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全世界都以为他暗恋我 > 第27章 暗恋第二七天二次录制

第27章 暗恋第二七天二次录制


回忆起那个腥风血雨、刀光剑影的晚上,  时隔很久之后,江大顶流依旧有那么分心惊肉跳的感觉。

        想纵横江湖这么多,大场面不道已历过多少次,  出道时的比拼、无数媒体关注着的万人演唱会、名音乐奖项候选人的颁布现场……

        但江敛舟向来是云淡风轻的。

        也只有这么一个晚上。

        看着盛以没什么表情的侧脸,手心悄悄湿了汗。

        ——大概是盛家过暖和的缘故吧,  这么想。

        但颇有些奇妙的,盛以竟然似乎真的没再气了。

        就好像胡『乱』翻译的f语事件没发过一般,  她沉默秒,跳过了那个话题。

        也将近十点了。

        琢磨着大初一留外人过夜并不算好,江敛舟很主动地站起身:“时间不早了,我就先回了,改天再来拜访。”

        外婆还夸:“今天的这节目很好看,那首《同桌的你》外婆还会唱呢。你们是不是又要录节目了?这次外婆可盯着你们的那什么……”

        盛元白补上,  “直播间。”

        “对对对,盯着你们的直播间看。”

        盛以:“……”

        怎么回事。

        外婆们不说倒好,  们一说,她就忍不住脑补自己在录着节目、而家人们在屏幕前直勾勾地看着她的画面……

        ——奇怪的羞耻心立马就不好了。

        bking盛以只在心里吐槽了一下,  便听见人江敛舟笑道:“好,  外婆。到时候我有哪里表现不好了,  您可告诉我让我改了。”

        盛以:“?”

        看看人家这强大的心理素质,谁看了谁不感慨?

        ……反正自那天过后,  盛以便时不时能在盛家听到“江敛舟”这三个字。

        3d环绕似的。

        “哎呀,  舟舟这首歌挺好听,不错不错。”外婆看电视听到了一首歌,一看是江敛舟的,立马喜上眉梢,连番夸赞。

        就赖在们家不的盛元白抬头看了一眼,  见人说人话,“这首歌拿了金曲奖呢。外婆,敛舟好多歌都很好听,我改天给您下那唱戏机里,您慢慢听。”

        向来很少夸人的盛父也一阵感叹:“确,敛舟长好,做事也进退,录个节目都比别人有趣。”

        盛母点头:“对阿久也好,聪明懂事。”

        ……更离谱的是。

        们说完后,齐齐看向了在一旁安静举着小锤敲核桃吃的盛以。

        就跟那击鼓传花似的。

        盛以:“……”

        怎么,还非让她也接个龙不成?

        但那齐刷刷的目光在是让她颇有分压力,所以,盛以沉默两秒后,试探着:“的确很有才华,是个挺好的艺人……?”

        她刚夸完,便听见盛元白对着手机话筒说道:“听见了吗敛舟?阿久夸你呢。”

        而后是语音发送的提示音,盛元白满意地放下手机,一副“小爷今天又特么做了一件天大的好事啊”的表情。

        盛以:“……”

        盛以:“你在做什么?”

        盛元白的脸上写满了“明故问”:“当然是把你夸奖敛舟的话发给听啊。”

        盛以还没说话,盛元白的微信又“叮咚”了一声。

        “哎哟,敛舟回消息了。”说着,盛元白还特及时且周到地,把江敛舟的语音播放给盛以听。

        透过微信语音,江敛舟的声音和平素听起来稍有差别。

        大概是刚睡醒、再或者是刚忙完,声音比平时哑上了分,稍稍挂上些倦怠的意味,却又染着一听便分明的笑意。

        “谢谢元白哥,我很开心,如能听到她亲自对我说……那就更好了。”

        盛以:“……”

        她捂了捂自己快要炸裂开的羞耻心,颇有分崩溃地低下了头,继续砸自己的核桃。

        ……

        “有事吗,庄哥?”江敛舟长腿一伸,懒洋洋往椅背上一靠,招呼了一声进录音室的庄尧。

        庄尧递过来一沓纸:“今的时尚周刊封面邀约,我大致选了个出来,看看你接哪个。”

        江敛舟勾起笔划了个,不甚在意地还给庄尧,庄尧便应了声又准备往外。

        还没迈开两步,江敛舟又叫住了。

        庄尧回过头:“怎么了?”

