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全世界都以为他暗恋我 > 第23章 暗恋第二三天情侣睡衣

第23章 暗恋第二三天情侣睡衣


睡着的盛以跟平时的她很不一样。

        平日里的她虽然话不算,  但是不开口则矣,一开口必惊天动地。

        偏偏偶尔被她怼了,也不会生气,  只会觉得好笑和有趣。

        ——江敛舟深信自己并不是抖m体质,因为读中学时便是如此。

        明明女孩一开口就又冷又嘲的,  偏偏依然有不少人愿意往她面前凑,男生女生有不少,  他那群哥们儿更是天天盛以长盛以短的。

        这次录制也能看出来些端倪,薛青芙和尹双便时不时围在盛以旁边,问这又问那的——明明也得不到几句好听话。

        而睡着时的盛以……

        则很离奇地带着乖巧和听话的意味。也不挣扎,也不胡『乱』动,全程安安静静地睡在他的肩膀上。

        偶尔似是梦到了什么,嘤咛两声,  江敛舟抬手轻轻拍一下她的脑袋,便又乖乖地睡过了。

        ——这一路上,  江大少爷那颗冷硬的心,硬生生地被盛以给睡得越来越柔软。

        以至于最后那句“宝宝”,  便全不受控地叫了出来。

        顶着空姐又惊又疑、还要因为职业素养强壮淡定的目光,  江敛舟稍稍敛了敛眸,  不动声『色』。

        ……

        盛以觉得自己做了个很奇怪的梦。

        她边着哈欠往外,边纳闷地回想。

        才录了一次综艺而,  她就经入戏太深了吗?以至于竟梦见江敛舟叫自己了一声“宝宝”……?

        孟元跟江敛舟的随助理钟旭一起取完李,  盛以问:“不vip通道吗?”

        江敛舟还没说话,钟旭便抢先回答:“盛以姐,舟哥很少会vip的。他总觉得粉丝大老远地过来接机、又等他很久不容易,以每次会普通通道。”

        盛以一怔,顿了顿,  欲言又止。

        江敛舟却没觉得这有什么好拿出来说的,还轻飘飘地瞥了钟旭一眼,钟旭便立马闭紧了嘴。

        江敛舟抿了下唇,看了眼盛以,却什么也没说。

        只是转过身,头也没回地冲着盛以摆了摆手,径直向前。

        盛以垂了垂眸,笑了出来。

        她一直知道江敛舟热爱这份事业,他比谁渴望站在舞台上、也比谁珍重别人对他的付出。

        可直到这一秒,盛以才发现。

        ——她知道的,似乎还是太少太少。

        一直到出了机场,上了车,远远地还能看到有举着横幅的粉丝着急忙慌地往里,却安静而有秩序、丝毫不会扰正常旅客的出。

        盛以还在兀自沉思,又听见孟元叫她:“盛以姐,的右手不舒服吗?看下了飞机就一直在『揉』,要不要帮预约个按摩师?”

        盛以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右手。

        “没事,就是夏日岛有点『潮』,不太习惯。”

        “那确是,毕竟海岛嘛。”孟元永远一副元气满满的样,“我觉得背上有点冒痘痘了,太可怕了。”

        盛以轻笑着应了一声。

        -

        第二天大清早,盛以是被微信电话给吵醒的。

        她看向扰人的声音来源——

        贝蕾。

        “我们今天开年会我心不在焉的。”贝蕾先声夺人,“可以啊盛阿久,特么认识江敛舟没跟我说过!”

        盛以没说话,沉默地盯着贝蕾看。

        贝蕾:“……”

        对峙两秒后,她委委屈屈的,“呜呜我错了爸爸,我不该大清早就把吵醒的……”

        说着说着,贝蕾就觉得哪里不太对。

        ——她不是定主意,今天要狠狠拷问盛以一顿的吗?!

        怎么没拷问几句,自己就先道了歉……

        盛·宽宏大量·人美心善·菩萨心肠·以,闻言满意地点了点头,懒懒地了个哈欠,长卷发铺在枕头上——

        在是一副美人慵睡图。

        “是每次猜十八线小明星的,关爸爸什么事。”盛以不甚在意的。

        贝蕾:“?”

        贝蕾:“拜托,正常人别说跟江敛舟做了两年同桌,就是跟他同校过,这会儿也得天天挂在嘴上宣传的吧?倒好,守口如瓶啊。”

        贝蕾:“搞得像是什么提不得的人一样。”

        贝蕾:“……”

        她说着说着,蓦地一顿,语气变得小心翼翼了起来,“……该不会是真的,提不得吧?”

