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全世界都以为他暗恋我 > 第47章 暗恋第四七天

第47章 暗恋第四七天


【我从未料想到的剧情出现了友友们。】

        【舟哥真的要笑死我,  敢情在意的不是别人说舟哥暗恋阿久,而是在意别人怎么不觉得阿久也暗恋他……】

        【行吧行吧,满足你的心愿。以后我们在微博许愿时,  就声称你们是双向暗恋、久别重逢可以了吗?】

        【笑死了,“在微博许愿”哈哈哈,这是把微博当成许愿池了吗?转发越多成真的概率就越高?】

        【?竟还有这样的说法?那我现在就再去把这条微博转发五十条!】

        ……

        盛以:“……”

        盛以:“先不说别的,我就想知道怎么就是我把孔明灯许愿的机会让给你了?难道不是你心机叵测,从我手上骗来的许愿机会吗?”

        狗比就是狗比。

        江敛舟懒洋洋一耸肩膀,长指拈起一粒葡萄,轻剥开皮抿进嘴里。

        剥皮时,  紫色的葡萄汁沿着指尖往下淌。

        他抽了张湿巾,边擦着汁水、边漫不经心地回答:“那谁知道呢?我就是正常出的,  以往都是我输,  结果那天我赢了,不是你让给我的还能是怎么?”

        盛以:“……”

        她的人生座右铭,从此刻起就变成了——

        不与狗比论长短。

        半个小时的时间过得飞快,  也就互动了几条、跟江敛舟逗了几句嘴而已,  眼看就到了八点钟。

        相比起之前的两次录制、也就是四期节目而言,  显然这期节目蹲等的人更多。

        一方面是之前的几期节目,《同桌的你》都以极高的水准频频出圈,被称之为本年度综艺界清流,以“木以成舟”为代表的几大cp更是狂吸了无数cp粉,  各大平台都引起一股新的潮流,“木以成舟”更直接荣升bg之光;

        而另一方面嘛……则是因为,第三次录制时,  短信提问环节留下了好大的一个关子。究竟是谁发送的短信、谁又是怎么回答的……节目组全都没有在直播录制时公开,  自然有无数人惦念不已。

        说实话。

        盛以也挺好奇的。

        江敛舟那天收到了三条短信,  他回答了两条,而恰恰好是自己问的孔明灯心愿,他没回答。

        所以对她来说,今天自然也是个揭秘时刻。

        时针指向八的那一刻,《同桌的你》准时开始播出。

        在它每周都极具特色的片头过后,便开始了本周的节目。

        第三次录制也只过去了一周的时间,但怎么说呢……

        每次看节目的时候,盛以都会觉得,做录节目的嘉宾和做看节目的观众,完全是两种感受。

        比如。

        录制的时候,她敲门进会客室没人应,也没觉得什么;江敛舟敲门进会客室她没应,她也没觉得什么。

        可现在看节目就觉得……

        好!智!障!啊!

        智障到她忍不住转头问江敛舟:“你当时推开门见到我,至于吓成那副模样吗?”

        江敛舟:“?”

        江敛舟:“那谁让你一个人在里面坐,问节目组要了吃的喝的之后,连我敲门都懒得应了?现在又怪我?”

        第一次过来、没什么经验的工作人员压低了声音,问一旁带自己的摄像老师:“老师,那个……江老师跟盛老师会不会等会儿就吵起来?”

        摄像老师摇了摇头,看那个工作人员一眼:“你一问出这问题,就让人觉得你也太年轻了,丁点不知道江老师跟盛老师的习惯。他们俩这叫吵架吗?这叫打情骂俏,打是亲骂是爱你懂不懂?”

        确实母胎solo的工作人员:“……不、不懂。”

        摄像老师再摇摇头:“你看着吧,江老师可喜欢盛老师了呢。这就叫年轻人谈恋爱,甜蜜着呢。”

        工作人员:“……”

        怎么回事。

        他为什么会觉得节目组里遍地木以成舟cp粉呢??

