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小姨佟年 > 第七章 如夏花般绚烂

第七章 如夏花般绚烂


  日子一天天的过,夏春秋也开始努力把自己的生活拉上正轨。每天都一门心思的扑在学习上,做无数的卷子,背数不清的单词,篮球也不碰了。虽然看到儿子的改变很欣慰,但是夏妈妈还是有些担心,总觉得他每天心事重重的。周末这天,夏春秋又闷在自己房间里,妈妈实在看不下去了,端了杯热牛奶轻轻的推开了夏春秋的房门,探了个脑袋进去看情况,发现儿子正趴在书桌上做卷子。听到开门声,夏春秋转过头来,看到他妈探进来半个脑袋笑眯眯地站在门口:“怎么了妈?”

  “噢,没事没事,我看你半天不出房门,想着给你送杯牛奶。”夏妈妈边说边象征性的往门上咚咚敲了两下,“看我这记性,又忘了敲门了。”她尴尬的笑着轻轻地走进来,小心翼翼地把牛奶放到儿子的桌子上。

  “冬子,你也别老是闷在房里看书了,眼睛都要熬瞎掉了!出去玩一会放松一下嘛!”妈妈心疼的劝道,“最近怎么也不见你打篮球了?”

  “我个子够高了不用打了。”夏春秋边开玩笑边努力向他妈妈挤出一丝笑容。“妈,我正想跟你说呢,马上就升高三了,学习那么紧张,我高三想住学校。”

  “住……住什么学校呀!学校住宿条件又不好,吃的也没家里好!”妈妈一听急了,“你在家,妈还可以伺候你,给你每天变着花样做好吃的补充营养,你去学校住我哪能放心!”

  “住校可以上晚自习,更有学习氛围。我已经决定了,妈你出去吧,我要做题了。”

  夏妈妈看儿子心意已决,也只得妥协。她了解自己的儿子,虽然平时沉默寡语,但是决定的事决不会轻易改变。

  果真,升高三后的夏春秋办理了住校手续,想起以前初中住校时的各种不习惯,不禁觉得好笑。而现在住校,不仅完全没有当时的那些不适应,又可以远离老妈的絮叨,让自己清净许多,可以一门心思扑倒学习上。

  一天晚饭时分,夏春秋不想吃饭,一个人来到了操场上漫步。他看着远处的晚霞,心里有无限的思绪。还记得以前,每次和佟臻送佟年回学校都是黄昏,黄昏的光晕在他的心里形成了一种离别的感伤,也不知道现在的佟年在做什么,过得怎么样,一定很幸福吧!不远处的篮球场上一个个跳跃的身影,让他想起自己当初疯狂迷恋上打篮球,还是因为马天骄,一心的要跟他比,要比他高,比他篮球打得好,比他更得佟年的心,现在想来真幼稚,自己真的是输的彻彻底底。夏春秋正在出神之际,一个篮球冲着他的脑袋直接飞了过来,砰的一声把他一下子砸醒了。球场上的人是他以前经常一起打篮球的A楼、老鬼那几个家伙,看来这球不是失误,是故意的。“嘿!没事吧兄弟!”他们在球场上喊:“过来一起啊!”

  夏春秋笑着摇了摇头,低头捡起篮球走到球场边,轻轻一跳,向着篮框来了一个超远投篮,球竟然进了!他的那群篮球兄弟鼓掌欢呼起来:“可以呀夏春秋!这么久不打,准头没退步呀!”

  “你们玩吧,我回教室了。”说完夏春秋就头也不回的走了,任凭他们在身后“喂喂、哎哎”的挽留。

  刚走到教学楼下,同桌陆建就迎着他兴奋地跑过来,“夏春秋你姐姐来啦!”

  “我姐?我哪来的姐!”夏春秋满腹疑惑,心里想着难道是姨妈家的表姐来了?从小也不怎么亲呀。

  “人在哪?”

  “在二楼!咱们教室门口等着呢,你姐真的好漂亮啊!”陆建的眼神里充满了羡慕和八卦的气息。“是你亲姐吗?好洋气啊!怎么长的不太像呀?”

  夏春秋白了他一眼,就要往楼上走。

  “冬子!这!”他循声抬头看时,愣在原地了,竟然是佟年,笑容灿烂的如夏花的佟年。

  佟年正从二楼楼道的窗户往下看,看到楼下夏春秋的身影,忍不住往窗外探出半个身子兴奋的向他挥手。

  两个人走到学校的一排梧桐树下,夏春秋转身看佟年一身精致的洋装,承托的她腰肢纤细身材苗条,笑盈盈的脸画着精致的妆容,依旧美丽动人,看起来过得应该很幸福:“小……小姨,你怎么……会来?”

  “我呀……我听说你住校了,也一直没抽出时间来看你,今天有点事来这找一下我一个老同学,她在这个学校当老师,正好来看看你,还没吃饭吧?”

