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全世界都以为他暗恋我 > 第3章 暗恋第三天

第3章 暗恋第三天


与多年未见的老同学再次相逢,该是在什么样的场景下?

        这个问题盛以曾经在知乎看到过,后来还意外成了一个微博热门话题。

        反正就莫名其妙的,大家讨论得还挺热情。

        可能是在大街上擦肩而过,感慨一声当年的校草如今已成了油腻大肚男;再或者是暗恋已久,突然看到那位老同学身旁已有他人;再不然,最最普通的同学聚会也是能勾起点青春回忆的方式吧。

        ……总而言之,应该是什么青春、时光、慨然等等等等的复杂交汇才对。

        而不是。

        ——现如今的电梯门口偶像见面会。

        更何况,粉丝似乎没有粉丝的激动,至于偶像嘛……

        盛以默着一张脸,面无表情地放下了自己刚刚挥过的手。

        目光倒是避无可避地放在了电梯门口那位的脸上。

        实话说,多年未见,盛以还能记得这个老同学,一方面是拜他的声名在外所赐,另一方面则归根于——

        江敛舟确实好看。

        盛家人基因向来不错,盛以自己便是被从小称赞到大的美人,但她仍然可以记住自己以前有个长得很好看的同桌。

        那会儿的江敛舟已然出众,加上成绩好、家世斐然,学校里大把大把的追求者。

        别人怎么穿怎么丑的蓝白运动校服,江敛舟穿在身上却跟校园剧男主似的,干净,傲然,恣意。

        要说盛以这些年还是可以通过各种平台看到江敛舟那张脸的,但这会儿真人猛然出现在她面前,盛以还是不得不感慨一句:

        江敛舟真人比视频里好看太多了。

        外面天寒地冻的,他却不怎么怕冷一样,里面是件浅色毛衣,外面搭了件外套,整个人高挑而清瘦。

        浓黑的发稍显凌乱,他方才从电梯里出来时还随意晃了晃脑袋,发梢微微遮住了些眉。肤色冷白,漫不经心地勾着一双桃花眼,似是带着几分笑意。

        ——当然,要真说起来,盛以都不知道这到底该算是笑意、还是嘲意。

        反正不太像什么偶像见面会,真算起来的话……

        盛富婆其实很认真地反思了一下,自己当年到底有没有欠债不还。

        两个人之间寂静了片刻。

        “我的粉丝?”那位好歹开了口。

        声线的确好听,粉丝们天天夸的天籁之声倒也不算闭眼吹。

        就是这语气吧……怎么听怎么奇怪。

        不像是见了粉丝,可能是见了仇人。

        盛以“嗯”了一声。

        江敛舟客气地勾了勾唇,“喜欢我什么?”

        盛以敷衍:“牛逼呗。”

        “是吗?还有吗?”江敛舟淡声问道。

        ……屁话怎么这么多。

        怎么,天天被粉丝夸还没被夸够?还得听人现场给他吹点屁?

        盛以都有点后悔刚才那句“嗨,偶像”了,这会儿顿了顿,真情实感的:“喜欢你不挡路。”

        江敛舟:“……”

        盛以现在倒想起来了点重要的事:“你来这里做什么?”

        江敛舟淡淡垂下眸,看了眼手表,“找个人。”

        说完,他掀眸看了眼盛以家对面那扇门,没再看她,也让出了挡住的电梯门。

        似乎对他这位偶然撞见的粉丝没什么兴趣了。

        气氛一下子又变冷了起来,恰好盛以电话铃声响起,是盛元白打过来问她到哪了。

        盛以边按了电梯按钮,边缓和了声音:“嗯,马上到,稍等我一下。”

        语气是自然而然的亲昵。

        电梯门开了,盛以抬步走进去,按了一层。

        电梯门合上的瞬间,她挂了电话,抬起了头。

        那位一举一动皆万人瞩目的顶级偶像,这会儿懒散地站在原地,微微垂着头。

        蓦然间,他转过了头,看了眼电梯门的方向,又转了回去。

        盛以想,她好像看清了那瞬间江敛舟的表情。

        冷漠,嘲讽,孤傲。

        以及……

        万分之一可能的,若有所失。

        -

        跟着服务员一路向里走,盛元白果然已经在包厢里等她了。

        “今天怎么戴了口罩出来?”盛元白边示意服务员给盛以倒茶,边饶有兴致地发问。

        盛以:“被人要微信要烦了。”

        盛元白:“……”

        他抽了抽嘴角,只觉得今天堂妹似乎格外地……

        没什么耐心。

        他知道盛以脾气算不上多好,但是按照他对盛以的了解,估摸着今天多少还是发生了点事的。

        ——而且是让盛以有那么一些在意的事。

        这就很难得了。

        盛元白兴致更高:“聊聊?”

        盛以觉得没什么好聊的,嘴都没张。

        盛元白倒也没催她,就继续等。

        果然,十分钟后,服务员上了第一道菜出去,盛以开了口:“你有老同学见了面,认不出你的吗?”

