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离王殿下的绝世医妃 > 第九十七章 “报复”

第九十七章 “报复”


  待替换这实在是一个难解的话题!
顾安廷得不到答案,就如同季榣琛不知道她如今所做的究竟是对还是错一样!
他们终究是在过去的某个时间做出了选择,不管这个选择究竟是对还是错,都无法改变如今的结局!
在那个节点的善意和呵护,终究还是让人如今彷徨无措!季榣琛倒是能看的开,至少她如今的目的明确,虽是前路迷茫,但是顾安廷于她而言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合作对象!尽管对他诡异的体质感兴趣,但这也不过是大夫的天性!她不是懵懂的孩童,也不是天真无邪的少女!这条路,注定她走的艰难,也不会真的有人能够陪着她一直走下去!
那些曾经能够在她的生命之中牢牢占据地位的人不曾出现,也不曾给她一丝光明!既然这般,那么留恋只会是这个世上最无用的东西!很多年以前,被强健的仆妇压跪在地上,她仰头对上那个华服夫人的那一刻,她便知道,这世上唯有自己,才是可靠的!
只是一时之间,她倒也不习惯顾安廷的沉默!许是因为这张脸确实赏心悦目,又或者是因为这个人的种种让她勾起往昔的回忆,诚然,她确实很包容这位顾大人!若是换了旁人那般多管闲事,怕是早就灌下药去一了百了!在能够简单粗暴的时候,季榣琛从不会委婉柔和,盖因实在是没有那个必要!
就好比她干脆利落地对东骏川挥刀一样,在自认为绝对有理的时候,季神医是不会跟你迂回的!
当然了,季榣琛这个人实在不是个会主动搭话的!尽管她已经将顾公子的上半身看光不知多少次了……
不仅卡了,她还上手了!
那双修长挺直的大长腿她也碰过了……
那什么,除了不可描述的地方,顾安廷这个男人在某人面前跟已经没什么区别了!自然,这是大夫的本职,在季榣琛眼中,这具身体却是养的精心,若是腐朽了,将来也必定是一具好看的骷髅架子!
她曾经听季朝颜说过————人这一生到最后,都不过是一捧腐朽的枯骨,比起在泥土中被虫蚁啃咬,被那些不知是何物的东西一点一点腐蚀!她宁愿选择化作飞灰,扬在那片被火焚淹没的旧地!
她还是希望能够回家的……
即便那是她的罪孽,是她的识人不清,是她的万劫不复!可是,那里终究还是她的归处……
而季榣琛呢?
她的来路已经断绝,又能归往何方?
回荒是她的责任,她却不喜欢那样的负担!或许是因为她身体里流着景荣天的血,流着那个名为“帝王”的男人的血吧!季榣琛是聪慧的,冷漠的,也是残忍的……
年少之时,她依恋的东西,简单而又美好!只是不曾想到,越是简单的东西,就越容易被踩在脚下碾碎!
至于后来……
后来听多了爱恨情仇,只言片语编制而成的悲剧!她是她的母亲,养她多年,教她医术!那回荒城的苦民,那在最阴暗的角落里闪烁的星点的善良和温度,让她决定踏出那一步……
华贵的马车缓缓驶进了宫门,“顾大人,季侯爷,咱家奉铭恩公公的吩咐来迎接二位!”掀开车帘,也算是个熟人,东御帝身边的太监也就那几个,只不过铭恩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心腹罢了!至于眼前的这一位,季榣琛还真记不住名字!
顾安廷便开口道:“劳烦公公了!”
“哎哟!”那公公便道,“哪儿能啊!陛下吩咐了,侯爷同大人不必下车,这宫道还长着呢,咱们这便领二位去休憩的地儿!那关雎宫好大的药园子呢,侯爷想来是会欢喜的!”他心知这位新封的怀卿侯身份非同一般,乃是今上的四皇子!
虽说只是谣传,但是既是从陛下那边传来的,那便是假不了的!
再加上,那关雎宫可是当年贤妃的宫殿!这段时日好一通清扫,虽是封宫多年,但是一应摆设仍是华贵无比!那偌大的药园,乃是当年陛下为了贤妃搜罗天下奇珍才建起来的,好些还用上了珍贵的琉璃罩子!这些年,虽说是封宫,但是药材的打理上可是从不含糊!