        江敛舟把手机在手心里打了个转,解锁:“有个东西给你听。”

        庄尧有些惊喜:“又出新demo了?最近灵感不少啊你。”

        江敛舟挑了挑眉没说话,等庄尧近步、凑过来听。

        两秒的寂静过后,庄大纪人便听见了一道有些熟悉的女声。

        “……的确很有才华,是个挺好的艺人。”

        庄尧:“……”

        庄尧:“?”

        安静三秒。

        在这三秒里,的脑里闪回了无数想法。

        最后,平静地问:“这什么?”

        “不是听见了吗?”江敛舟掀了掀眼皮,“盛以夸我的话。”

        庄尧微微一笑,打开自己的手机:“说起来,我也有东西想给你看。”

        江敛舟闻言,抬头分过些注意力。

        ——是浏览器的搜索记录。

        “毒哑一个人犯不犯法?”

        “毒哑一个人需要坐牢?”

        “纪人暗杀艺人的案例?”

        “怎么才能让一个人一辈也不开口讲话?”

        ……

        江敛舟:“……”

        -

        过了一个颓废且舒适的之后,盛以便再次收拾了一下东西,带着盛父盛母满行李箱的爱,包袱款款地回了湖悦山『色』。

        而此时,时隔半个月后,《同桌的你》第二次录制也如期而至。

        第一期首播的反馈在是好。

        恰好今的春晚确有分无聊,连博主们的吐槽都显寡淡了起来,春节档的电影能打的也不多,在大初一晚上开播的《同桌的你》……

        便到了颇为惊人的收视率和讨论度。

        热搜连爆了个,一些精彩片段更是被拿出来反复讨论。

        来杨导还挺有分担心,觉之前已直播录制过,现在即使把光片段剪出来,收视也多少会受到影响。

        然而……

        一切都美好跟做梦一样。

        官博的粉丝在这天里直线上涨,转评赞更是迅速翻番。而蹲第二次直播录制的观众,不道比第一次翻了多少倍。

        是以,第二次录制的直播间刚一建立,瞬间就有一大批时刻蹲守的观众迅速进入。

        瞬时涌入量大,合的直播平台都差点崩了,一时之间卡顿无比,直播平台的程序员都提心吊胆迅速维护。

        跟第一次直播一样,这次录制的八个单人直播间,都显示在了酒店。

        此时直播画面里还没有嘉宾,弹幕倒是已刷了起来。

        【?现在晚上七点,今天甚至不等嘉宾们睡一觉就开始录制吗?们会不会累了?这是在哪?】

        【呜呜,前面的姐妹一看就是上次便蹲过直播的,真有验,羡慕……】

        【我也好后悔为什么没有第一次就看啊啊啊,是谁昨晚又嗑木以成舟到了凌晨三点?是我,就是我!(理直气壮)】

        【想想,这次蹲过直播录制后就可以蹲第二期节目放映了,好幸福(转圈圈)】

        【听说这次的录制好像没在国外,应该是在国内的z市。】

        【?真的?!z市人突然狂喜!录制完我可以送机吗呜呜呜】

        ……

        不不说,是有那么一些粉丝消息极灵敏的。

        哪怕《同桌的你》保密工已做很好,也依然有录制的消息隐隐约约传出来。

        与第一期的夏日岛相比,这次的《同桌的你》录制并没有选在国外,而是选在了z市,国内南方的一个城市。

        旅游业占当地产业的比重挺大,不仅自然风光优美,而且这个城市里有国内最大的游乐园之一——

        云霄乐园。

        是以,一说是在z市,弹幕上立即就有不少人在猜这次录制会不会是游乐园主题的。

        【听起来有点没新意啊……】

        【前面的你真的不懂,要什么新意……不用说别的,只要嘉宾们开着直播间,们就是吃着火锅聊着天,我都能看个天长地久呜呜。】

        《同桌的你》第一期大成功,自然也会有人猜这档节目会不会开低。

        观众们便看到八个单人直播间的工人员,敲开了嘉宾们的房间门。

        盛以并不道今晚要录制。

        她刚到酒店也就两个小时,吃了晚饭卸了妆,又换了一套舒适的睡衣,正准备画一会儿画就休息。

        门就突然被敲响了。

        她也没多想,随手整理了一下衣服便打开了门。

        盛以:“……”

        【……】

        【我老婆好美……睡衣阿久也是我能看的吗呜呜呜】

        【jlz,拔刀吧,谁赢归谁!】

        盛以冷冷淡淡的:“你们节目组已狠到了不提前通、直接开录的地步了吗?”

