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全世界都以为他暗恋我 > 第4章 暗恋第四天

第4章 暗恋第四天


盛以其实还真不是什么小肚鸡肠的人。

        她自认目前的生活算得上如意,家庭事业都挺顺利和谐,所以向来不把什么事放在心上。

        哪怕偶尔郁闷个几分钟,转头就又忘干净了。

        但这次……

        她确实有那么些说不清道不明地气不顺。

        尤其是一想到江敛舟前脚要找她上综艺炒cp,后脚见到她都没认出来,盛以就觉得这人世沧桑。

        当初明明做了两年同桌,关系还挺不错的,现在呢?

        啧啧。

        正在脑子里谴责江敛舟,盛以又看到手机屏幕亮了起来。

        ivan回了微信。

        简简单单两个字,那上面写的是——

        【包养?】

        盛以顿了顿,联系着上面的消息再看。

        盛以:“……”

        明明隔着屏幕,但她就是莫名其妙感觉到了这两个字背后,带着的嘲讽意味。

        她沉默两秒:【也不是不行。】

        【ivan:……】

        【ivan:想挺美。】

        盛以这会儿倒是真的不服气了:【你怎么知道不可能?你又不是江敛舟。】

        【ivan:呵,那让我听听你准备出多少钱?】

        盛富婆斟酌良久,报出来一个数字:【20。】

        【ivan:万?】

        后面那句“这么一点就想包养?”还没打完,又看到盛以发了过来。

        【阿久:元。】

        【ivan:……】

        盛以气顺了。

        -

        《同桌的你》节目组那边大概是被盛以那天的“睡粉”给吓到了,再或者是还在寻觅新的嘉宾,总而言之,这几天倒是没有再来纠缠盛以。

        但显然,节目组还没有完全放弃,起码陈鸿才还每天一条微信,让盛以好好考虑一下。

        ——拿出了足够的诚意。

        其实如果江敛舟找她是为了别的事,盛以也就直接帮了,可录综艺炒cp事关重大,稍微一想就知道只要答应下来,以后的平静日子就彻底远离她了。

        因此,盛以也没怎么在意,倒是在盛元白给她寄过来几盒手工饼干后,抽了个时间收拾了一下自己,去敲了敲隔壁的那扇门。

        等了等,没人来开。

        盛以正琢磨着是不是没在家,准备掉头回去时,门却有了动静。

        朝里被拉开,走出来一位戴着眼镜的男人。

        瘦瘦的,样貌算不上多么的出众,但很干净,脸上带着笑意,颇为温和的模样。

        说实话,有那么一些出乎盛以的预料。

        主要是她没想到,新邻居竟然现实里看上去,比隔着网络好说话得多。

        “请问你是?”

        新邻居先开了口,声音与外表如出一辙的温和。

        盛以便也礼貌了一些:“你好,我是盛以,欢迎你。”

        说着,她把手里的饼干盒递过去,“尝一尝?”

        新邻居在听到盛以的名字时,眸子里闪过一丝诧异。

        他推了推眼镜,客气地接过,也自我介绍:“你好,我叫庄尧。”

        又笑了笑,“进来喝杯茶吧。”

        ——完全出乎意料地和谐呢。

        盛以颇为意外,但还是跟着庄尧走了进去。

        庄尧家里的布局跟她家差不多,但是装修风格却差别挺大的。

        盛以虽然性格偏冷,但却意外喜欢温暖一点的颜色,装修以及各类用品自然也是以暖色居多。

        尤其是入了秋之后,有些畏寒的盛以便把家里很多物件都换成了带绒的,毛绒绒的地毯,毛绒绒的沙发垫,毛绒绒的玩偶,毛绒绒的……

        看上去就很温暖。

        而庄尧家则是以冷色调为主,灰蓝色系铺满了整个客厅。

        盛以打量几眼,对上庄尧带笑的眼神,夸道:“很高级。”

        庄尧一点头,一推眼镜,一笑眯眯:“我也觉得。”

        庄尧又示意盛以:“请坐。”

        自己则是去了客厅里的开放式厨房,端了杯咖啡过来。

        等庄尧也坐下,客厅里一时间便有些寂静。

        ……也正因为这突然寂静下来,盛以才意识到好像有哪里不太对。

        隐隐约约的,似乎,大概,好像。

        可以听到客厅旁边小浴室方向传来的……水声。

        布局一样,盛以自然也清楚,除了两个大卧室有独立浴室之外,客厅旁边还有个小浴室。

        盛以平时都用不太到,偶尔在客厅做了些运动后,要迫不及待地洗澡才会跑去小浴室。

        所以现在是有人在小浴室洗澡吗……

        盛以很难不联想到什么,沉默几秒后:“我好像来得不是时候,不好意思。”

        庄尧微愣,瞥了一眼小浴室的方向后,又恍然:“没事,他快洗好了。”

        ……都快洗好了!

        就说自己果然来得很不是时候啊。

        盛以确实有些坐不住了。

        眼看着水声都停了下来,她抿了几口咖啡,恭祝了几句搬迁新喜,便准备开溜。

        正当她要提出告辞的时候,小浴室的方向传来了门把手转动的声音,接着,是有人趿拉着拖鞋走过来的声音。

        盛以:“……”

        会不会被误会==

        她向来有眼色,抿了抿唇:“不好意思,我家里还有点事……”

        只可惜,话说到一半就猝不及防被人给打断了。

        ——而且,完全没想到的是,打断她的竟是道男声。

        还是道从背后传来的,有些熟悉的、很好听,但怎么听都觉得透着不爽和冷嘲意味的男声。

        “怎么,一见到我就有急事?”

