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全世界都以为他暗恋我 > 第37章 暗恋第三七天

第37章 暗恋第三七天


两个人之间再次寂静了几秒。

        江敛舟缓缓缓缓转过头看向盛以。

        盛以:“……”

        江敛舟似乎还挺不可置信:“在我不知道的时候,  你就是这么毁我名声的?”

        盛以:“?”

        她嗤笑一声:“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毁你名声了?”

        江敛舟虚虚朝着自己眼睛一指,意思很明白——

        两只眼睛都看见了。

        盛以:“?”

        江敛舟挺有理有据:“她哪能自己叫你嫂子?况且,她说刚才就见到你了,  那会儿已经在叫你嫂子,你怎么没纠正她?”

        行,  还挺会正反结合辩论。

        盛以:“说得好像你还有名声这种东西一样。”

        江敛舟:“?”

        盛以:“还记得我今天给你看的帖子吗,那么多人都怀疑你暗恋我了,  你哪还有清白可言?”

        说完,盛以懒得再就这个实在没什么意义的话题进行探讨,  朝着江敛舟一挥手,转身也朝着楼上走去。

        江敛舟:“……”

        盛以已经走出去了几步,江敛舟的声音自然也跟着放大了几分——

        如果说方才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见彼此说了什么,  现在……

        周围来来往往、本就在注意着他们的人,  也跟着听了个清楚。

        大家就这么听见他们英明神武、粉丝万千的老板,  对着盛以的背影,  满是不爽地说,  哦,  也可能是喊:

        “谁说我暗恋你了?!”

        进进出出的人员都很忙碌,更重要的是老板就在这里,  大家自然也不能停下来交流八卦。

        但。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

        所以,  这会儿细细留心,  便能看到你一个我一个地用眼神交流着,  眼睛里暗含兴奋的意味,  将这现场的瓜吃得那叫一个开心。

        所有人都明白了过来。

        哦,  看来是老板暗恋被未来老板娘发现了哦,  老板那个死傲娇还死不承认哦,  老板肯定还以为别人都不知道哦,  但他们其实什么都看透了哦。

        当天晚上,那栋已经打上“hot”标签的高楼,又刷新出了最新一层。

        【1029l:回复248l,不用猜了,jlz那样的人,被人猜到了暗恋的心思,是真的会恼羞成怒哈哈哈。】

        【1030l:???内部人士?求问你怎么知道的!】

        【1031l:这个不能说,但是可以告诉你,他确实很羞恼,恨不得去抓传出这个人的来问,他怎么就暗恋sy了?!】

        【1032l:……不知道为什么,尽管并没有亲眼见到那个场景,但我好像已经脑补出了jlz的语气=  =】

        【1033l:江敛舟,麻麻对不起你,在你小的时候没有教给你什么叫“此地无银三百两”。大家不要笑他了呜呜,现在他只是羞恼,再笑他,万一他半夜躲在被子里哭哭怎么办?是要让阿久去哄他吗?】

        ……

        江敛舟自然是不知道大家都在背地里讨论了些什么的。

        说句实在话,哪怕是在故舟工作室,工作人员们时不时就能见到这位圈子里的传奇,但江敛舟依旧是他们时不时讨论的对象。

        江大少爷对此并不是很在意。

        拜托,他可是江敛舟啊。

        被人讨论,那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所以这会儿,江大少爷兀自漫不经心地跟在盛以身后,一起往回走。

        再回到江敛舟最常待的录音室时,盛以甚至觉得自己有那么一些脚酸。

        ……以前路过时,怎么没觉得故舟工作室大成了这个样子呢?

        她往沙发上一瘫,整个人就实在懒得动弹了。

        江敛舟端了杯温水过来,坐在她对面,把水放在了中间的小茶几上。

        盛以瞥了一眼,很大方地夸赞他:“小舟子真的是越来越贴心了,哀家甚是欢喜。”

        江敛舟:“……”

        他沉默两秒,把水杯拿了起来,放在了自己右手边的地板上。

        盛以:“?”