        为段明霁跟汪桐欣的铁血cp粉,贝蕾当然全程蹲了直播,自然也看到了自闺蜜跟那位大顶流的种种事迹。

        以她这种嗑过数cp的精准目光来看,他俩要只是纯洁同桌,她头给他们:d

        盛以呵笑了一声:“没晋江当者确是屈才了。”

        贝蕾:“……”

        盛以面表情的,仿佛自己只是一个不值一提的传说,“我就是做个配而,努力不拖后腿就,不必太关注我。”

        “?”贝蕾纳闷了,“听听说的是人话吗盛以?知道现在微博有少粉丝吗?”

        盛以还真不知道。

        贝蕾说的微博账号当然不是“望久”这个画师马甲。

        节目组在录制前问每个嘉宾要了微博账号,盛以临时注册了一个小号交了差。

        ……那个小号倒也不是零粉丝,还是有一个的。

        ——新手指南。

        对接的工人员哽了哽:“盛小姐,这确定是您的账号吗?”

        0关注,1粉丝,0微博?

        比中午吃完了饭的碗干净?

        盛以随便估『摸』了一下,也没啥大兴趣,回答贝蕾:“几十个粉丝吧,没关系,不必安慰我。”

        贝蕾:“……自己上看看。”

        这有什么好看的。

        还能一夜之间蹦出来十万粉丝不成吗。

        盛以兴致了了,但还是登录了微博,卡了半天,终于切了账号。

        ——卡的时间就更久了。

        盛以:“……”

        她隐约意识到有哪里不太对,抬头看了看贝蕾。

        贝蕾痛心疾首:“一夜爆红了知道吗盛阿久!清醒一点啊,搭档的可是江敛舟!们俩连cp官方后援会有了!”

        盛以:“::::::”

        说起来就是……得使双排省略号的心理活动……

        话说就是,她真的有些不敢置信。

        但bking风韵永存,她镇定了一下:“这样啊。”

        贝蕾:“……呵。”

        “不猜了,们俩cp官方后援会叫‘木以成舟官方后援会’。”

        ……怎么觉得这个名字哪里怪怪的。

        话虽如此,盛以还是秉承着良好的职业『操』守,做了一下心理建设,搜索了这个微博。

        ——243834粉丝。

        买粉了吧?

        她沉默两秒,往下划拉,置顶博倒是很正常的介绍,转赞评很。

        但因为她毕竟只是一个纯素人,以相关的物料很少。

        盛以点开了置顶博下面的评论区。

        热评第一:

        【他真的好爱她:啊啊啊我好上头,我是看了第三天的《同桌的》和秀来的新粉,好后悔没有第一天就蹲直播呜呜。那个……我就是想问问,为什么cp名叫“木以成舟”呀?只是因为有“以”跟“舟”吗?】

        好问题。

        盛以点开楼中楼看了看,入目:

        【木以成舟当场结婚:嘿嘿嘿,我圈文豪起的!原词“木成舟”指成定局,可以直接理解为生米做成熟饭,当场送入洞房!饱含本圈人士对舟哥和阿久的美好祝福[『色』][『色』]】

        盛以:“……”

        她就说觉得哪里怪怪的……

        “那个……”贝蕾断了盛以的语,“阿久,我的好阿久,要不然什么时候带我跟顶流吃个饭呗?我也很好奇,让我见见他。”

        “不是早见过他了吗?”

        贝蕾:“?”

        盛以:“跨年夜喝醉发疯的那个晚上,就是他跟我接的。”

        贝蕾:“……”

        盛以:“还吃吗?”

        贝蕾:“……”