        但确实。

        他再看了几眼,江敛舟跟盛以斗嘴归斗嘴,两个人都没什么不开心的表情,斗完嘴继续看节目。

        并且很奇妙的,仿佛任何人都插不进去他们两个人的氛围之中一般。

        接下来的节目,自然便是江敛舟要帮盛以整理衣领,距离贴得确实有些近,而尹双……

        就没敲门地,走了进来。

        哪怕是再看一次,盛以依然:“……”

        为什么当时只觉得有一些奇妙的感觉,可剪在节目里时,配上那神奇的机位、再搭上剪辑师精心挑选的甜蜜bgm,江敛舟帮她整理衣领的这段……

        就显得如此暧昧呢?

        【就是说真的不能怪双双误会哈哈哈,舟哥跟阿久那个姿势,从双双那个角度看,就是要亲上去啊!】

        正好抬头,瞥到了这条弹幕的盛以:“……”

        盛以沉默两秒后,问江敛舟:“你看这段,有什么感想吗?”

        骚气的江大少爷稍稍思索,懒洋洋一点头,回答盛以的问题:“感想就是,尹双进来的不太是时候。”

        盛以:“……”

        她为什么长了张嘴。

        她为什么要问江敛舟这样的问题。

        【哈哈哈舟哥,我们英雄所见略同了!我也觉得双双宝贝进来得不是时候!】

        【能不能冒昧地采访一下您,舟哥,请问如果双双宝贝再晚一些进来,您还想做些什么呢?】

        【?前面的姐妹,你怎么这么不了解舟哥,那还能做些什么,当然是xxyyzz了!】

        盛以再瞥了眼弹幕,而后很礼貌地问工作人员:“请问有502胶水吗?没有的话,普通的胶带也可以的。”

        工作人员:“……盛老师您要做什么吗?”

        盛以客气一笑,语气也很友善:“把江敛舟的嘴堵住。”

        江敛舟:“……”

        而节目接下来的内容,自然就是第一环节的匿名短信提问了。

        直播录制时是以盛以的手机为主屏幕的,但此时播出,自然会将所有嘉宾的回答全部放出来。

        从盛以旁边的段明霁开始,依次展示问题,而回答问题的方式——

        则变成了补录的备采环节。

        当然,备采环节,也只有已经在直播时公布过答案的盛以,并没有进行。

        终于,转了一圈之后,轮到了盛以另一边的江敛舟。

        剪掉了当时江敛舟在会客室念出短信的片段,直接补上了备采。

        毕竟是人气最高的嘉宾,节目里留给江敛舟的这段备采时间,确实比较长。

        “你这次一共收到了三条短信,分别是哪些呢?”

        江大少爷记忆力一向出色,这次压根就不需要看手机,懒散而答:“第一条问的是我为什么没有去top高校,而去了景大;第二条问的是我在孔明灯上许下的心愿,我申诉后改成了最后一条心愿;最后一条短信问的是我有没有暗恋过人。”

        “那你可以猜到这三条短信分别是谁发给你的吗?”

        江敛舟把左手手肘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啪”地一声碰倒了节目组的logo牌。他漫不经心地把牌子扶好,回答:“我没猜错的话,第一条是汪桐欣发的,第二条是盛以发的,第三条是宗炎发的。”

        此时,节目剪辑切回了匿名发短信的片段。

        三条短信“嗖”地一声发出去的瞬间,镜头一点点上移,从手机屏幕移到手指、再移到衣服、最后是脸——

        依次是汪桐欣,盛以,宗炎。

        一人不差。

        整个直播间都震撼了。

        【卧槽卧槽,我汗毛瞬间就起来了!我以为嘉宾们肯定全都蒙在鼓里,什么也不知道的,结果就只有我什么也不知道而已!】

        【舟哥可太牛逼了,这么神秘兮兮的环节都可以猜得这么准,是怎么猜到的啊?】

        【宗炎……我笑死了,你们记不记得录制那会儿,舟哥念了自己的短信之后,双双特别惊恐地看宗炎,用眼神问他谁这么大胆问这些问题,宗炎当时还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结果!宗炎,你真的好家伙!】

        “那这三条短信,你回答了哪些,又回答了什么呢?”

