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离王殿下的绝世医妃 > 第一百零一章 东宫

第一百零一章 东宫


  待替换可是嬷嬷也看到了,太子如今大权在握意气风发,那个野种分去了陛下的宠爱!那个贱人,那个不知羞耻的贱人又仗着一副妖孽的皮囊勾的陛下心思不宁!犯下那样的大错竟也没能舍得弄死她!这桩桩件件的,那样不是让人心烦!陛下竟还想直接给那个野种封王?简直笑话,天底下生的相似的人多了去了!谁知道他是不是贤妃当年的那个孩子?若不是本宫死谏,这会子是不是连本宫的皇后之位都要让给那个死人了!!!”简直荒唐,那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一辈子服侍人的贱命,有什么资格觊觎东御的皇位!
徐嬷嬷苦着脸听她家主子的咒骂,她知道娘娘便是这样的性子的!等她骂够了,便会想着再去陛下跟前哭闹,或许陛下会一时心软,也或许不会……
瑞福宫中,容贵妃捧着一卷佛经,听贴身大宫女的禀报,“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她淡然地翻了一页手中的经书,似乎全然不将那件事放在心上!
皇后闹就闹呗,她闹得越大,事情才越有意思!同那个女人斗了这么些年,还不清楚那就是个无脑的蠢货!
名为绿衣的大宫女便小声道:“娘娘,您就不担心吗?刚传来的消息,坤明宫发了好大的火……”皇后娘娘那是快气疯了!
容贵妃淡然一笑,“毓章宫里还住着位公子,陛下就算是心再大,也不会乱来的!”贤妃可是皇帝的意难平、朱砂痣!如今来了个亲儿子,他还真的能毫不顾忌地幸了丽妃?
嗬!也不怕那个半路来救命的儿子要了他的命!!!
“行了,你下去吧!本宫心里有分寸,记得让人提点太子最近莫要昏了头,须得恪守孝道,莫要一昧揽权,要多多垂问他父皇治国良策!”陛下虽然身子不好,但到底不曾真的倒下!如此也好,太子也能多历练段时日!
她可不会相信,这个半路认回来的儿子,真的是来救命的!
******
钦天监算的没错,第二日便是个大晴天!这样温暖的天气显然让季榣琛的心情很好!只是早膳过后没多久,铭恩太监便笑脸盈盈地捧着一卷明黄色的诏书来了!
老太监笑得一脸谄媚:“季公子,还请您接旨!”
季榣琛蹙眉,“什么意思?”老皇帝真的想要给她封爵,她原以为不过是一句笑谈,毕竟季玄明的立场未名!虽然种种表现昭示他并不会轻易卖了自己,但是谁都会有私心的……
“哎呦,小公子哎,陛下这是要给您封爵!您天潢贵胄的身份,这么能埋没了呢!这些日子拘在毓章宫,也是闷着了!您这般的年纪,也该去结交结交咱们东御国的世家子弟,看看皇城风光!只一昧钻研医术是不成的,陛下还想着将来委以重任呢!”铭恩姿态愈发恭敬,“这件事,陛下早前便已经心有成算了,只是碍于时机不好,便也搁置了!如今已经下诏封您为‘怀卿侯’!季侯爷,还请接旨吧!”
季榣琛的眉头皱地更紧,她一把抓过那卷明黄色的诏书,踏出大门朝着御书房走去,身后的铭恩还在喊:“季公子,您这是做什么啊!”可惜他腿脚跟不上,只能更匆忙地往前赶!
今日东御帝的书房并没有召见大臣,虽然他的病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剩下的不过是悉心修养,但是有些奏疏还是要看的!季榣琛进门的时候,他为被户部尚书的花样哭穷头疼!
季榣琛将明黄色的诏书扔在了御案上,“什么意思!皇帝陛下,我说过,我是她捡回来的,不是你的种!”如果可以,她宁愿同这个男人没有半分关系!
东御帝无奈地笑了笑,像是在看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般包容道:“榣琛莫要胡闹,为父知道你娘还有你,都是心有怨言的!你是我的儿子,自然不会有错!父皇乃是东御国的天子,你便是皇子!是景家儿郎,怎可没名没分?莫要担心,虽说如今只能给一个侯爵的位份,但是等你做出些成绩来,封王指日可待!便是朕座下的这张椅子,你也当得!”他同朝颜的孩子,本就该得到最好的!
季榣琛听得眉头直跳,“陛下想的太多了,我不是你儿子!”本就不是儿子!“我只是个大夫,混不了朝堂,更管不了江山社稷!”她转身欲离去,却听得东御帝的声音道:“便是回荒城的那些人,你也不愿管了?”
季榣琛猛的停住脚步!他怎么会知道?!!!