        -

        隔半个月才要录第二次节目,中间这段时间正好过个春节。

        盛以平日里一个人住在湖悦山『色』,逢年过节会回盛。

        昨天还接到了盛母的电话,告诉她今年外婆也会来明泉市过年。

        盛以大学毕业那年外世了,外外婆情向来很好,以外婆宁愿一个人住在景城,也并不太常来明泉市。

        盛母劝不过老人,也只能请了护工时时照看。

        左右挺久没见到外婆了,盛以便收拾了东西,算早点回盛过年。

        恰巧今晚会有盛的族聚餐,盛以看了看时间,琢磨着是车过、还是让盛元白来接自己。

        正收东西时,盛以的微信震了两声。

        她艰难地伸长胳膊,从桌上拿起了手机解锁。

        【ivan:来我,拿下期剧本。】

        【阿久:……】

        好想人啊……

        真的很想让那些因为节目上的表现,成为了他俩cp粉的观众们看一看,江敛舟平日里到底是个什么做派。

        【ivan:庄哥前两天出差,带了点巧克力。】

        【ivan:在我太占地方了,过来一起拿。】

        盛以稍稍沉默,终于站起了身。

        她虽然外表看上很bking,但……

        酷爱吃甜食。

        各种牌的巧克力是她很大的癖好,既然是庄尧特地带过来的,那她就却之不恭了。

        到江敛舟门口,站定,刚准备抬手敲门,门便开了。

        江大少爷波澜瞥她一眼,酷得不:“进来吧。”

        剧本跟巧克力堆在客厅的桌上,一眼扫过,堆的巧克力还挺——

        而且还是她从没吃到过的牌。

        按捺住心里的喜悦,盛以淡淡定定地过,拿起剧本翻了翻。

        不得不说,确写得很细节。

        如说第一次录制是初『露』端倪,第二次录制,就开始为“江大顶流年暗恋”埋下伏笔了。

        想想才录了第一次,cp粉就经嗑成了这样,等录完六次……

        啧啧啧。

        正翻着,江大少爷开了口:“这巧克力,下次录制时记得带两块过。”

        盛以抬眸看了看他。

        江敛舟别过了眼。

        “……免得下次低血糖晕过。”

        他这么一说,盛以便又想起了第一天录制时,江敛舟暗里递过来的硬水糖。

        到底还是有几分动的。

        江敛舟起身了卫生间,她抿唇点了点头,正准备扬声说点什么,又听见手机震动了起来。

        ……今天还挺热闹。

        是盛元白来的微信电话,盛以接了起来。

        “哥?”

        盛元白在嗑瓜,声音有些含糊不清,瞥了一眼盛以的背景:“这是在哪呢?”

        “来拿个东西,”盛以不欲说,“有事吗?”

        盛元白:“大概几点钟收拾好,需要我接吗?”

        不愧是跟她最亲近的堂哥,很容易就知道盛以在想什么了。

        盛以很满意地点了点头。

        盛元白眼神不知道为什么就有些飘,他顿了顿又问:“阿久,这录节目录得悄声息的,还是默默看到了的直播,问我‘小姑姑是不是出道了?’我才知道的。”

        默默,大名盛南默,今年七岁,盛老四的儿,叫盛以姑姑。

        ……其也不是盛以不想说,她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说。

        但显然,盛元白也不是很想知道盛以为什么不说,他很自动地跳了下一个问题:“看跟那老同桌在节目上还挺亲近的,们真的假的?”

        盛以:“……”

        不知道为什么,被亲人这么问,就有那么几分莫名其妙的……

        羞耻。

        她暗平静,云淡风轻,“当然是假的,这能有什么真的?”

        盛元白似乎松了口气:“我就说嘛,嗯,那就没……”

        “事了”两个字没说完,盛以的背景里蓦地传来一道男人的声音。

        似乎是朝着盛以近的,没看见脸,但声音倒是有几分熟悉。

        “我的情侣款睡衣和浴袍,等会儿一起带。”那男人最后站在了盛以背后,微微弯了腰,语气还挺亲昵,“巧克力够吗?”

        盛以:“……”

        盛元白:“……”

        空气里静默三秒。

        盛元白的手机突然被抢了,盛三姐的脸又放大在屏幕里。

        ——看上还挺兴奋。

        “阿久,那是谁?!听声音是江敛舟对不对!们到底真的假的?!”

        盛以:“……”

        她平静了一下语气,“姐,们那边……有谁在?”

        盛三姐这下也安静了几秒,没说话,只是把手机屏幕放了远景,一一扫过。

        很好。

        盛元白、盛几个哥哥姐姐、盛父盛母、盛的叔叔婶婶伯伯伯母……

        一个不少。

        最后。

        ……定格在了盛爷爷那威严肃穆的脸上。

        压根没等盛以开口讲话,盛爷爷那尽管苍老却依然洪亮如钟的声音响起。

        带着不可违逆的气势,没给她任何反驳的余地。

        “阿久,把他带过来吃宴。”


  (https://www.23xstxt.com/book/96362/96362540/33296988.html)


1秒记住爱尚小说网:www.23xstxt.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3xs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