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全世界都以为他暗恋我 > 第56章 明撩第五六天

第56章 明撩第五六天


【我靠靠靠,  这是谁写的,是哪位大恩人!速速报上名字来,我现在就把你写入功德名册!】

        【当我的梦成真的这一刻,  我竟然有些不敢相信……满脑子都是我真的有这个福分吗?我可以吗?这是区区一个我能看到的吗?】

        【我为什么觉得,  按照阿久的性格并不会同意啊?tt,而且你们看舟哥,就他那样的,  肯定不会强迫阿久做自己不想做的事的,这阿久都没说话呢,他就说不做了不做了。江敛舟你是不是不行!给爷把你老婆抱起来,直接抱进洞房!】

        【呜呜求求了阿久同意吧,  我有个朋友快要不行了,  走之前的愿望就是看你们公主抱一下……】

        ……

        弹幕上一片疯狂。

        观众们的反应,哪怕盛以并不能看见,也是可以想象到的。

        她抿了抿唇,越发犹豫起来。

        ——其实说实话,  如果之前江敛舟并没有跟她告白,  那盛以大概率并不会觉得这个有什么好犹豫的。

        就像江敛舟所说,录制综艺、且是游戏而已,并且这么做只会更有利于炒cp,她跟江敛舟在之前的几期综艺里,  也有过较为亲密的接触。

        十秒的公主抱,就能前进8格,  怎么算都是赚的。

        但现在的问题就是……

        在江敛舟已经跟她表白的情况下还这么做,似乎……

        盛以抿了抿唇。

        江敛舟偏过头,  看了一眼盛以的表情,  捏了捏手里的任务卡。

        他似乎有些用力,  手腕上的青筋都显露了出来。

        而后稍一抬手,跟负责的工作人员道:“不好意思,这个任务我们……”

        “做。”

        一道斩钉截铁的女声,打断了江敛舟没有说完的话。

        江敛舟有些错愕地转过头,看向盛以。

        盛以便扬了扬眉,很镇定似的:“做,为什么不做?”

        江敛舟张了张嘴,最后又什么也没说。

        但显然,谁都看得出来,盛以才是对做这个任务还是不做拥有决定权的那个。

        ——当然。

        哪怕,所有人都没有什么意外,哪怕他们两个人不是木以成舟,是一对上综艺的普通男女,男方都会根据女方的意见进行决定的。

        一声令下,拍板了所有。

        弹幕已经濒临疯狂。

        【今天到底是什么好日子!啊啊啊我现在整个人都激动得想蹦迪朋友们!这算不算木以成舟载入史册的时刻?等这期节目播出,我要在b站看一万次的剪辑!】

        【怎么这么久都过去了,还是没有人知道到底是谁写的任务卡?我还要忙着感谢我的大恩人呢,朕的分析帝何在?】

        【在呢在呢,臣来了陛下!根据我对其余嘉宾们的了解,这个任务卡……大概率不是他们写的。】

        【?木以成舟yyds姐姐,麻烦你把话说清楚一些,谢谢。】

        【好,说清楚一点就是,这张任务卡大概率是阿久宝贝自己写的。】

        【……瞬间就变得更、更好嗑了一点呢呜呜。】

        江敛舟跟盛以站在了空地上,周围所有人都退开了几步。

        盛以其实向来是个干脆利落的人,她往往是该做什么、想做什么就去做的类型,就连在现代人身上很普遍的拖延症她都少有。

        但现在,她看着站在自己对面的江敛舟,想想那个公主抱的任务,捏了捏指心,一时间竟确实有些不知从何下手。

        江敛舟朝她走近了一步。

        压迫感瞬间袭来。

        方才离得稍远,盛以还没觉得什么,现在这样的距离之下,她竟莫名其妙便觉得紧张了起来。

        江大少爷蓦地笑了一声,尾音发飘:“这么紧张干什么?”

        “紧张”这个词,是不能出现在bking的世界里的。

        盛以边努力放松身体,边轻嗤一声:“我至于紧张吗?”

        “也是。”江敛舟慢条斯理地颔首,“毕竟如果我抱不动你的话,那丢人的应该是我才对。”

        盛以:“……”

        盛以:“?”