        她实在是没忍住,长腿一伸,踹了江敛舟一脚。

        江敛舟倒也没躲,结结实实挨了这实在不疼不痒的一脚,还兀自“啧”了一声,又把水杯端过来了。

        顺带一如既往地发发牢骚:“我上辈子可能真是欠你了,姑奶奶。”

        盛以轻轻一哼,大佬作态:“知道就好。”

        稍稍一顿,她端起水杯抿了口水,轻声笑了起来。

        休息了一下之后,盛以放水杯时,顺手拿起了小茶几上的a4纸看了看。

        ——倒也不是她喜欢乱动东西,相反,盛以是个相当有距离自觉感的人。

        但实在是这份a4纸放得太过随意了,像是下一秒就能直接进粉碎机里一样。况且……

        她跟江敛舟,应该也不用客气到这种程度吧?

        江敛舟也没反对,盛以便靠在沙发椅背上,有一行每一行地看了起来。

        看一行,她觉得不太对一行。

        直到,她的目光落在了其中一行字上。

        ——第七专《december》特别曲。

        盛以:“……”

        盛以:“?”

        那种不对劲的感觉彻底落实了。

        她缓缓抬头,看向江敛舟,问:“这是什么?”

        江敛舟懒懒扬了扬下巴,脸上的表情倒是很明白——

        那上面不是写的吗?你连汉字都看不懂了?

        此刻。

        盛以甚至有些懊恼于自己为什么能看懂江敛舟的表情。

        她忍了忍,手上的动作倒是很迅速,飞快把那张烫手的a4纸放回了茶几上。

        沉默再沉默,盛以还是没沉默住,不敢置信地问江敛舟:“这么重要的东西,你怎么扔在这儿?”

        盛以当然看懂了。

        她知道江敛舟最近在忙新专辑的事,除了录综艺之外的时间,他几乎都快住在录音室了。

        江敛舟发新专辑,堪称是圈子里地震级的大事,这会儿自然也有不少人在关注着他的新专辑的事情。

        粉丝们更是摩拳擦掌,准备一上线就开始疯狂安利以及单曲循环模式。更让无数粉丝们期待无比的是——

        按照惯例,江敛舟在发了新专辑后,都是会开巡回演唱会的。

        盛以也知道,江敛舟之前已经发了六张专辑,张张绝品,每一张都有很多极为出彩的歌,在华语乐坛上留下了太多浓墨重彩的印迹。

        所以。

        哪怕她不知道《december》究竟是什么意思,也能明白这个“第七专”指的是什么。

        江敛舟,未发行的,新专辑的,特别曲。

        ……每一个词都能自带爆炸效果,而现在,就是四个炸弹组合在一起,在盛以的脑子里炸裂开来。

        这张a4纸上,词曲都有,全都是江敛舟亲自操刀,水准自然完全不需要质疑。

        如果今天不是她、是别人,看到了这张纸……

        江敛舟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甚至还有心思打了个哈欠,丁点也没有堪称故舟工作室最高机密被别人看到的惊慌。

        他随口解释了两句:“这儿向来只有我跟庄哥在,别人也进不来。至于你……”

        江敛舟的目光,便落在了盛以身上。

        莫名其妙的,盛以这一瞬间……

        甚至有些紧张了起来。

        她好像开始暗中揣测,江敛舟这一停顿后究竟是要说什么。

        说他信任她吗?

        可倒也不必。

        盛以向来觉得,真正由衷的、打从心底的信任,都是不会宣之于口的。

        就好像,她无论何时都会相信,江敛舟不会让她陷入任何危机之中一样的,信任。

        江敛舟却没有再继续说下去,而是把方才下楼之前,庄尧递给他的那份文件,放在了盛以面前。

        盛以一时间有些没明白。

        江敛舟却仍旧只是扬扬下巴,示意她打开看看。

        盛以的心跳蓦然加快,她抿了抿唇,不动声色地吸了口气,勉强淡定下来,翻开了那份文件。

        她看得先是很粗略,大致浏览了一遍后,又有些不可置信地一行一行看了起来。

        盛以这次是真的怀疑自己是不是能看懂中文了。

        好半天,她像是终于找回了自己遗失的语言系统、并且艰难地加以驯化了一样,颇为费力地从口中吐出来两个关键字:“……合唱?”

        相对于盛以的茫然,江大少爷却显得很是轻松。

        他甚至蓦然失笑,又嗑了一颗润喉糖含进嘴里:“有这么难以置信吗?”

        金属糖盒在他指尖转了一圈,硬质糖果与糖盒碰撞,当啷作响,“合作的分成都写在了条款里,有什么不满意的尽管提,好商量。你也知道……”

        江敛舟吊儿郎当地扬了扬眉,“你舟哥一向大方。”

        盛以:“?”

        这是大方不大方的事吗?