  夏春秋摇了摇头。

  “正好!”佟年开心地从包里掏出了一个多层饭盒,打开后上层是一盘饺子,下层是一碗鸡汤。“呐,快吃吧!还热乎着呢,生怕赶不上你们饭点,还是来得有点晚了。这饺子是茴香馅的,你的最爱!”佟年居然还记得我的喜好,夏春秋心想,只是她不知道的是,一开始夏春秋根本不爱吃茴香馅的饺子,因为佟年喜欢,所以他也装作喜欢,他想跟佟年多一些共同话题,因为这是佟年喜欢的味道,渐渐地他也真的喜欢上了茴香馅。

  而夏春秋不知道的是,其实佟年根本没有什么同学在这,怕脸皮薄的冬子觉得尴尬才这么说的,热乎乎的饺子和鸡汤哪里是顺便,佟年是专门来看他的。

  “升高三了,学校的食堂怕你营养跟不上,要不然你以后中午可以去我家吃,我家就在这附近。”

  “不用麻烦了,学校伙食挺好的。”夏春秋边吃东西边头也不抬的说。

  “那好吧……你,学习压力是不是很大?高三肯定学习很紧张。”佟年尴尬地笑了笑。

  “还好,不怎么大。”夏春秋仍旧淡淡的回答。

  “对了,佟臻过段时间要休假回来了,他听说又联系到你了非常开心,等他回来,带他一起来看你啊!”佟年一直在找话题,虽然她不知道夏春秋为什么会不告而别,为什么会跟她疏远,但是在佟年的心里,还是十分在意这个童年伙伴的。

  “佟臻?这家伙还好吗?”听到佟臻,夏春秋终于抬起了头。

  “挺好的。他不像你从小就乖,学习也好。去年就不读书了,应征入伍成为了一名消防官兵,我婚礼那个时候,他因为是新兵要训练所以没法来参加。听我说又见到你了,他很是开心,今年终于可以休探亲假了!今天是…”佟年看了一眼手机,开心地说“26号,再过几个月他就能回来啦!”

  怪不得去年佟年婚礼就没见到,原来去当兵了。

  送走佟年,陆建还一直追着夏春秋八卦个不停。你姐看起来又漂亮又有气质,看她的打扮应该也很有钱吧,典型的白富美呀!我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美女!她有没有男朋友啊?

  闭嘴,关你什么事!夏春秋瞪了他一样,打开课本,把头埋了进去。

  看到他生气了,陆建也只得悻悻的打住。只是他不知道,夏春秋书本后面挡着的,是他已经在尽力克制的悲伤。

  此后,佟年经常带着一些好吃的来看夏春秋,给他加强营养,加油打气。其实佟年的每次来访,都会给他的内心带来一次又一次的波澜。他发现,自己无法真正的从心里把佟年忘掉,只能尽可能的平复心情,用高强度的学习来麻痹自己。

  五月的一个中午,刚下课学生纷纷涌出教室冲向食堂,只有夏春秋一个人还留在教室做题,还有一个多月就要高考了,他还不能松懈。突然同桌陆建又欢快的奔跑进教室,在走廊就开始大喊,“夏春秋,快!快跟我走!你姐姐又来了!在楼下!”看他那个欢快又着急的样,好像人是来找他的一样。“这次还来了一个帅气的军人,不会是你姐夫吧?”陆建还真的人如其名,嘴巴特别贱。

  夏春秋白了他一眼,赶忙书本一合就往楼下跑,他知道,是佟臻回来了。

  跑到楼下远远地,看到佟臻和佟年两个人站在树荫下。佟臻自从进入了部队,人变得健壮挺拔了许多。穿着一身笔挺的军装,英姿飒爽站在那,高大又帅气!佟年的柔顺的长发和白色连衣裙的裙摆也在微风中飘荡,衬托的她也更加妩媚动人。他们姐弟俩站在那,就像画中的金童玉女一样,颜值十分的养眼,光彩夺目。路过的学生纷纷投以惊讶羡慕的目光。

  夏春秋看着他们站在那开心的笑着跟他招手,一瞬间有些恍惚。仿佛回到了幼年,那个夏天的傍晚,在农村老家的亲戚家见到他俩的场景。他刻意放缓了步子,笑着往前走,佟臻迎了上来一拳打在了夏春秋的胸口上,然后一拉,两人就拥抱在了一起。佟臻的第一句话就是,臭小子,这么些年你又玩消失,跑哪去了!夏春秋笑了笑说,你们不也没联系我吗!