        她还没来得及思考出该怎么把江敛舟这着实不正经的话怼回去,便蓦地感觉身体一轻,腿弯处似乎有力量支撑着她,背上还有一只手,隔着衣服似乎依旧能感觉到温度。

        视野蓦地发生了变化。

        盛以忍住那声差点叫出口的轻呼,抿了抿唇——

        这下哪怕江敛舟没跟她说,她依旧感觉到了自己的紧张。

        他懒洋洋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压得很低:“放松,把重心下压。我抱得很稳,但如果你害怕的话,就……”

        江敛舟顿了顿,这才继续道,“就往我这边靠,抱住我的脖子。”

        ……那样的姿势未免也太亲密了。

        盛以想说什么,又没说出口,只是朝着江敛舟又靠近了一些,努力藏住了自己泛红的耳朵。

        她感觉似乎有点热。

        不知道是因为江敛舟的体温比她高,还是因为她在忍不住地想脸红。

        她努力放松下来身体,可是脚趾却完全不听话地曲了起来。

        盛以甚至忍不住在心里想,幸好现在只是初春,她还穿了鞋子,要不然岂不是全部的人都能发现她……

        是如此的忐忑不安。

        盛以其实挺高的,尽管清瘦,也从来都不算是娇小的类型。

        可此刻,她整个人都被江敛舟抱在怀里,她倚在他的臂膀上,便觉得鼻尖拢着的……

        全都是他的气息。

        干净,清澈,却又让人沉迷。

        从远处看,只觉得女孩子小小一只,像是被清隽的男人包裹住一般。

        ……出奇地和谐又般配。

        姿势调整完毕。

        广播再次响起:“请江敛舟和盛以做好准备,十秒倒计时即将开始。”

        现场人很多,但却很安静,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盛以愈发不自在起来,完全没敢看周围人的表情,偏了偏头,甚至近乎埋在了江敛舟怀里。

        江敛舟垂眸看她。

        “十。”

        盛以深呼吸了一口气。

        “九。”

        “八。”

        ……

        倒数到“五”的时候,盛以闻着鼻尖好闻的味道,紧抿着唇。

        有温热的气息靠近。

        是他在自己耳边说话,声音压着,没透出耳麦。

        语气疏懒,带着他向来给予她的独一份的温柔。

        和着广播的“五”,一起传入盛以的耳里,甚至让她一瞬间心尖发痒。

        “阿久,”江敛舟叫她,“别怕,什么也不用担心。”

        最后的五秒倒计时……

        盛以便像是什么都听不见了似的,她没说话,可她就是很奇怪地……

        什么也不怕了。

        全世界只剩下他的温度,和她的心跳声。

        她闭了闭眼,几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最后便只有那一声——

        “恭喜两位,任务成功,前进8格!”

        盛以隐隐松了口气,可当江敛舟稳稳当当地把她放在地板上时,她又难免觉得……

        有些凉。

        实在是他的怀里太过温暖。

        其他嘉宾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都想说点什么、又什么也不敢说。

        就全都是一个纠结矛盾的状态。

        最后还是薛青芙温温柔柔地开了口:“舟哥抱得好稳,阿久是不是很轻啊?”