        工人员:“……”

        呜呜呜。

        就说不要来负责江敛舟和盛以嘛!

        这两位可丁点不像别组嘉宾,总能顾及着自己是在录节目。

        们俩……那真的是,不爽了,节目组照怼不误……

        工人员胆战心惊地把任务卡递交过。

        “次录制的第一个环节,依然是考验同组两位老同桌默契度的。”工人员解释给直播间的观众们听,“但相比上次的默契问答,这次则是形式更为简单的物品价格猜测。”

        同时开着两个以上直播间的观众就会发现,四位素人同桌都接到了这个任务卡。

        而四位艺人却没有。

        江敛舟这会儿正懒洋洋地在桌前听着录音棚的录歌效,戴着头戴式耳机,左手的中指扣起,跟着音乐有节奏地打着节拍,另一只手在纸上勾勾画画着需要修改的点。

        耳机里的声音开很大,所以……

        负责的工人员敲了很久的门,都没能听见。

        直到观众们眼看着同画面里,盛以已接到了任务卡,江大顶流才悠悠哉哉地从房间里晃出来。

        拉开门,看着门口的摄像机,单挑了挑眉,继而把耳机慢吞吞地摘下,挂在了脖上。

        倚着门框,跟盛以如出一辙的冷冷淡淡:“来送夜宵吗?”

        工人员:“……不、不是。”

        “这样啊。”江大顶流稍稍颔首,继而在工人员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便起身准备关门。

        工人员:“……”

        【……】

        【我真的要笑死了,怎会如此!jlz你跟sy不在一起,还能跟谁在一起?!】

        工人员一把拦住了,又擦了擦额头的冷汗,“那、那个,舟哥,我们想邀请您完成第一个任务,可以吗?”

        看着工人员满含希望的小眼神,江敛舟微微沉默,最后拉开了门:“进来吧。”

        工人员立马松了口气。

        ——当然也道,这也是节目效。

        不管是在夏日岛还是这次在国内,节目组都相当财大气粗,并没有在吃住上委屈嘉宾们。

        酒店自然也是昂贵的,江敛舟刚住进来便开始工,甚至并没有在房间里左看右看,连行李箱都没来及拆开。

        工人员很快地就把镜头定在了地板上的行李箱上面。

        江敛舟懒懒散散在椅上坐下,隐约猜出了分意图:“是要做什么开箱吗?”

        工人员问:“您箱里有什么不能看的东西吗?”

        这倒没有。

        江敛舟摇了摇头。

        “接下来的环节里,需要嘉宾打开行李箱,在行李箱中挑选出一件自己心中价值最的物品。然后我们会邀请您的同组搭档对您的这件物品进行估价,与它的真价值、或者在您心中的价值差价越小,便认为默契度越。”

        观众们这才明白过来。

        【不是在考默契吧,是在考对方识不识货?】

        【对啊,如拿一个奢侈品出来,对方岂不是很容易估到价格?】

        “当然,为了防止弊,您的物品会只留下轮廓,再给对方猜测价格。”工人员继续道,“鉴舟哥跟您的搭档上次录制是第一名,因此你们获了一定的特权,即——”

        “盛以姐会拥有五秒的看清图片身的权利。”

        【!!!这简直是在给舟哥跟阿久送分!】

        【好开心好开心,阿久是唯一一个可以看清楚的,那稳赢了好吗~】

        江敛舟自然也听明白了赛制。

        微微点了点头,把脖上的耳机放在了桌上,到行李箱前,缓缓拉开。

        的行李箱里东西并不多,只有一些衣服和活用品。

        当然,都价值不菲。

        工人员眼看着江敛舟在行李箱里挑挑拣拣,最后……

        选了一样东西出来:“就这个吧。”

        ……

        三位艺人嘉宾也都挑选好了物品后,八位嘉宾便被号召到了一起。

        ——只给了盛以换衣服的时间,妆都没来及化。

        她面无表情地看着另外三位妆容精致、光鲜靓丽的女嘉宾,只觉自己大概确跟这个节目……

        属『性』相冲。

        还没等盛以说什么,尹双便冲过来拥抱了她一把,还左蹭右蹭的:“呜呜阿久,我已半个月没见到你了,我真的好想你!你怎么素颜也能漂亮成这样!”

