叫出口。

        江大少爷正目光定定地看着什么,整个人都跟踏入空虚似的,也不说话,大概也没听见她在讲什么。

        盛以沉默了一下,顺着江敛舟的目光看了下去。

        ……是她的手和江敛舟手腕交汇的地方。

        盛以:“……”

        她飞快地松了开来。

        江大少爷这会儿才从入定的状态里飘出来,瞥了一眼盛以,而后飞快地别过头:“怎么不走了?”

        语气还挺淡然。

        如果忽视尾音的那点轻飘的话。

        盛以:“……”

        她忽然觉得自己这个时候应该庆幸一下。

        庆幸江大少爷竟然没说“你拉了我的手腕,我的清白没有了,你得对我负责”之类的话。

        这么一想,她都不去计较江敛舟刚才的没答话了,只是仍旧指了指:“就那吧。”

        江大少爷就酷酷地一点头,拎着包就往那走。

        丁点也没在意那个地理位置到底怎么样,适不适合野餐、适不适合做任务。

        【江敛舟这个人的精髓就在于——用最拽的动作,做最听老婆话的男人。】

        【真的是……这挑的都什么地方啊?不是说任务肯定是需要路人配合的吗,你们俩好好瞅瞅,就这么偏僻的一棵樱花树下,别说配合了,哪来的路人?】

        【我真的对jlz无语了,有时候觉得哇这狗比好特么会,有时候又觉得,这到底都是哪来的纯情小朋友?我跟你讲jlz,现在就是高中生都不会因为拉个手腕而不好意思了好吧!】

        【前面的姐妹不要在意嘛~原谅一下我们母胎solo的纯情小处男吧!】

        ……

        相比于上一个位置,这个新选的位置,显然要差上不少。

        但盛以还真就看中了这棵树,零零散散地些许早樱坠上枝头,风也轻、背景也够好看。

        既然已经开始摆烂了,那不如选个最适合上镜的地方,美美地摆烂。

        但怎么说呢。

        这个地方确实足够安静……

        安静到,江敛舟铺好了野餐布后,两个人静坐了五分钟,都没听到有人过来。

        盛以:“……”

        她淡定地把他们带的东西拆开,看了看鸭脖,递给江敛舟一盒不辣的。

        而后,直播间的观众们,就眼睁睁地看着……

        如此美如画的风景下,两个大美人,一人捧着一盒鸭脖,戴着手套,吭哧吭哧地啃了起来。

        ……啃得还挺香。

        【我到底在期待什么。】

        【啊啊啊我不管我饿了,我要饿死了,老婆饿饿饭饭!】

        盛以啃了几个鸭脖,越啃越开心,懒洋洋叫了江敛舟一声:“给我煮个自热火锅。”

        江大少爷表面“啧”一声,挺不满的样子,实际上动作比谁都乖巧。

        大少爷的生活里没有自热锅这种东西,所以这会儿整个人就跟做实验似的,全神贯注,专心致志,拿着包装纸上的说明仔细研读。

        大概就是,尽管认真,但苦大仇深。

        【……《同桌的你》又名,阿久宝贝和她没用的男人。】

        但幸好,大少爷尽管没煮过自热锅,但学习能力强得一比,也没引发什么爆炸火灾(?)。

        锅慢慢煮开,味道一丝一缕地飘了出去。

        不算太浓郁,但着实诱人。

        “好香啊!”

        盛以刚准备掰开一次性筷子,便听到有一道些许熟悉的女声传来。

        像是在逐渐靠近。

        她颇感意外地回头瞥了一眼,就看到昨天那个叫猫猫的女孩儿跟那个男人,正出现在拐角处。

        恰好是他们铺好野餐布之后,出现的前两个人。

        盛以缓缓转过头,问江敛舟:“《答案之书》准吗?”

        江敛舟:“……”

        这是多大的缘分。

        盛以正准备偏头招呼那两位,却蓦地眼前一黑。

        有温热的触感遮在了眼上。

        像是……有人伸手轻轻盖住了她的双眼。

        盛以还没反应过来,又有灼热的气息附在了她的耳边。

        有些小心翼翼。

        又有些犹豫的,踟蹰的语气。

        同她商量。

        “那你……也不要看他们。”

        他顿了顿,又加上了一句。

        “……好不好?”


  (https://www.23xstxt.com/book/96362/96362540/32330192.html)


1秒记住爱尚小说网:www.23xstxt.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3xs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