        【谢谢青芙打破了这一片寂静!谢谢谢谢!再没有人说话的话,我就会心跳过快猝死当场了呜呜。】

        【甜真的是刀,刀刀致命,我已经快疯了……十秒的时间,对我来说就像是一个世纪那么长啊……】

        【呜呜,呜呜,我跟我室友们已经全都化身成了一片开水壶。我现在耳朵都红透了,手心全都是汗,请问又不是抱我、我怎么会这么紧张……】

        【阿久真的好小一只好可爱,明明看上去挺高的,但舟哥抱起她真的完全没有用力的样子,怎么会这么轻!】

        【木以成舟yyds姐姐,你怎么不说话?我一直在满屏的弹幕里寻找你的身影!】

        【勿cue,正在吸氧。】

        ……

        公主抱任务完成,江敛舟和盛以前进到了第十八格的位置,暂列本环节第一名。

        ……好胜心挺强的bking盛同学,突然就觉得刚才那个公主抱挺值了呢。

        当然。

        其实也不能这么说,毕竟好像不管从哪个角度看,她都跟“赔”沾不上边。

        毕竟,那可是江敛舟,粉丝千千万、顶流无数年、走在路上都能引发轰动的江敛舟。

        游戏继续。

        相对于江敛舟和盛以的好运气,暂列第二的段明霁和汪桐欣其实也挺不错,总是能押到比较好的选项。

        但薛青芙、俞深组合,以及宗炎、尹双组合,显然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

        总是在完成任务的时候发现是后退格就算了,好不容易抽到前进格的,费尽心思后发现任务没完成,堪称努力努力白努力。

        投了第三次骰子后,薛青芙和俞深终于千辛万苦地从负几格……

        回到了起点。

        该宗炎这组了。

        轮到了尹双投骰子,她在嘴里念念有词说什么“希望是个前进格”,然后虔诚地将骰子抛了出去。

        投到了3。

        宗炎去翻任务卡,尹双双手合十还在默默祈祷,而后宗炎一打开——

        【因为挨个叫在场所有嘉宾一声爸爸,乖巧可爱,所以……】

        宗炎:“……”

        尹双看他一副无语的样子,立马不安地凑过去看了,而后:“……”

        这到底是谁写的这么缺德的任务!

        直播间的观众们都笑疯了。

        【哈哈哈我觉得双双宝贝跟宗炎的运气也不太好捏,心疼了。】

        【说实话,这样的任务……总觉得是舟哥跟阿久里面的一个人写的,并且大概率是阿久老婆……好好一个大美女为何总沉迷于做bking!】

        【怎么办,我觉得这个任务的形容是“乖巧可爱”,后面大概率是前进格。双双跟宗炎好不容易抽到一次前进格,难道会放弃吗?】

        确实。

        这就是宗炎跟尹双纠结的点所在。

        如果就此放弃,未免太过可惜,毕竟这个任务准确而言并没有太大的难度,也就是……

        丢点脸罢了。

        而且按照他们的约定俗称,两个人中只需要选择一个人完成任务就行了。

        尹双一咬牙:“做吧,不就是丢点脸吗?你看舟哥跟阿久公主抱都抱过了,我们也就是叫声爸爸而已。”

        这么说其实也有点道理。

        宗炎点了点头表示赞同:“所以我们答应下来?”

        尹双便拍了拍他的肩膀:“嗯,去吧兄弟。”

        宗炎:“……”

        怪不得说的这么轻松,原来早有预谋……

        屏幕前的大家,便眼睁睁看着宗炎走到一个又一个嘉宾面前,恭敬又耻辱地叫了声“爸爸”,叫完了一圈。

        ……确实挺乖巧可爱。

        只不过,别的嘉宾多多少少都还是有那么几分同情的,唯有bking盛同学……

        露出了点笑容。

        而后从口袋里摸啊摸的,摸出来一个红包递给了宗炎,很大方的:“乖。”

        宗炎:“……”

        就是说这些女人一个比一个早有预谋……

        等到宗炎好不容易叫完了一整圈,广播里也传来了声音:“恭喜宗炎、尹双组合成功完成任务,前进1格。”

        宗炎:“……”

        尹双:“……”

        大家:“……”

        谁看了不说句惨呢……

        盛以默默地偏头别过了视线,当作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一片沉默里,唯有江大少爷仍旧是漫不经心的态度,倒是开口安慰了宗炎和尹双一下:“起码前进了,任务没完成就得后退1格了。”

        宗炎和尹双都沉默了下来。

        【哥……我的舟哥,要不然咱就别说话了?】

        【真正的安慰:抚摸受害者的伤心之处;虚假的安慰:在受害者伤口上撒盐并为老婆开脱。】

        【如果你不是江敛舟,你这会儿已经套上布袋一顿乱揍了,而你的粉丝也只会为你发一句“一路走好”。】

        游戏越往后,便越是激烈。

        盛以的运气一向不错,奈何同组有个在投骰子方面显得无比拉胯的江敛舟,总是会投到一些不太好完成的任务,进格退格都显得飞快;

        相比起来,段明霁和汪桐欣就是稳扎稳打的典范,每一次抽到的卡,进格/退格数字都没有太多,然而相对来说,任务也显得简单不少,总是可以稳稳地前进。

        薛青芙和俞深除了第一次抽到盛以的任务卡,显得比较倒霉之外,其它几个回合就显得正常了很多;而宗炎和尹双……

        只能说两个人聚在一起,就莫名地具有搞笑天赋吧可能。

        几个回合结束,眼看已经要进入决战局,再有一个回合便很可能分出来第一名。

        这个时候,投骰子的顺序就显得很重要了起来。

        轮到了盛以跟江敛舟,并且……

        再次是江敛舟投骰子。

        盛以看看几个小组的位置,再看了看江敛舟,最后又看了眼骰子,一阵沉默。

        其实倒也没有规定一定要小组内投骰子交替来的,就剩下这么几格了,盛以自己投骰子的话,远比江敛舟来投赢的概率大很多。

        江敛舟偏过头,散漫地朝着她发问:“你来?”