        话刚一说完,尹双便察觉到有一股强烈的视线投在了自己身上。

        她若有所觉地转过头。

        ——江大顶流正直勾勾地看着这边,发现尹双回过头,便朝着尹双『露』出了个微笑。

        尹双……

        打了个寒颤。

        她顿了顿,清了清嗓,放开了盛以。

        避免弊,这会儿同组搭档自然是不能交流的。

        节目组已在大厅里竖起了四张屏风,艺人嘉宾们站在屏风后。屏风上有一块黑『色』的长方形板,不打光时什么也看不见,打着光透过来的时候,也只能看清楚一件物品的轮廓,完看不清细节。

        但当把那块的黑『色』的板抽出来时,便可以透过透明的板看清物品。

        素人嘉宾们便站在屏风前,开始等待猜测物品的际价值。

        ——这里也是一个特别的点。

        艺人嘉宾选的可能是际价格最的、也可能是自己认为最宝贵的,所以素人嘉宾一个劲儿往价格猜,也并不可行。

        广播响起。

        “江敛舟、盛以组合已获五秒的看清物品机会,但,余的组合也可以通过接下来的游戏获相应的时间。”

        “请四位艺人嘉宾戴上眼罩和耳机。”

        “屏风前的嘉宾们,请拿起你们旁边放着的橘,掰一小瓣,再把手绕过屏风、喂艺人嘉宾吃。第一个吃到苹的组合可以获三秒的时间,第二名获一秒,第三、第四名没有奖励。”

        【……卧槽,好刺激。】

        【怪不说你们节目表面同学情,则恋综呢,这环节都一个比一个那啥……】

        【好喜欢,我好喜欢呜呜,木以成舟给我冲!】

        广播:“计时,开始!”

