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全世界都以为他暗恋我 > 第30章 暗恋第三十天以身抵债

第30章 暗恋第三十天以身抵债


盛以正紧紧盯着江敛舟的表情看。

        。

        他看到自有剪刀、而是了石头的那一刻,  脸上难免带了些诧异。

        ——但不知道他诧异的,究竟是他自竟赢了,还是……

        盛以竟的是石头。

        但等盛以多,  江敛舟脸上的那一抹诧异,便已经转变成了无比自、一看就是独属于江大少爷的,  嘚瑟。

        他还伸手,盛以面前晃了晃自的“布”:

        “看,  哥迟早有翻身的那天。”

        盛以:“……”

        一时间有些无语,甚至有点狠狠地踹江敛舟一脚。

        但还等动作,江敛舟又看了眼差几步就到了的干净沥青路面,摇头感慨,一副“我特么怎么会美心善到个地步”的模。

        “算了,看看你那身板,  回头该说我压榨童……”

        他那个“童工”舌尖打了个转,顿了顿,  似乎隐隐回忆起了方才的什么触感,换成了,  “……工了。”

        说完,  大少爷摆了摆手,  信步往前走过去。

        方才背着盛以走了几步,他本来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的鞋子上,  已经溅上了不少的泥点。

        盛以跟他做了两年同桌,  自是知道江敛舟有轻微的洁癖的。

        那会儿很多都忙于学习,似乎也那么多注意形象的。江敛舟就是能从头发丝到鞋带,都干净得仿佛刚从包装里拿来一。

        会儿的模,已经算是江敛舟颇为狼狈的时刻了。

        ——当,指的仅仅是表。

        哪怕鞋子和裤脚都沾上了泥点,  但他依旧随『性』且自。

        好像就是江敛舟特别的地方所,从以前到现一如是。

        会有意的事情,比如有一些洁癖,但却从不会为些“意的事情”所困扰。

        所以,他好像永远志得意满,潇洒自由。

        盛以有时候都会忍不住,江敛舟的,真正的天之骄子,他会有因为某件事、某种物品而被困的时候吗。

        好像有。

        轻哂一声,再多,抬起头来。

        ——正正撞进江敛舟回过头、看向的目光里。

        他似乎有些无奈,又有些盛以看不分明的别的意味。

        问。

        “怎么,几步也让我背你?”

        ……

        【我!要!死!了!!!】

        【呼吸机,快,呼吸机!救救我,怎么会甜到种地步……】

        【说来就离谱,我看一些□□,面无表情、毫无波动;看舟哥背阿久,小脸通红、心脏狂跳,怎么回事tt,我是不是突发心脏病了友友们?】

        【正常正常,谁能受得了纯情挂啊……】

        【前面的姐妹,说句实话,我觉得不是纯情不纯情的问题=  =。你脑补一舟以doi呢……】

        【……120!120!】

        ……

        盛以缓缓回神,嗤笑一声,抬头挺胸:“哪用得着?”

        嘴上么说,但本来干干净净的鞋子,就要因为短短几步路而沾上雪泥,盛以多少还是有些小心翼翼的。

        刚准备抬脚,便见江敛舟又漫不经心地走了回来,转过身、蹲,垂着眼皮:“行了,大小姐,是我主动背您以吗?”

        盛以忍住,别过头,压了压已经溢到唇角的笑意,才轻轻趴上去,压了他背上。

        面上偏偏淡定一扬头:“都是你的荣幸。”

        江敛舟又“啧”了一声,继而也不住笑了:“也是,旁背盛大小姐,还资格呢。”

        盛·bking·以,冷冷淡淡,傲视苍穹:“你知道就好。”

        ……

        杨导看了眼实时数据,走向江敛舟和盛以边的监视屏,觉得自的心脏实是不算太好。

        他深吸了口气,努力稳住身形,问负责监视的工作员:“他们是做什么?我就是去看了看薛青芙那边,江敛舟里的观看数据怎么就瞬间飞涨了?”

        每次他一转身,江敛舟和盛以的直播间就保准意!