季榣琛闻言并没有意想之中的欢喜,她的眉头微微皱起,心中已经隐隐有了一个念头,只是,她还不想将那个女人的爱情贬低地更加现实!
顾安廷一眼就看出了她的神色不满,赶紧打圆场道:“劳烦公公带路了,只是,这关雎宫,只怕是不合适吧……”那是距离东御帝的寝宫最近的一座宫殿,也是后宫之中最接近前廷的宫殿了!当然了,贤妃是皇帝的心头宝,那必然是要用心呵护的!在她多年独宠的那段时光中,甚至很长一段时间,她都是直接住在东御帝的寝宫之中的!
那时的皇帝,盖世的功勋!保下祖宗的偌大基业,他不过是宠爱一个女人罢了!还是一个才华横溢,在战场上救下无数性命的神医!季朝颜昔年的行径很容易得到武将的好感,至少那朝中的武官,就没有几个没在她手上吃过苦头!即便是侥幸躲过了,那么也是受过她制的好药的!
文官虽多有不满,但是贤妃的亲眷————天医谷众皆为了东御国的大业而遭致南离小人的灭口!实可以算得上是满门忠烈了,她又不是什么干政的祸国妖妃,反而喜欢多多研发平民药物!这般便也无可指摘……
总的来说,季朝颜在东御皇宫的那几年过的很好!她拥有一个帝王全部的愧疚和宠爱,她也拥有无数曾经她救治过的,她的长辈师兄弟们救治过的病人地包容和支持!
她虽然丢了自己的孩子,可是却又记不起来……
只是会在某些时候,觉得伤感又彷徨……
那公公见状赶忙道:“顾大人多心了,关雎宫那可是顶顶好的地方!如今侯爷进宫,已是不能再随侍陛下身边了,也该有个合适的落脚的地儿了!关雎宫正好呢!那里头的都是些……陛下的意思是,侯爷定会欢喜的!”他小心地陪着笑,生怕这位祖宗一个不高兴便翻脸走人!
他可是亲眼见过的,铭恩公公对着小祖宗赔笑脸的那副谄媚样儿!那是连陛下都少有的待遇啊!
可想而知,这位侯爷,当真是为祖宗啊!
顾安廷将视线转到季榣琛身上,后者淡淡道:“走吧!”药园子什么的还是挺有用的,至少比季朝颜的旧宫有意思!这世上的男人,大多会纠结俩中女人,得不到的也已失去的!“怎么了?”顾安廷转头问她,后者摇了摇头,“没什么……”人都死了,执着太多又能如何?真要是论起来,她若是活着,想来也不会多痛快!
约莫走了一炷香的功夫,便到了开宴的承庆殿,季榣琛同顾安廷来不早也不晚,东御帝到底不曾肆无忌惮地展示他对归来的“儿子”的宠爱!只不过,相较于大部分已经落座的朝臣,这二人也算是从颇受瞩目了!
怀卿侯季公子冷着一张脸,明晃晃地表现了对这种场合的不喜。毕竟她只是一个“自视甚高”,仗着医术高明便目中无人的大夫。倒是她身边的顾安廷温和浅笑,尽显世家子弟的矜贵风华!
这二人明明相差甚大,但是站在一处,又自有一番莫名的协调!
她去不了乱葬岗,也不知他在何处!是同眼前的茅屋一般灰飞烟灭,还是腐烂在土中被虫蚁啃食?
顾媱试图逃避那一切,而季榣琛的追忆毫无意义!
“怎么,有事?”是季榣琛一贯的冷淡,她不喜欢顾安廷的目光,当然她得承认这个男人确实生的极为美丽,但是越是美丽的皮囊往往越是危险!作为一个大夫,她欣赏这具身躯和骨架!作为一个女子……
她暂时没有发展“龙阳”癖好的打算,更没有兴致养一个危险的替身!
替身这种东西,养着养着就可能弄假成真了!
季公子日理万机,自然没有玩过这种套路,只是人情冷暖,爱恨缠绵的戏码她也见多了!作为一个十二岁就混迹回荒城各大暗窑的冷面少年,季榣琛显然不是个跟她亲娘一样的恋爱脑!
况且,她若是真的想要寻一个替身,何必又要等到顾安廷?


  (https://www.23xstxt.com/book/99982/99982273/65230630.html)


1秒记住爱尚小说网:www.23xstxt.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3xs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