        ——确实,江敛舟足够慷慨。这份合作合同于她而言,简直堪称天上掉的馅饼。

        词、曲江敛舟包揽,设备和后续宣传故舟工作室操刀,声乐老师全程负责……等等等等。

        而版权费,五五分成。

        也就是说,她只需要开开口,这首歌一半的利润她都可以拥有。

        而江敛舟此时,竟还能跟她说分成好商量……

        盛以深吸了一口气,放下那份合同,看着江敛舟:“我又不是歌手,没学过乐理,怎么跟你合唱?”

        想想也知道,江敛舟这样的想找人合作一首歌,整个圈子的歌手都会排队送上门好吗?

        “《同桌的你》不是唱得挺好的?不必担心,你舟哥在,还能让你唱跑调?”他一出口便是标准江敛舟式的狂妄发言。

        盛以默了默:“可是……”

        江敛舟打断了她:“那些都不重要。”

        盛以一顿。

        江敛舟疏懒一笑,“重要的是,你想跟我一起唱这首歌吗?”

        盛以张了张嘴。

        她其实应该拒绝的。

        ——所有的理智都这么告诉她。

        按照她的计划,她只会录制《同桌的你》,其余任何事情都不会参加,广告也不会接。

        而这首歌,她更不应该唱。

        可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就是有一道隐隐约约的声音,在不停地告诉她。

        她如果没跟江敛舟一起唱这首新专特别曲,之后一定会后悔的。

        盛以问:“你这张专辑为什么叫《december》?”

        “唔……含义还挺多。”江敛舟单手撑着下巴,手肘靠在沙发扶手上,“十二月是一年的结束,所以要好好珍惜十二月,又要开启新的篇章了。”

        盛以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但一时间又实在说不出来。

        江敛舟单挑了挑眉,有一搭没一搭地把玩着糖盒,散漫道:“也不急,你回去……”

        “再考虑一下”这几个字都没来得及说出口,盛以便打断了他,“我跟你唱。”

        江敛舟怔然之间,盛以已经拿起了放在一旁的笔,翻到最后一页,龙飞凤舞地在合同上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江敛舟之前已经在落款处签过了名字。

        此时,两个人的签名放在一起,一个潇洒意气,一个清秀钟灵,竟透露着一种奇妙的和谐感。

        他拿起那份合同端详两眼,沉默几秒:“倒也不必把愿意跟我唱一首歌,说的郑重得仿佛接受了我的求婚一样。”

        盛以:“……”

        盛以:“?”

        盛以嗤笑一声,“你以为呢?我能签下这份合同,全都是出于对你的拳拳爱护之心好吗?”

        江敛舟扫她两眼,颇有几分兴致,像是同她探讨一般:“怎么个拳拳法?”

        这个词,高中语文课上,老师还特地强调了几遍。

        出自《中庸》,指赤诚的爱意。

        盛以之所以对这个词记忆如此深刻,完全是因为当时江敛舟正在犯困,语文老师就点了他的名字,让他站起来造个句。

        江敛舟盯着黑板上那个词看了两秒,站得松松垮垮的,造:“我同桌对我有拳拳爱护之心。”

        全班的哄堂大笑之下,正在素描本上涂画的盛以一脸懵逼地抬起了头。

        行吧,时隔几年,江敛舟这个问题,也算是给当年的语文课画上了个句号。

        盛以静默,而后站起身,走到了江敛舟旁边。

        江敛舟:“?”

        盛以对着他的肩膀就来了两拳。

        “懂了吗?就是这么个拳拳法。”

        江敛舟:“……”

        盛以:“没懂吗?要不然盛老师再教你一遍?”

        挨完揍的江敛舟毕恭毕敬:“谢谢盛老师,不用了盛老师,您客气了盛老师。”

        盛以心平气和,世界美好。

        -

        今晚是一月一度的望久客稿开放日。

        盛以除了一个月接少量的精致商稿之外,还会开放3-5份的客稿,一般是私人稿件。

        相比起商稿而言,普通客稿价位自然会低上一些。盛以的画稿质量奇高,她这几年来在圈子里的知名度越来越高,每个月开放的客稿数量又少,向来是供不应求的。

        这个月,盛以开的客稿数量是三份。

        八点准时开抢。

        链接先是疯狂被挤爆,wifi、流量切换个不停,还没刷新出来,望久那边倒是先发了微博:

        【谢谢大家的支持,本月三份客稿已经预约完毕,客稿会根据老板要求,再行决定会不会放到微博上。】

        评论瞬间刷出来一大堆。

        【为什么为什么,我怎么又没有抢到!】

        【这个月只有三份tt,老婆你是不是变懒了?!】

        【求求老板们同意把稿件发出来展示吧,想看老婆的画了呜呜。】

        盛以已经习惯了评论区的模样,淡定十分地就打开了跟三位抢到客稿客户的聊天框。

        前两位客户都还挺正常,照例描述了自己的需求,又约定了交稿时间、付了定金。

        盛以这才打开了第三位客户的聊天框。

        是个女孩子,而且是个激动异常的女孩子。

        【但愿舟长久:啊啊啊太太!是我抢到了单子对不对,我好快乐![转圈圈]】

        【望久:嗯,恭喜。】

        【但愿舟长久:那个……太太会接cp图吗?[对手指]】

        盛以:“……?”

        现在的cp粉都已经有钱到了这个地步吗?她的客稿可不便宜,买了她的稿子就为了画cp图?

        ……但按惯例来说,她除了实在画不了的,客稿都会接,毕竟别人辛辛苦苦抢到的。

        她缓了缓神:【……如果不是特别的黄暴,应该没什么问题。】

        【但愿舟长久:不不不!不会的,太太您能画我已经很开心了,我想自己印出来做一些周边!】

        【望久:嗯,有参考图片吗?】

        【但愿舟长久:[图片jpg]服装参考这个就好,pose的话,想要一个亲额头的行吗tt】

        点开那张图片时,盛以的目光偏了偏,又看向了这个客户的id。

        但愿舟长久……

        盛以:“……”

        她的脑子里突然有了些不太美妙的想法。

        图片加载了出来。

        ——很好。

        就是她跟江敛舟《同桌的你》舞台截图。

        她,盛以。

        画cp图画到了自己头上呢。

        客户还有一些别的要求。

        【但愿舟长久:太太,在发这张客稿展示的时候,您不用打码,也不用说这是客稿,直接发就好!】

        盛以:“……”

        没问题。

        这个月,跟江敛舟合作过的那个画师望久,是木以成舟cp粉的事,就会传遍大江南北了呢。

        【但愿舟长久:希望我下个月还能抢到您的客稿!】

        盛以:“……”

        不用了,谢谢,就让我安静地糊掉吧。

        -

        盛以走了之后,录音室里便安静了下来。

        江敛舟瘫在沙发上,打开微信,懒洋洋地给许归故发消息。

        【ivan:应织学妹会打你骂你吗?】

        【许归故:?】

        【ivan:我现在每天都能体会到什么叫,打是亲骂是爱。】

        【ivan:她好像真的很爱我啊。】

        【许归故:……】

        哪怕身为多年好友,此时此刻,许归故也依旧难以在拉黑江敛舟,或者狠狠给江敛舟两拳中,做出一个完美的选择来。

        他想了想,最完美的可能只有……

        先狠狠给江敛舟两拳,再永远拉黑他。

        江敛舟都做好了就此结束对话的心理准备了,刚拿起曲谱,就看见许归故又发了条消息过来。

        【许归故:和探讨这些毫无根据的臆想相比,我更想跟你说的是。】

        【许归故:下午给你发的消息,你人呢?】

        江敛舟:“……”

        许归故不说倒好,他一说,江敛舟便又想起来了电梯里的静谧瞬间。

        正准备与许归故就此割席,江敛舟又隐约记起,许归故下午发给自己了三条语音。

        而他,好像只听了两条。

        这么一想,江敛舟决定暂缓割席计划,把消息列表上滑,翻出了自己还没听的那条语音消息。

        还是挺长的一条。

        他纤长好看的手指轻点,语音开始播放。

        许归故:“我突然记起来,后来你红了之后、已经不需要接这种站台推广活动了,却突然大老远地跑去又接了一次。我今天收拾东西,翻出来了那次的合同,才发现那个品牌的董事长,姓盛。”

        许归故又发了消息过来。

        【许归故:听过了?】

        【许归故:你当时想去做什么?】

        想去做什么啊。

        时间大概确实有点久,江敛舟竟然还真的回忆了一番。

        大概是……

        想去碰碰运气吧。


  (https://www.23xstxt.com/book/96362/96362540/32401655.html)


1秒记住爱尚小说网:www.23xstxt.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3xs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