        江敛舟稍一点头:“第一条,问为什么去景大的……首先,我是景城人,自然对景城大学很有感情。而且景大也是一个很好的学校,它带给了我很多很多,我也在那里认识了很多好朋友,包括你们所知道的许归故,我到现在都很喜欢那里。”

        他顿了顿,“其次……有一个人跟我说,景大的美术系和音乐系都很好,所以我一直很向往那里。”

        屏幕前的盛以一怔。

        ——这句话确确实实是她跟江敛舟说的。

        景大有她很喜欢的一个美术系教授,而当时江敛舟又一心想要去学音乐。

        就是那次跨年夜,他打电话跟她说“happy  new  year”的时候,问她是不是想去景大,她说是。

        艺考结束,盛以名次很好,已经半只脚踏进了景大。

        她回景城一中复习文化课,有一次拿了物理题问江敛舟,问完又说:“那你要去哪里?”

        江敛舟的笔在指尖转了一圈,掀了掀眸:“去个音乐系还不错的学校吧。”

        盛以“唔”了一声:“景大的美术系跟音乐系都挺好的。”

        盛以蓦然之间,便有几分说不清楚的难受了起来。

        她张了张嘴,正想开口跟江敛舟说些什么,便听见备采工作人员又问:“那你有后悔过当时去景大吗?”

        江大顶流蓦地轻笑了一声,语气里带着几分无奈:“你们节目组这问题问得,是想让我怎么回答?想让我告诉我们学校,我后悔去你们那里了,好让景大把我的毕业证和学位证都给撤销吗?”

        节目组幕后的工作人员们都忍不住齐齐笑出了声。

        江敛舟便摊了摊手:“行吧,那就如你们所愿,我后悔去景大了可以吗?”

        盛以抿了抿唇。

        她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自己该作何心情。

        准确来说,她应该跟江敛舟道声歉的。尽管当时并没有真正约定好要一起考景大,可她还是失了约。

        那不管是不是在开玩笑,江敛舟说后悔……也都是应该的。

        毕竟按照江敛舟当时的成绩,就算因为想学音乐不去清北,那全国几个top的音乐学院、甚至是国外的学校,都可以由着他挑。

        ——而不是一个综合性大学里的音乐系。

        可知道归知道,盛以还是因为江敛舟这句话,而愈发心情复杂了起来。

        节目里。

        江敛舟继续说:“第二个问孔明灯的问题,我没有回答。而第三个问我有没有暗恋过人的问题嘛……”

        他垂了垂眸,作出一副回忆往昔的模样来,“还真暗恋过,也告白过。”

        【???】

        【等等等等,不是,怎么突然这么劲爆了,不、不对啊这剧情!】

        【暗恋过我可以猜到,告白过是怎么回事?!难道当年暗恋过的人不是阿久?再不然就是跟阿久告白了,结果阿久拒绝了?!】

        【啊这,前面的姐妹猜的两条,我怎么都觉得这么不可能呢……】

        江敛舟轻笑了一声,摇了摇头:“是用qq小号跟她说的‘想和你在一起’。可惜没有任何的回音,倒也算是赶了回暗恋的时髦?”

        【qq小号……江敛舟,得亏你想得出来!】

        【只有我一个人关心那个人到底是不是阿久吗orz,jlz有本事你就把话给我说清楚了。】

        盛以瞥了一眼旁边正兀自吃着葡萄的江敛舟,江敛舟又抿进去一颗,声音有些含糊:“你也要吃?”

        盛以:“……”

        盛以:“你为什么用了qq小号而非大号直接说?”

        “那我要是被拒绝了多尴尬,”江敛舟“啧”了一声,“用小号表白,要是能给我点客气的回应,起码表明不会让我掉面子是不是?”

        盛以稍稍一沉默:“正常人应该都不会有所回应吧?”