东御帝捧起手边的茶盏,轻轻吹了吹茶汤,“榣琛啊,你要知道这些年,父皇也让人寻了许多地方!我知道你娘的性子,她放不下什么,看不开什么!还有,她想要得到什么……你来了这里,便不会真的无所求!你是来救我这个父亲的命的,也是来让我后悔的!咱们父子血脉相同,没有什么是不能说的!你很聪明,你娘不可能只教你医术的!孩子啊,为父便教你一个道理——-这世上唯有握紧手中的权势,才能得到更多!你看看,光是靠你自己,你要养活那座苦寒之城,须得耗费多大的力气?嗯?乖孩子,莫要同父皇置气,收下这份诏书!给你准备的侯府已经修葺好了,待到过几日的宫宴结束,你便该上朝了!你是朕的儿子,若是真想完成你娘的愿望,不该做出一番功绩吗?”定国公虽然胡闹,但是有一点是没错的!东御需要一位合适的主君!太子、昭王,还有榣琛,谁能胜!那便要看他们谁的本事更胜一筹了!
“你就不怕,我要了你的命!”季榣琛冷声道,这是她第一次撕开这段关系之下隐藏的危机!她知道景荣天不好对付,没成想,手伸的还挺长的!
东御帝轻笑一声,旋即道:“孩子,你娘那个性子,不会让你杀我的!她只会让你想方设法保住我的命,让我活的长久!因为那样,才能看到将来的日子,那样才能后悔!况且,子杀父的罪孽,她舍不得让你背的!”他的朝颜,曾在关雎宫中,做一件又一件婴孩的小衣,她是爱着那个孩子的,深深地爱着,所以才会留下那样的本能!
舍不得?
笑话!!!
季榣琛很想反驳,可是她话到嘴边却觉得没有必要!“那皇帝陛下就不担心,你的两个儿子?”毕竟,她要是真的有手段,那必然会带来腥风血雨,皇位之争,从来都是你死我活!骨肉相残的悲剧已经延续了太久太久!
“要是他们没本事,那活着也没什么用!榣琛啊,父皇其实还是挺期待你的本事的!回荒城不过是荒芜之地,你经营不易,但也算是给东御边境的子民一片安身之所!父皇很是满意,亦是十分自豪!为父知道,这段时日,你被留在毓章宫心中不忿!但若是不曾留住你,朕又如何能探一探你的底呢?况且,你若是真的有心瞒紧了,也不是谁都能查到的……”东御帝抿了口茶汤,他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简直不要太高兴了!这孩子不愧是他同朝颜的儿子,这般出众的天赋便该是东御的下一任君王!一辈子顶着个大夫的身份算什么?他心中已有筹谋,该如何为他最爱的女人留下的儿子铺路!“儿啊,今日天朗气清,你可去看一看那座修葺的府邸!虽说已经空了许多年,但是里边的奴才皆是用心看护的!当年你娘给你准备了许多东西,都留在那里了……”还有许多,他曾经准备的!
季榣琛没再说话,只大步朝前欲离开这座让她压抑的书房!却又听东御帝道:“榣琛,你若无能掌控足够的权势,便会将许多人,一起葬送!”皇权帝位,从来不是一个人的战争!
威胁!这便是明晃晃的威胁!!!
季榣琛攥紧双拳,头也不回地出门而去!
而她离开之后,东御帝收了那副威严的模样,疲惫地软在了身后的椅背上!铭恩太监小心地进门,就听东御帝吩咐道:“等他出了宫,将这封诏书送到怀卿侯府去!你自己去!”
铭恩小心地收起诏书,却还是没忍住问道:“陛下,您这样逼小殿下,是否有些不妥?”虽然这位皇子破有本事,但是为人低调,且医术精湛!若真是逼急了,恐怕会对陛下不利啊!
东御帝揉了揉额角,闭着眼睛回道:“朕就怕他没本事!逼又如何?朝颜不会什么都不教他的!”待到最初的兴奋褪去之后,只单从一个帝王的角度去看问题,便会明白,这个孩子,来的可不仅仅是为了给自己救命!他不会无所求的!他从南边来,而边境的回荒城近些年隐隐有蓬勃之势!若单是一个大夫,景荣天或许不会想太多!但是谁让天底下就没有几个不盼着自己儿子不好的亲爹!这不,换个角度便会查到许多有意思的东西!
东御帝也确实很满意这样的结果!他的儿子不是个庸才,这让他有些惋惜糟践了她天赋的同时也隐隐升起了扶持的念头!
既然有本事,那么一争大位又何妨? 


  (https://www.23xstxt.com/book/99982/99982273/65207235.html)


1秒记住爱尚小说网:www.23xstxt.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3xs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