        盛以:“……”

        她都想问问自己是不是幻听了,要不然怎么听谁都想到了那位。

        只是完全没有给她逃避的机会,庄尧已经笑着招呼道:“洗得还挺快啊,敛舟。”

        说着还给盛以介绍,“你们应该认识了吧?这就是江敛舟,我是他的经纪人。”

        ……原来新邻居不是黄牛,是江敛舟的经纪人吗?

        都到这个局势了,盛以不得不维持淡定,转过头:“你好,江敛舟,没想到你也在这里。”

        这一看之下,盛以顿了顿。

        刚洗完澡,江敛舟并没有穿上衣服,而是穿了件浴袍,浑身还冒着水汽。

        瞥过来的时候,连一双桃花眼都掺杂了湿意,明明是最容易含情的眸,却怎么看怎么有距离。

        他没说话,只是又轻轻“啧”了一声,单手举着毛巾擦头发的动作停住,看上去颇为冷淡。

        随手把毛巾扔在了一边的架子上,头发只擦到一半,没擦到的地方还有湿漉漉的发梢在滴着水。

        盛以在心里暗想,这人怎么这样,在别人家里洗澡就算了,还这么随意地弄湿了别人的地板。

        是庄尧打破了这里的寂静。

        “行,敛舟,既然你洗好了,我就先走了啊,归故那边还找我有事。”他似乎丁点没被两个人之间的冷感影响,“啊对了,人盛以特地来看你的,还给你带了饼干,你好好招呼人家。”

        说完,又笑着对盛以道:“那我就先走了,改天再聊。”

        盛以:“……”

        直到庄尧拿起车钥匙换鞋走人,江敛舟又懒散往对面的沙发上一坐,漫不经心地拿起饼干盒研究了起来,盛以才从这急转直下的形势里回过神来。

        当然,bking大佬向来不自乱阵脚,她面上丝毫不显,甚至还淡定地问道:

        “这是你家?”

        江敛舟稍稍侧头,瞥了盛以一眼:“不然呢,是你家?”

        盛以:“……”

        她实在是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当时跟江敛舟坐同桌时两个人相处还不错,这多年未见,江敛舟再跟她讲话,就话里话外都带着刺了。

        但不知道归不知道,盛以的耐心也所剩不多。

        既然已经站起了身准备告别,饼干也送过了,盛以就点了点头,语气也一贯的冷淡并藐视一切:“好,那我就先走了。”

        江敛舟没什么反应,甚至没抬头看她,仍兀自低头研究着那盒饼干。

        仿佛上面印了什么终极藏宝图一样。

        盛以就当他同意了,溜达着迈开几步。

        那道听起来确实很讨嫌的声音,这会儿又在她背后幽幽响起。

        没什么感情的,仿佛是siri一样的棒读:

        “不,我只是想万一真有人一个亿买一张,我就去把江敛舟本人买下来。让他给我当牛做马,见了我就恭恭敬敬叫老大。”

        “包养?也不是不行。”

        “你怎么知道?你又不是江敛舟。”

        盛以:“……”

        怎么觉得有些熟悉。

        他到底在念什么。

        时间轴慢慢重合,刚才的突发状况实在太多,直到这一刻,盛以才终于完整地将“江敛舟”与“新邻居”也就是“ivan”对等上。

        盛以:“……”

        她缓缓转过头,看向了江敛舟。

        江敛舟这次终于把那盒饼干放下来了,抬起头,跟盛以目光接触。

        盛以便清清楚楚听见这位,嗤笑了一声,语气里竟然还可耻地带了几分得意洋洋——盛以确实不知道他到底在得意什么——总而言之显得很记仇又幼稚:

        “很不好意思,我正好就是江敛舟本人呢。”

        他在说着“不好意思”,可盛以就是半分没听出来他到底有哪里不好意思的。

        盛以再次回想了一遍自己跟ivan的聊天记录,沉默。

        接着,她拿出了手机,打开跟ivan的聊天框,发了个红包过去。

        江敛舟看到微信消息,还真的怔了一下。

        盛以朝他扬了扬下巴,嘴角的笑容微微挑衅,明晃晃地写着——

        怎么,不敢点开?

        这有什么不敢点开的。

        江敛舟懒洋洋地把腿搭在了玻璃茶几边缘,信手点开红包。

        2000元。

        一分都没有多。

        盛以微微一笑,以示扳回一局:“既然本人在,那我就跟本人谈吧,怎么样,考虑一下?”

        江敛舟盯着她看。

        盛以笑着的弧度便更深了几分。只是她接下来便注意到,江敛舟的目光万分讨打地带上了几分明了。

        他慢慢地抬起了手,而后微微扯开了胸前的浴袍——

        “你做什么?”

        盛以一个愣怔,问道。

        “不就是贪图我的□□吗?”江敛舟单挑了下眉,轻笑了下,语气轻描淡写的,“不过,20块钱,最多给你看到这儿。”


  (https://www.23xstxt.com/book/96362/96362540/33418931.html)


1秒记住爱尚小说网:www.23xstxt.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3xs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