        【??阿久你怎么回事!正常人肯定会好奇那是谁的好不好!】

        【你们别忘了,阿久这样的,肯定是从小被人表白到大的,她肯定会觉得这是哪来的傻x,当然不会有所回应啊。】

        这个话题有点无解,但幸好接下来就到了盛以的短信回答时间。

        观众们尽管已经看过了这里,但依然把注意力放回了视频里。

        答案就此揭晓。

        盛以收到的短信里,有两条都是江敛舟发的,分别是“为什么大学期间没有继续学画画”和“有喜欢过人吗”。

        “为什么现在不用右手画画了”是俞深发的,而最大胆的那条“男嘉宾里挑一位谈恋爱”……

        是尹双发的。

        【?本期节目怎么永远都在超出我的想象!】

        【朋友们,我真的没记错,双双跟宗炎真的绝配……录制的时候,阿久刚念完这里,宗炎就用眼神问双双,是谁这么大胆问的这个问题,双双还表示她!不!知!道!】

        一直漫不经心坐在沙发上的江敛舟,这时终于看向了屏幕。

        紧盯着盛以打字、回答最后一道问题的手。

        直到,他眼睁睁看着盛以打出了“江敛舟”三个字,发送成功,才别过了头,作出一副刚才并不太在意的模样。

        又捻了一颗草莓去了蒂,靠在沙发背上,早已胸有成竹一般:“还知道选哥,算你有点良心。”

        盛以:“……”

        怎么回事。

        每次看到江敛舟臭屁地翘尾巴,都很想狠狠再狠狠地踩一脚。

        【男人,不要装了,你的唇角已经飞上了天。】

        【jlz内心:鸭头,不要说了,你不爱哥还能爱谁?】

        【鸭头,你只是嘴倔,哥都懂,你心里有哥。】

        【有!毒!吧!你们小心都会被江敛舟那个记仇的男人给拉黑!】

        ……

        截止到目前,节目都一切正常。

        江敛舟今天也确实是坦荡,坦荡到盛以都开始有些怀疑是自己多想了。

        毕竟要说有工作好像也算正常,这几天提起直播,江敛舟也都反应很自然。

        正在盛以暗自揣摩的时候……

        节目就进行到了第二环节,也就是打乱固有分组、去美食节寻找设计主题的环节。

        一开始自然是小组搭车前往美食节的过程,其他两组先播了一段,而后便播到了盛以和俞深这组。

        江大少爷着实是个记仇的人,眼看已经录制完一周了,人家俞深也就跟盛以一组了没多久而已,可播到这里,大少爷仍旧一副冷嘲热讽的模样。

        刺哄哄的。

        直到……节目组把平板给了盛以和俞深,他们两个人开始在车上看起了江敛舟和汪桐欣的直播间。

        江敛舟:“……”

        他缓缓缓缓转过头,看向盛以,“所以,你们在车上,就看到了我在车上说的话?”

        盛以面无表情:“嗯,听见你在跟桐欣说,我很节俭,你送我的东西我都珍藏得好好的,哪怕是一支芭比粉的口红。”

        江敛舟:“……”

        【欢天喜地!我等这一刻等太久了!】

        【jlz,让你天天骚话一堆,你的翻车才刚刚开始而已哼哼。】

        接下来的部分,自然是江敛舟和汪桐欣去找糖画摊老板做任务了。

        大概是之前盛以在车上看他直播的部分,太出乎江敛舟的意料了,直接打击到了江大少爷的嚣张气焰,以至于江敛舟这会儿……

        便显得有几分心虚了起来。

        盛以瞥了江敛舟一眼,心里有了些底,愈发专注地看起来了接下来的节目。

        ——就看到了江敛舟著名言论之,“她非得说害怕,要抱着我腰”“她非得让我背她过去”“她就是闹着要跟我一组”。

        并且,一连五通电话。

        行了,那天江敛舟跟她一起做任务的时候,为什么打电话给池柏时、池柏挂掉,有原因了。

        江敛舟:“……”

        【安息吧,jlz[蜡烛][蜡烛]】

        【江敛舟你不是号称自己什么都不怕的吗?那你现在怂什么?】

        【不怕别的跟怕老婆哪能混为一谈?再说了,我们舟妻管严又不是一天两天了~】

        盛以没说话。

        这期节目播到了大家选完主题,最后一个大环节自然如同往常一样留到了下期节目再播。

        直到片尾曲响起,会客室里陷入一片寂静。

        ……江敛舟也没敢先说话。

        盛以慢吞吞地端起牛奶喝了一口,而后语气很核善地问:“听说……我抱你腰了?我非让你背我过去?我闹着要跟你一组?”