        盛以稍一琢磨:“算了,你来吧,赢就是赢输就是输,认了。”

        江敛舟便笑了一声:“对哥有点信心好吧?”

        盛以这次没说话,就是盯着他看了几秒。

        江敛舟:“……”

        开始投骰子了。

        江敛舟大概是现场最不紧张的一个人,他仿佛真的不是特别在意投出来的结果一样、再或者说,可能是对结果胸有成竹,潇洒一抛,骰子落地。

        结果确实还算不错。

        4。

        堪称今晚江大少爷投出的最高点数。

        盛以大概是被这个破天荒地的“4”给鼓励到了,也不怎么犹豫,走上前拿起任务卡揭开来看了一眼。

        ——【女方打电话给最近联系长辈说“x,我有喜欢的人了”,勇气爆棚,所以……】

        盛以:“……”

        这到底都是谁写的任务卡,她本来都觉得自己写的那张已经足够离谱了的,结果怎么越抽发现越离谱呢?

        按照惯例,这种需要“发短信”或者“打电话”的任务,都不能直接展示给观众们看,避免场外信息过多,任务完成过于简单,也就没有了录制的意义。

        所以,观众们只能看到盛以那一脸无语的模样,显然又抽到了什么挺离谱的卡。

        【让我看看让我看看!卡上到底写的什么?】

        【不得不说,你们这些嘉宾对待彼此、甚至是对待自己,简直都是下了狠手的啊。】

        盛以边把任务卡递给江敛舟边道:“这到底都是谁写的?这次我可真的不知道了。”

        江敛舟:“……我知道。”

        江敛舟:“而且这个确实很重要。”

        盛以一顿,问他:“你写的?进格还是退格?”

        江敛舟便应了一声,稍一点头,答道:“进格,而且是……”

        他说着,自己也有些无奈似的,“前进到终点。”

        盛以:“……”

        好狠。

        也就是说,如果放弃了这个任务或者任务失败了,那就得直接后退到起点?

        她回过头,看了一眼他们两个人刚才辛辛苦苦掷的骰子、以及历经险阻完成的任务。

        甚至还有她在极度不自然的心态下,被江敛舟公主抱的那十秒。

        沉没成本未免也太大了些……

        如果这个时候直接后退到了起点,那他们岂不是什么都白做了?

        但相对的,如果能够完成任务,他们便可以一步前进到终点,成为本环节的第一名。

        盛以想了想,尽管之前录的三次节目,他们两个人均在最终环节拿到了第一名,但好像还从来没有在第一个初始环节拿过很好的成绩。

        这么一想,再看看这张任务卡,好像也变得没那么艰难了起来。

        况且,尽管她虽然记不太清楚自己的最近联系长辈是谁了,但大概率是父母或者爷爷,这些人的视角里,她跟江敛舟早就是男女朋友了。

        那她说“我有喜欢的人了”,可能会有那么一点点奇怪,但倒不至于解释不清楚。

        她应了一声:“好,我们做。”

        哦不,这次准确来说,应该是“我做”。

        工作人员迅速地把她的手机拿了上来,盛以也翻起了自己的通话列表。

        这么一看,观众们也都开始猜测了起来。

        【这次的任务卡也是打电话?打给谁啊?】

        【这是谁写的任务卡,怎么这么没创意,难不成是之前被打电话这种任务迫害过的人?】

        【前面的姐妹,你不如指名点姓地说是“江敛舟”。】

        【?我不服,怎么就是江敛舟了,你说是池柏我还更相信一点。】

        盛以往下划拉,自然是有工作人员在旁边做公证的。

        最近的一位亲属是盛元白,她琢磨了一下,觉得堂哥还不能算是长辈,就继续往下划。

        唔,老妈。

        盛以迅速在心里夸赞了一下自己的运气,便准备拨电话给盛母。

        公证的工作人员拦住了她,盛以不解地抬眸,工作人员便指了指“妈妈”上面的“安老师”这三个字,问:“请问这位是?”