        盛元白还真思索了一下,半晌,诚实地摇了摇头:“你哥帅成这样,只有惦记你哥的,哪有认不出来的?”

        盛以表情没怎么变,但盛元白确实觉得,自家妹妹好像更郁闷了。

        盛元白恍然:“谁没认出来你?”

        盛以嗤笑了一声,“我戴着口罩呢。”

        ——言外之意,老娘天下第一大美女,谁能认不出来我?

        盛元白这次切切实实地笑出了声。

        盛以有点不爽:“笑什么?”

        盛元白轻咳了几声,勉强忍住,又抿了口茶:“谁呀?竟胆敢认不出来我们阿久,跟哥哥说,哥哥替你报仇。”

        盛以愈发不爽了:“说了,没有人。”

        好半天,她才没什么表情的,“一个签名照30块钱还包邮的十八线小艺人罢了。”

        “哦嚯?”盛元白挺惊奇,继而给自家堂妹出谋划策,“既然是十八线小艺人,那还不容易?”

        盛以施恩般看了他一眼。

        盛元白:“十八线小艺人没什么身价,你把他买下来,那你就是他老板。那之后你想怎么羞辱折磨他,还不都随你?”

        盛以……

        脑补了一下。

        尽管并不想承认,但她好像实实在在地,爽到了。

        “这样吧,”盛元白送佛送到西,“他微博粉丝多少?你告诉我,我去找个人估个价。”

        ……微博粉丝啊。

        盛以解锁了手机,查找了一下江敛舟的微博主页面,然后把手机递给了盛元白。

        盛元白:“……”

        盛以:“……”

        盛元白缓缓的:“要不算了吧,阿久,不然下次别戴口罩了,说不定他就认出来你了呢?”

        盛以:“……”

        -

        回去的路上,盛以又认认真真思考了一下今天发生的事情。

        前几天那位新邻居要卖给她江敛舟的周边时,她问了价钱来着。

        哪怕盛以不追星,她也知道江敛舟的签名周边炒出天价,根本不可能30块钱还包邮,自然就默认了黄牛卖的都是假的。

        但今天……

        江敛舟去找人,找的既然不是自己,那就应该是那位新邻居了。

        也就是说,现在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江敛舟跟那位新邻居是好哥们儿,那位新邻居在薅朋友羊毛;第二种嘛,江敛舟可能欠了那位新邻居什么人情,或者被抓到了什么把柄,才被迫签了一张又一张的签名。

        那就怪不得便宜大量出江敛舟周边了。

        不可避免的,盛以对这位新邻居多少带了点好奇。

        ——主要是按照她对江敛舟的记忆,那位的狗脾气还能签了那么多签名,看来是不小的把柄。

        这么想着,盛以上楼前,又去了一趟物业。

        “盛小姐,您有什么事吗?”今天的物业也依旧如此热情。

        盛以问:“我的那位邻居大概什么时候能来?我到时候过去打个招呼。”

        物业有点奇怪:“他昨天夜里办了入住来着,今天应该就在了吧?盛小姐没碰见吗?”

        盛以还真没有。

        她道了声谢,上了楼。

        但她倒也没有冒然去敲邻居家门,而是先回了趟家,进了书房,翻出来了一个同学录。

        是她回明泉市高考前,当时景城一中班上的同学们先给她一个人写的同学录。

        里面夹着一个袋子,盛以倒出来看了看。

        全都是——江敛舟的签名照。

        她那会儿跟江敛舟做同桌,大明星从那会儿已经将自恋的特征展露无遗了。

        拍了一堆照片,有校服的、有常服的、有运动的、有看书的,神采飞扬,潇洒轻狂。

        别人写了各种各样的话,江敛舟倒好,刷刷刷给每张照片都签了名,还吊儿郎当的:“哥几年后肯定红遍大江南北,你好好保存,到时候这些千金难买。”

        ……红遍大江南北了倒是真的,只是没想到签名照30块钱还包邮吧。

        盛以啼笑皆非,莫名其妙地,今天没被江敛舟认出来的气就消了一些。

        她拿起手机,发微信问新邻居:【江敛舟的签名照到底市值多少?】

        那位新邻居回挺快:【一张一个亿吧。】

        【阿久:……】

        【ivan:怎么,你后悔没买了?】

        【阿久:不。】

        【阿久:我就是给我手里的这些估个价。】

        【阿久:现在觉得,我手里的大概够买下江敛舟本人了。】

        【ivan:……】

        盛以想了想,又问:【有渠道卖出去吗?】

        【ivan:你缺钱?】

        【阿久:不,我只是想万一真有人一个亿买一张,我就去把江敛舟本人买下来。】

        【阿久:让他给我。】

        【阿久:当牛做马。】

        【阿久:见了我就恭恭敬敬叫老大。】

        【阿久:哈哈哈哈哈。】


  (https://www.23xstxt.com/book/96362/96362540/33418932.html)


1秒记住爱尚小说网:www.23xstxt.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3xs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