  卧槽,你说的这话是人话吗?我给你家打过多少次电话,前面没人接,后面直接成空号了,我跟我姐还去你家找过你,发现你们早就搬家了,连我姐都给你写了好几封信你都没回过!没错,当年确实因为那本日记让夏春秋躲起了佟年和佟臻,所以上了高中他们家搬家、换电话号码他没告诉他们,亲戚们因为疏远平时也不怎么走动,所以他们确实联系不到夏春秋。等到夏春秋想要联系他俩时,发现他们家的号码也换了,家也搬了,可能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吧。

  佟年佟臻这次又给夏春秋带来了很多好吃的,两箱牛奶、两箱酸奶、几盒精致的糕点、一大包零食还有一个黄瓤的大西瓜。这个季节能买到西瓜就不错了,还是黄瓤的。

  怎么这么多?夏春秋惊讶的问,你们这是把超市都搬来了吗?

  佟年笑着说,还有呢,佟臻说好长时间没见了多给你买点。说着打开两个饭盒,里面有白斩鸡,油焖大虾,红烧排骨,一只炸鸡。

  这么多菜!我怎么吃的完!夏春秋惊呼。

  知道你出不去校门,走,去你们宿舍,我们陪你一起吃。佟臻提上东西佟年拉着夏春秋就往宿舍走。来到夏春秋的宿舍,一个混乱的四人间,其他舍友还没回来,佟臻忍不住抱怨,冬子,你们宿舍这是什么味呀!怎么这么乱啊!看看你们这个内务,压根就不合格!哪个是你的床?

  夏春秋手往最里面靠窗户的那张床一指说,凑合着住吧,高三都忙学习了哪有时间整理内务。

  那不行,我看了不得劲,我跟你说被子得这么叠,说着,佟臻放下手里的东西就去帮夏春秋叠被子,不一会,一个标准的豆腐块就叠出来了,他还要教夏春秋整理内务,鞋子怎么摆,脸盆怎么放,佟年跟夏春秋面面相觑哭笑不得,佟年说,行了,你消停会吧,你这是职业病犯了吧。我看他是神经病犯了,夏春秋说完三个人都大笑起来。

  宿舍没有能坐的地方,夏春秋去隔壁宿舍给他俩找凳子,佟年打量着他们的宿舍,一张张乱七八糟的床,也只有冬子的还算整洁。佟臻继续帮夏春秋整理着内务,突然叫起来,咦,这是什么?佟臻从夏春秋的枕头底下摸出来个笔记本,佟年说你快给人放下,别乱动冬子的东西。一个不注意佟臻这小子不仅把日记本打开了还读起了里面的字,天道酬勤,自强不息。这还有英文呢姐,这几个单词我都认识呢  Best  …wish…  for…  you.  You…  will…  be…a…better…man  .good…luck…boy!怎么样我说我会读吧!什么意思来着?佟臻用蹩脚的英语读完这两句话,还想着翻译出来,却没注意一边的佟年脸一下子红了,她心想这不是我几年前送给冬子的日记本吗,他怎么还保留着?而且还放在自己的枕头下面。佟臻不能完整的翻译出来,这个神经大条的憨憨还在那请教他姐,这个wish是什么意思来着?看他姐不搭理他,他嘿嘿一笑,翻翻看后面有没有冬子的小秘密,随手打开一页,就嘻嘻哈哈地念了起来,今天,她嫁人了,新郎不是我……还想接着念,被他姐一把夺了过来放回原位。佟年生气的跟她弟弟说道,跟你说别乱动别人的东西你听不懂吗!

  我跟冬子又不是外人,佟臻嬉皮笑脸的说,我跟他闹着玩呢。姐弟俩正说着,冬子拿着两把椅子回来了。看他俩突然不说话了,笑着说你俩聊什么呢?佟臻刚想说聊你日记里的秘密呢,记还没说出口,话题就被佟年打断了。三个人围在一起吃了一顿愉快却又尴尬的午餐,愉快的是佟臻,尴尬的却是夏春秋和佟年。

  送走佟臻后,佟年就再也没单独来看过夏春秋。转眼,夏春秋迎来了高考,这天早晨吃早餐的时候马天骄还问佟年,最近怎么不去看你小外甥了?他不是今天高考吗?佟年边帮马天骄把剥好的水煮蛋放在碗里,边淡淡的说,老是去不好,影响他学习,再说了,我们也没那么亲了,都长大了。说完,就催马天骄赶紧吃了去上班,自己也快要迟到了。马天骄却不着急,他一边慢条斯理的吃着鸡蛋一边说,我开车送你去上班,不着急。

  开什么车呀,今天高考都要给考生让道,路上肯定堵,我不管你了我先走了。说完佟年给自己补了下妆,拿起包打开了门就要走。

  佟年!马天骄突然叫住她,我跟你说的那个事,你还是好好考虑一下。


  (https://www.23xstxt.com/book/99986/99986982/575228017.html)


1秒记住爱尚小说网:www.23xstxt.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23xstxt.com