        工作员:“……也做什么吧,就,猜了个拳?”

        杨导:“?”

        工作员:“后,舟哥背了背盛以姐?”

        杨导:“??”

        就是说……

        现的观众们,到底都爱看什么……?

        杨导初到了,只要请江敛舟来,收视保证有问题。

        ——但确实也到能有问题到种程度。

        幸福又沧桑jpg

        次的任务目标是要拍30张带有风景的合照,以及10张美食照。

        美食照要求嘉宾们自行拍摄,但带有风景的合照则以找别来拍。

        当,如找别来拍的话,评分时会降低技术占的比重,主要看两个的pose与风景的适配度。

        方才江敛舟后背盛以那几步前,突发奇,放盛以前,让一位工作员帮他们抓拍了一张。

        ——里虽条件比较艰难,但风景确实还算得上清新自。

        尚未完全融化的积雪与泥土交融,远方白雪皑皑,山影重重;近处草木堆叠,叶子上的雪水欲滴未滴……

        吸睛的,自还是那对男。

        俊朗的男脸上带着笑,鞋子上溅着泥,他却依旧清隽疏懒;背上的孩儿穿着的鞋子一点点脏污都有沾到,表情倒是平静,细细看去,怎么都觉得的耳朵透着粉意。

        是静态的照片,一看便惹得会心一笑,一眼便能看到所有的故事。

        仿若……

        天生一对。

        【……我只问,到时候些照片能全都放来吗orz,30张,一天一张,我的桌面背景全都有了。】

        【又被甜得尖叫,又莫名流泪。也不是别的,只是觉得很幸福。】

        【太美好了真的,我今年大的愿望已经许过了,求求木以成舟是真的吧,让我再相信一次爱情吧!】

        ……无论怎么说,前面的段路上虽也荒凉,但起码好走了一些。

        走泥水后,江敛舟又往前走了几步、到了完全干净的地方,才盛以放了来。

        孩子很轻。

        他有时候都会,盛以不矮,看上去倒也匀称,但只有趴他背上的那一瞬间,他才会暗暗心惊——

        怎么会轻成个子。

        每天有好好吃饭吗。

        盛以其实还是有那么几分不自的。

        从未跟男有过如此亲密的接触,哪怕比起刚刚重逢时的尴尬,现和江敛舟已经找回了熟悉感,但依……

        清了清嗓子,环视了一周围,问:“我们现要往哪走?”

        节目组倒是给了他们挺大的自由,只要求不圆圈即,有对路线做任何的限制。

        ……当,盛以看来,只要是个圆圈里,路线究竟如何、有有做规定,也有什么太大的意义了。

        反正都很,荒凉。

        但显,江大少爷向来是一个不懂放弃的,所以会儿还垂死挣扎。

        他对着地图琢磨了一,而后伸食指,地图的一角轻轻点了点:“先去里吧,里靠近中部的市区,应该会有一些店面,去吃点东西。”

        盛以便无无不地点了点头。

        确实,风景合照还算好办,美食确实实打实地让头疼。

        总不能别拍的都是极具风情的食物,他俩……

        拍了条泥鳅?也算极具风情了是吧?

        考虑到嘉宾们需要步行拍摄,节目组给的圆圈有很大,两个便慢悠悠地、跟散步似地往目的地走。

        【去看了看,次真的占的劣势好大呜呜。民俗风情聚集地那里,到处都是以拍的特『色』民俗;美食街那里,段明霁和汪桐欣已经吃嗨了;就连宗炎跟尹双都市区玩得开心。再看看里……】

        【别:《同桌的你》;木以成舟:《我与自》。】

        但弹幕如此绝望的时刻,直播间里的两位大佬依旧优哉游哉。

        里算是郊区,偶尔还能碰上几个村子。

        两个甚至会儿还能停来,跟村民聊上两句。

        z市旅游胜地,以前也有不少节目来z市拍摄,所以别看里的村民住郊区,但对江敛舟和盛以身后的摄影机都见惯不怪了。

        拐个弯,还碰见了一位大叔,一手提着一红灯笼,灯笼上还带着点雪印子。

        大叔一瞥江敛舟跟盛以:“哟,大侄子、大侄,拍节目呢?”