        江敛舟“咳嗯”一声清了清嗓子,试图狡辩:“那个……为了完成任务嘛,我就夸大其词了一些,应、应该罪不至死吧?你肯定可以理解我的对不对?”

        盛以放下牛奶杯,朝着江敛舟露出个微笑来。

        而后站起身,摆了摆手:“行了,既然rea已经做完了,那我们今天的直播也到此结束吧。我走了,下次录制见。”

        江敛舟:“……”

        直播间关闭了,带着一众网友们看热闹的、或者是担心小情侣的心态,消失不见。

        江敛舟站起身,挣扎开口:“那我送你回去吧,正好我也回湖悦山色。”

        “不用了,我还有些事要思考。”盛以拒绝了,踩着小高跟“哒哒哒”就出了会客室。

        江大顶流……

        在一众人同情的目光中,瘫倒在了沙发上。

        手机“叮当”一声响,他连忙拿起看了一眼。

        【池柏:舟哥,自作孽不可活。】

        江敛舟:“……”

        -

        盛以其实并没有生气,她的确是有些事情要思考。

        江敛舟在,她有些思考不清楚。

        但与此同时……

        江敛舟跟自己道声歉是必须的吧!

        都那么编排自己了!

        现在再想想,以前读书时,江敛舟估计也没少跟他那些哥们儿编排自己吧?

        盛以想着想着,却没忍住轻笑出了声。

        她把之前接的客稿、也就是画她跟江敛舟cp图的那张,再收了个尾,发给单主看了一眼。

        仿佛24小时在线的单主立马狂吹了一大通彩虹屁,最后还不忘告诉盛以:“太太,你一定要把这张图发在微博上呜呜,这张图!值得全世界的人看到!”

        盛以:“……”

        行吧。

        她边想着,边又看了眼手机。

        还是没动静。

        算了。

        要是等会儿她发了微博,江敛舟还没给她发消息,那她就……

        勉为其难地屈尊降贵打个电话过去吧。

        免得那位大少爷因为这件事自闭。

        盛以轻哼了一声,想着果然还得靠人美心善的自己。

        而后把稿件按照单主要求处理了一番,上了自己“望久”id的微博,忽视了一大堆的私信和转赞评,把那张cp图发了上去。

        刷新微博的一瞬间,无数条评论加载了出来。

        【!!我刷到了什么!绝美,木以成舟绝美图!吹爆太太呜呜。】

        【望久太太也是木以成舟cp粉吗?天哪我的次元壁破了!好快乐,我跟我喜欢的太太嗑了同一对cp。】

        【是谁看了图又在哭、又在重温那个舞台?是我,我怎么这么容易破防tt】

        再刷新一下,最热评就变成了——

        【太太有嗑到最新的糖吗?我已经嗑到醉生梦死了,谁都不用叫醒我,谢谢。没看到的指路江敛舟v】

        最新的糖?

        江敛舟的微博?

        盛以一从故舟工作室回到家,便开始忙起了工作,一直到现在、十点半了,都没来得及刷微博。

        江敛舟更博了吗?

        他有时间更微博,就不能给她发个信息吗?

        她刚还以为自己走了之后,江敛舟又在忙工作的事情、才没联系自己。

        盛以没忍住撇了下嘴,但还是点进了江敛舟微博主页,打算瞄一眼他这是发了什么,又引得cp粉在发疯。

        刚一点进去,盛以就愣了一下。

        配文很简单,短短几个字。

        江敛舟v:“我错了  盛以。”

        配图是一张照片。

        点开来——

        那位向来肆意洒脱到有些目中无人的大少爷,此时期期艾艾地……

        跪在了搓衣板上。


  (https://www.23xstxt.com/book/96362/96362540/32382180.html)


1秒记住爱尚小说网:www.23xstxt.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3xs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