        盛以拿起橘,飞快地剥下皮、掰了一小瓣。

        橘算是盛以最爱吃的水之一,所以她这会儿动无比熟练,另外三位素人嘉宾刚把皮褪到橘最底部,盛以已拿了一小瓣开始往屏风后送。

        江敛舟蒙着眼戴着耳机,自然看不到盛以的动,也听不到任何外界有用的声音信息。

        但……

        能隐约闻到有很熟悉的香气。

        ——是独属盛以身上的味道。

        不是任何一种香水的气息,最开始的时候很淡很淡,可和盛以相处的时间越久,闻到的便越浓烈。

        所以江敛舟读中时,常没有抬头,便道是谁在向近。

        这会儿也是这样。

        是盛以身上的香气在向靠近。

        哪怕现场橘的味道很浓烈,还夹杂着许许多多不同的香水味,节目组甚至为了干扰们用味道辨别方向,特地在客厅点了熏香,却依旧可以无比精准地从各式各样的味道里——

        捕捉到盛以的存在。

        江敛舟微微扬起了唇,蒙着眼,向盛以手臂的方向近了步。

        【???】

        【舟哥怎么这么牛『逼』,是头顶长眼了吗?】

        【这……说没有默契我都不敢信,这就是爱啊姐妹们!】

        【诶?yyds怎么好大会儿没发言了?她还在吗平常不都是她带头嗑最欢吗?】

        【yyds?就是微博那个“木以成舟yyds”?】

        【……家人们我在这,我在看,我就是在思考一个问题,也可能是我刚才看错了orz,直播不能返回看,我也没办法确认tt】

        【?什么?】

        【刚才舟哥不是开了行李箱吗?我在行李箱的角落里看到了的睡衣,好像、似乎、大概、有可能……跟阿久刚才穿的是情侣款……】

        ……

        盛以这会儿自然不道,弹幕因为睡衣已炸成了一片密布,刷速度快到管理员不不限制发言速度,但依然满屏都是“卧槽”“啊啊啊”和“这特么就是真情侣吧”。

        她只是弯着手肘,不算熟练地用右手,举着那瓣橘四处晃『荡』,试图在这巨大的空间里『摸』索到江敛舟的位置。

        直到她再次把橘用拇指和中指捏着,食指来回扫『荡』时,蓦地触碰到了一片柔软。

        很软。

        不道是脸颊、鼻,再或者是……

        唇瓣。

        这两个字在盛以脑海里出现的时候,她没来由地颤了颤指尖。

        轻轻一抖动之下,她的食指便在这一片柔软上……

        弹跳一番。

        条件反『射』一般,盛以已顾不及是不是在游戏之中了,下意识地便想收缩回手指。

        但……

        没等她收回手,以为是送到嘴边的橘的江敛舟便已张开了嘴,想要咬住。

        牙齿触碰到食指第一个关节的瞬间,江敛舟便意识到了有哪里不对,舌尖在指尖轻轻一『舔』舐,明白是什么后,迅速地张开嘴,松开了盛以的食指。

        盛以稍稍一怔,也赶忙撤回了手。

        她的心尖都在颤。

        面上却只是稍稍抿了抿唇,强装淡定。

        又不动声『色』地深深吸了口气。

        广播再次响起:“恭喜薛青芙、俞深组合获游戏的第一名,到了三秒的白板时间!也请余三组再接再厉!”

        盛以这才回过了些神来,意识到们还在比赛中。

        平复了些心跳,她又把指尖往前送。

        这次,盛以显然就有验多了。

        她在用食指再次触碰到的那一秒,就迅速地换成了橘。

        江敛舟这次也配合很多,十分顺利地吃了进。

        唇瓣与指尖分开的时刻,盛以悄悄地松了口气。

        ——这在是……

        考验她的心脏了。

        下一秒,广播响起:“恭喜江敛舟、盛以组合获第二名,一共获了六秒的白板时间!也很遗憾地宣布,段明霁、汪桐欣组合与宗炎、尹双组合,无缘奖励,接下来的环节也请继续加油哦。”

        负责监视的工人员看着这满屏的弹幕,暗暗咋舌。

        【……我已死透透的了姐妹们,上辈拯救了世界,这辈才配嗑木以成舟呜呜】

        【《同桌的你》真的……我喜欢这个节目了,求你们了,录到天长地久好吗!】

        【我已小脸通红了orz,怎么办,好、好那个哦tt】

        【jlz,活该你有老婆……怎么样,是橘好吃,还是老婆的手指好吃?】

        【对不起,我的脑里已脑补了一长串xxxx,xxxx,再xxxx……】

        【前面的姐妹!我有一个朋友……】

        【呜呜呜有没有商家签舟哥阿久言!签什么我都买啊啊啊,这特么能是我免费可以看的东西吗?我必须花钱!!】

        ……

        虽然这次是八个人聚在一起玩游戏,但因为这个游戏的特殊『性』,直播间还是分开的。

        对比起来另外三组直播间的弹幕,隔着屏幕都能看出来江敛舟和盛以这组弹幕的……

        密集,且激动。

        ……第一天玩的游戏就这么……

        盛以『揉』了『揉』指尖,垂下了眼。

        很……

        是她无法描述的感觉,明明江敛舟压根没用什么力气,牙齿都只是轻轻磨到了而已,但她就是觉……

        又痒,又疼。

        甚至也已过好分钟了。

        可那种感觉……

        怎么越来越浓烈了。

        盛以轻咬了咬下唇。

        在工人员的提示下,江敛舟摘下了眼罩和耳机,瞥了一眼屏风外的方向。

        刚才……

        确是无心之举。

        所以这会儿的心情在复杂,既有些说不出口的开心,还有些害怕。

        ——怕自己方才的举动让盛以不兴。

        是广播打断了们两个人的思绪。

        “好,预热小游戏已结束,下面就开始真正的默契大比拼了!请各位嘉宾各就各位,做好准备。四位艺人嘉宾,请从你们旁边的宝盒里,拿出你们刚选择的心目中价值最的物品。”

        “为了让游戏更加公平,四位艺人嘉宾报的价格已做了统一处理,价格区间均平衡为一百万元以内。艺人嘉宾拥有一次提示机会,提示字数不超过两个字,提示内容为物品属『性』。”

        “现在——开始!”