        江敛舟看盛以:“你认识?”

        盛以不答反问:“你认识?”

        ……好,别说,大叔还挺自来熟。

        大叔不仅自来熟,还热情:“都一点半了,你们吃饭啊?录节目还挺辛苦吧?大过年的也不能休息。”

        盛以闻言,蓦地眼睛一亮:“还呢叔叔,您吃了吗?”

        朴实的大叔丁点意识到就是圈套:“正准备吃呢,家里今天做的火锅。”

        说完,他就像平时跟邻里客套一般,“来吃点呗?”

        江敛舟跟盛以的默契,一刻达到了峰值。

        两个齐齐一点头:“好啊,谢谢叔叔。”

        ……还挺有礼貌。

        大叔:“……”

        大叔:“?”

        【我迟早要笑死里哈哈哈】

        【上次录制,蹭的阿姨的摊子,次又来蹭大叔家的饭吗?】

        【你们看见大叔脸上的『迷』茫了吗,简直写满了“我是谁我哪里我刚说了什么”……】

        大叔张了张嘴,正准备说点什么,便见到江敛舟已经看似懒洋洋、实则一点也不慢地走了过来。

        大叔不关注娱乐圈,只觉得位看上去眼熟、但对不上名字,还说话,江敛舟轻轻笑了笑。

        ——就跟那画报上的神仙似的。

        说句实话,大叔活到现,就见过好看成的。

        的本质都是颜狗。

        他到嘴边的话顿住,江敛舟已经散漫笑着开了口:“大叔,您红灯笼是要挂上去吗?我帮您吧。”

        大叔愣愣地回:“被风吹来了,准备再挂上去。”

        江敛舟轻轻一点头,从大叔手里接过那灯笼:“问题,包我们身上。”

        说完,回过头看了盛以一眼。

        盛以心领神会,也带了笑走上来。

        大叔再细看盛以。

        ——就跟那画报上的仙似的。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大叔左右手里的灯笼已经全都递了去。

        那神仙跟那仙一手里提了一个,本来很普通的、已经有些陈旧了的灯笼,他们俩手里一放……

        瞬间就成了艺术品。

        还有工作员起哄:“挺好看的,就拍一张吧!”

        江敛舟向来五感灵敏,家随口嘟囔的,他也听得一清二楚。

        稍一思索,江敛舟觉得竟还挺不错。

        ……两分钟后,盛以看着那张新鲜炉的照片,怎么都不明白自到底是哪里不对,竟同意了拍。

        照片上,江敛舟跟盛以一提着一只灯笼,站大叔家门前,分居左右。

        红『色』的春联,红『色』的铁门,红『色』的灯笼。

        和忍不住带了微笑的他们俩。

        大叔看了眼,直夸好:“真喜庆!就跟那结婚……”

        他顿了顿,一时间有点捉『摸』不透神仙跟仙的关系,“照”字就敢再往说。

        【啊啊啊说来!大大方方说来!就是结婚照有错!】

        【呜呜呜又甜又爱,jlz跟sy每次都有完全不同的任务解决方案。】

        【以啊木以成舟,来大叔家一趟,风景合照跟美食照都解决了一张。】

        大叔倒到,江敛舟说帮他挂、就是真的帮他挂。

        他本来觉得江敛舟模,怎么都不能是会做种事情的。但梯子一搬来,江敛舟还真就提着手里的灯笼,对盛以道:“帮我扶着梯子。”

        盛以应了声,走上前,双手扶住。

        江敛舟边挂边问:“偏吗?”