        盛以很坦荡:“这位是我的老师,不是……”

        “亲属”这两个字,就这么被咽了回去。

        她顿了顿,又打开那张任务卡看了一眼。

        ——“最近联系长辈”,而非“亲属”。

        这么算起来的话,好像安老师确实更适合一些。

        盛以抿了抿唇,看了江敛舟一眼。

        也不知道为什么,打电话给她老妈她就觉得没什么,可打电话给安老师,盛以就开始心虚了起来。

        江敛舟稍一挑眉:“不想打也没事。”

        盛以摇了摇头,叹气:“你怎么就不能是女方呢?”

        江敛舟:“……”

        按理来说,正常人的逻辑思维应该是“任务卡上写的怎么不是男方打电话呢”,而不是“你怎么就不能是女方”吧……

        盛以轻咬贝齿,而后按下了通话键。

        她的电话,安老师一向接得很快。

        只响了两声,电话便被接了起来,熟悉的温柔女声透过电波传了过来,轻声唤她:“阿久?”

        盛以“嗯”了一声:“老师,您现在在画室吗?”

        电话那边传来了轻笑声:“嗯,但是没在忙,怎么了吗?”

        很温和的声音,让人不难想象对面是一个如何和风细雨的长者。

        盛以没来由地就又想看江敛舟了。

        清隽的男人正注视着她,安静地等她开口,一贯的慵懒却又肆意。

        她握了握手,又舒展开,还是决定尽量不多占安老师的时间,速战速决:“安老师,我有喜欢的人了。”

        电话那边安静了两秒。

        对盛以而言,却像是漫长的两个世纪。

        她甚至都准备放弃任务,告诉安老师这是个游戏了,却听见电话里再度传来安老师的声音。

        ——同往常的平和舒缓完全不同,安老师的声音里全是毫不掩饰的惊喜:“真的?!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啊?”

        盛以:“……”

        很不好意思,这个问题的答案,任务卡上还真没写。

        但又不等盛以回答,安老师又自顾自地说了下去,隔着屏幕都能看见安老师脸上是如何的笑意。

        “不管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都很好,”安老师都有些语无伦次了一样,“都很好,特别好。阿久,老师真的很开心!”

        只是有个喜欢的人而已,老师竟然开心成这样吗?

        不只是一旁的江敛舟,周围的嘉宾、屏幕前的观众,都觉得有些奇怪了起来。

        盛以却莫名就有些难过,又有些开心。

        她抿了抿唇,朝着电话“嗯”了一声。

        “老师一直很担心你,看到你的画,老师觉得一点问题都没有,甚至比老师画得还好。”安老师又笑了一声,“只是我现在每次想到你,都很难不去想起当初刚见到你的样子。”

        安老师没在看直播,并不知道盛以正在录节目,也不等她拒绝地又说了下去,

        “那会儿的你躺在病床上,你妈妈跟我说你也不哭也不闹的,车祸后知道自己右手受了伤,再也没办法画画了,也只是‘哦’了一声。后来我跟你聊天,你也就是听听,却不跟我说话。直到有一次我清早去看你,你那会儿刚醒来,做了梦,跟我说了第一句话。”

        安老师似乎有些感慨似的,“你说,‘安老师,我真的好想画画啊’。”

        “阿久,不瞒你说,我当时就出了病房哭了起来。”

        “然后想,不行,我一定要教你画画。”

        盛以张了张嘴,却又一句话也没说。

        “阿久,几年过去了,你依然是老师最喜欢的、最得意的学生。”安老师很认真地说,“从右手换成左手,从我最开始带你时你连线都画不稳,到现在你画得那么好,我真的很满意。所以,我现在最担心你的就是,还能不能开开心心地喜欢一个人了?”

        这通电话的最末,安老师说。

        “那人是叫江敛舟吧?我看过你们的一些片段,只有他在场时,你最开心。”


  (https://www.23xstxt.com/book/96362/96362540/32330196.html)


1秒记住爱尚小说网:www.23xstxt.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3xs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