        盛以向来是能稳住大局的人。

        所以哪怕刚才那秒确心『乱』如麻,她听见宣读游戏规则时,也已缓缓平复下了心跳。

        屏风上统一开了灯,这会儿能透过黑『色』板看到轮廓了。

        观看时间统一为一分钟,60秒里,盛以可以看到6秒的白『色』板。

        计时开始。

        艺人嘉宾们都把选好的物品放置在了黑『色』板后。

        盛以:“……”

        盛以:“?”

        怎么看起来像是个普普通通的长方形?

        而且是那种很小的、像手掌那么大的?

        盒吗?里面放的什么?

        钻石?黄金?翡翠?

        相比起来,余三位嘉宾的物品……

        好歹是有那么一些轮廓在的。

        比如包包、比如麦克风等等,江敛舟的这个也特么方方正正了。

        “好,三十秒的时间已结束。”广播响起,暂时关闭灯光,“接下来的时间里,盛以和俞深分别拥有六秒和三秒的白板时间,再次计时开始!”

        黑板撤。

        盛以毫无遮挡地看到了江敛舟选的这件物品。

        ——确是一个盒,但,是一个很普通的、甚至像是手工制的盒。

        没有任何的花纹,根不像是奢侈品。

        盒倒是打开的,但里面只有白『色』的纸张。

        盛以:“?”

        您能看见我脑袋上排排坐的问号小朋友们吗?

        六秒的时间飞快结束,对比起兴采烈、仿佛已猜到了价格的俞深,盛以简直……

        想杀了江敛舟。

        这就是传说中的猪队友吧?

        不光盛以,弹幕上看完始末、拥有上帝视角的观众们,也都是一头雾水。

        【舟哥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我刚才就没猜到。】

        【别人选最宝贵的东西:把盒里的东西拿出来;舟哥选最宝贵的东西:给你们看看大致长啥样。】

        【是纸?难不成……支票?购房合同?】

        【别说,折还挺整齐。】

        弹幕上的观众们这样猜,盛以自然也如此。

        纸身没有什么价值,但要是购房合同之类的,自然就很昂贵了。

        她暗中揣摩了一下。

        江大少爷这么有钱,选的最宝贵的东西自然也很贵。

        价格区间最是100万,要不然……

        就猜个99万?

        一分钟的时间结束,接下来是最后的提示。

        两个字以内。

        盛以满怀期待地看向屏风后,便听见江大少爷慢慢悠悠、颇为自信地报出来了两个字。

        一字一顿。

        “和你。”

        盛以瞬间一拍手。

        行了,没问题。

        这提示也明显了,这不就是说的湖悦山『色』吗?那盒里肯定是湖悦山『色』的购房合同。

        湖悦山『色』的公寓自然超过了一百万,那她这下连99万都不用猜了,直接猜一百万,保证第一名。

        大概是盛以自信的模样感染到了直播间观众,弹幕上的大家这会儿都跟她一样,满怀信心。

        盛以刷刷刷在答题板上写下答案,交给工人员。

        广播:“现在开始公布答案。”

        “第一组,汪桐欣、段明霁组合。段明霁猜测价格31万,际价格39万,差价八万元。”

        “第二组,宗炎、尹双组合。尹双猜测价格12万,际价格76万,差价64万元。”

        “第二组,薛青芙、俞深组合。俞深猜测价格45万,际价格44万,差价一万元。”

        弹幕上瞬间一片“哇”。

        ——毕竟薛青芙和俞深的差价已很小很小了。

        “第四组,江敛舟、盛以组合。盛以猜测价格100万,际价格……”

        广播顿了顿,

        “03元。差价99万99997元。”

        盛以:“……”

        【……】

        【我特么……】

        【江哥……】

        “接下来,请各位开始公布自己的物品是什么,从差价最大的江敛舟开始公布。”

        江敛舟捧着那个盒缓缓了出来。

        把盒里的东西都拿出来,放在了桌上。

        不是一张纸,而是一沓,很多很多张。

        有大的、有小的、有便签样的、也有像是从角落随手撕下来的。

        盛以突然便觉有些眼熟。

        “是……”

        江敛舟微微一顿。

        的语气似乎有些漫不心,却又满是不着痕迹的小心翼翼。

        可好像又怕被看出什么。

        甚至避开了盛以的目光。

        说。

        “她以前写给我的小纸条。”


  (https://www.23xstxt.com/book/96362/96362540/33296984.html)


1秒记住爱尚小说网:www.23xstxt.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3xs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