        等大叔开口,盛以已经接了话:“往右一点……嗯,好。”

        说完,江敛舟还说话,便自而另一只灯笼也递给了他。

        江敛舟接,盛以抬头看他,挑眉疑『惑』。

        江敛舟便有几分无奈:“得梯子搬个地。”

        盛以:“……哦。”

        心里疯狂骂自蠢,面上倒是什么也不显,自有大佬风采。

        看着江敛舟梯子挪到另一边,再上去,盛以又扶住梯子、给他递灯笼:“嗯,对,再往右一点……ok了。”

        ——等江敛舟来,目睹了全程的大叔,都一句话也能『插』进去。

        也说不为什么。

        明明看江敛舟跟盛以刚才的表现,看上去都不是不好接近的。他们两个说话的频率也有太高,不至于连个缝隙也有。

        就是……

        浑一体。

        『插』不进话,也不『插』话。

        是无比奇妙的感受。

        仿佛只是看着他们对话,就能平和来,是莫名的幸福感油而生。

        似乎他们只是站一起,便已经成了“美好”的代名词。

        【是什么新年里小夫妻一起挂灯笼的画面啊友友们,我被狠狠治愈到了……】

        【好,以后阿久嫁了麻麻就放心了,看jlz的子,像是会做家务的,不错不错。】

        【我现只魂穿大叔,大叔,您能写个1000字小论文告诉我,我的cp现场有多好嗑吗tt我会感谢您一万年的!】

        灯笼挂好,大叔便搓了搓手:“进来吃火锅吧。”

        自认为做了事的江敛舟跟盛以也客气——

        主要是临近中午,再不吃饭就要饿死了。

        俩跟大叔身后往里走,一个赛一个地坦『荡』。

        能隐约看来,大叔家也就是普通的家。

        院子里养了几只鸡,大叔莫名有些不好意思,过去『摸』了几个蛋来,带他们两个进了里屋。

        大婶正准备食材,摆电磁炉上的锅子里煮着汤,放辣,似乎快要煮开了。

        周围放了些盘子,上面堆着各式食材。

        看上去什么值钱的,大都是青菜、豆腐之类的,但大婶依旧喜气洋洋的。

        眼看着一窝蜂进来一堆,还有扛着摄影机的,大婶愣了愣:“……你不是去挂灯笼了吗?”

        是挂了灯笼,还是捅了马蜂窝?

        大叔似乎也料到事情会发展到个地步,不自地挠挠头:“那个,大侄子跟大侄吃饭,刚帮了我忙,来吃点火锅。”

        江敛舟以退为进:“是不方便吗?”

        跟大叔一朴实的大婶,哪里见过种招数?

        连连摆手:“不是不是……很欢迎你们,那个,就是怕你们吃不惯。”

        大叔会儿倒是拿着鸡蛋先去了旁边的屋子——似乎是厨房。

        盛以正跟大婶说着话,怎么注意,江敛舟倒是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

        顿火锅吃得很奇妙。

        江敛舟跟盛以都是无辣不欢的,往常吃过的各式美味也不知凡几,吃起来火锅也都各有偏好。

        ——起码往常大概不会以青菜为火锅主菜的。

        但顿虽不奢华,能是大婶的手艺很不错、再或者是氛围实温馨,江敛舟跟盛以都吃得很舒服。

        张美食照是江敛舟拍的。

        到底是圈子里待了几年的,颇有一些审美。

        冬日里冒着热气、翻滚着汤水的火锅,周围青『色』、白『色』、红『色』均匀分布,说不上是多难得的美味,就是看了便让忍不住大快朵颐。

        ——盛以都吃到懒得去录节目了。

        琢磨了一,跟江敛舟商量:“你说,反正我们俩都是后一名了,要是完成任务也什么差别吧?”

        江敛舟:“……”

        大少爷要多不满有多不满,“谁说我们后一名?”

        盛以:“?”

        盛以缓缓朝着他竖了个大拇指,“确实,莫欺少年穷。”

        江敛舟跟看来盛以是嘲讽他一,扬了扬眉:“上次录制那的全程第一有什么意思?大家现都爱看逆袭剧本。”

        盛以“哦”了一声:“他穿越到了废柴老幺身上,废柴身上有一丝灵力,但他乃是自行修炼、已臻大乘的半仙,看他如何化解危机、废柴崛起、逆袭生?”

        江敛舟:“……”

        盛以:“不对是吗?那,被封为乐坛天才的他,一朝穿越到刚刚入圈、被众嘲笑的练习生身上,看他如何走上巅峰,坐稳神坛?”

        江敛舟:“……”

        眼看着盛以还要继续,江敛舟一阵失语:“你的书单还挺丰富。”

        “哦,”盛以无波无澜地点头,“有一段时间因为也做不了别的,实无聊,就刷了一些。”

        顿了顿,“有一些写得还挺好,要给你推荐一吗?”

        江敛舟:“回复td。”

        盛以:“……”

        眼看着节目组催进度的工作员,眼皮都快递抽筋了,江大少爷随手拍了拍衣角不怎么存的灰尘,站起身,跟盛以一起朝走。

        直到走去了条街,盛以才回头看了眼已经落后面很远的那扇门。

        似乎是斟酌了一。

        但还是问:“你刚才桌子上放了什么?”

        盛以的第一反应肯定是钱。

        但一秒又觉得不对——

        也不知道为什么。

        就是觉得,江敛舟即使做什么,也不会做直接放钱的事。

        江敛舟懒懒看:“你看到了?”

        盛以点了点头。

        江敛舟便轻笑了笑:“一张写了电话号码的纸条罢了。”

        “电话号码?”盛以有些意。

        “嗯,我朋友是研究阿尔茨海默症的权威,能会对他们有所帮助,我也跟我朋友打了招呼,他们应该负担得起。”

        江敛舟依旧是那副漫不经心的态度,仿佛他压根做什么一般。

        盛以顿了顿:“你怎么知道……?”

        “看到大叔拿着鸡蛋去了厨房,又端了鸡蛋水进了隔壁的房间,大概是去喂病了吧,所以我就看了眼。”江敛舟寥寥几句,“正好我朋友是研究个的,我他那里看到过一些患者用『药』,那位大叔家里就有。”

        盛以一时间有些语塞。

        倒是一眼能看来大叔家里的经济条件不算好,不管是陈旧的、很容易被风吹来的灯笼,再或者是吃火锅时的青菜豆腐,以及家里掉了漆的家具和像是二年前才有的电视机。

        但也只以为是普通的经济条件一般,有往因病致困去。

        ,永远都看上去对很多事情不甚意的江敛舟,到了。

        又不动声『色』地帮忙,用根本不会让有任何不适的方式。

        他甚至不会觉得自有做什么值得宣扬的事。

        纸条悄悄地放,一句话也不说。

        如不是自问起,他大概只会当件事从发生过。

        ——盛以一时间有些难以说清楚自的感受。

        好像有些意如此,又好像觉得……

        是江敛舟。

        不愧是江敛舟。

        江敛舟瞥了一眼:“怎么了?”

        盛以抿唇,摇了摇头。

        似乎是有几分犹豫,又问,“好奇你那时给我买晚餐写纸条时,些什么。”

        就连买晚餐都默不作声。

        大概比个当事,还要乎一些。

        江敛舟大概到会突提起件事,微微一怔,继而笑了笑:“什么。”

        盛以见过很多从小顺风顺水、锦衣玉食的。

        他们大都少了一些同理心,再或者说,很难对一些事情感同身受。

        但盛以其实有什么异议——

        哪怕自不会如此,但事实是,要经历过的别对你感同身受,本就是极其苛刻的要求。

        所以盛以见过的些里,也不乏一些慈善家。

        他们便“慈善家”的标签戴身上,以此为荣。

        江敛舟却很奇怪。

        他说。

        “如非要些什么,大概会……”

        “有有冒犯到你。”

        盛以愣了愣。

        一秒,低头笑开。

        “嗯,现倒是有些后悔。”江敛舟慢悠悠地说。

        “后悔?”

        江大少爷眼里便带了几分吊儿郎当的笑意。

        “不是嘛,早知如此,当时的纸条就应该写——”

        “以后得以身抵债。”


  (https://www.23xstxt.com/book/96362/96362540/33290798.html)


1秒记住爱尚小说网:www.23xstxt.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3xs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